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皇兄,您要给臣妹做主,佳明县主粗俗无礼,竟然打了我——”方柔公主第一个反应过来,嘤嘤哭着冲向辰庆帝。

    她再也不是能够肆意骄纵的公主,早就学会了示弱。

    方柔公主鬓发散乱,衣衫上沾着草叶,跑起来一跛一跛的,煞是可怜。

    辰庆帝一闪,方柔公主扑了个空,愕然回头:“皇兄?”

    辰庆帝紧绷着脸,冷冷道:“听说,皇妹一直不愿出嫁,是为了朕?”

    方柔公主差点重新摔倒,不可思议的望着辰庆帝,脸上又羞又恼,不自觉抬高了声音:“皇兄,您怎么能听她胡说!”

    被她一手指向的甄妙同样抽了抽嘴角。

    皇上,您的节操呢?

    辰庆帝淡淡道:“皇妹明白这些乱七八糟的都是胡说就好。”

    随后语气陡然严厉起来:“你一个女儿家,动辄把勾引这类的话挂在嘴边,像什么样子?”

    “皇兄,我没有,我是听说——”

    辰庆帝打断她的话:“听说?朕听说,皇妹心仪镇国公府罗二公子。杨公公,传朕旨意,方柔公主与罗家二郎天作之合,朕甚悦之,特赐婚二人,择日完婚!”

    “皇兄,您不能这样!”方柔公主尖叫起来。

    谁不知道,那罗家二郎时运不济,错过两次春闱,长久抑郁之下,竟是疯癫了。

    辰庆帝毫不在意,看向杨公公:“杨公公。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传朕的旨意!”

    “不!”方柔公主狼狈的扑过来,跪倒在辰庆帝脚边,“皇兄,方柔不嫁,哪怕是削发为尼,我也不要嫁一个疯子!”

    杨公公小心翼翼看着辰庆帝,见他嘴角微翘,便明白刚刚所说是不作数的,识眼色的没有动弹。

    辰庆帝忽然笑起来。语气温和道:“原来皇妹是想出家啊。怎么不早说。太庙里都是历代嫔妃,皇妹去那里不大合适,这样吧,朕看小福庵不错。皇妹便在那里清修吧。”

    小福庵在大福寺后山。落发的尼姑都是有来历的。也不对信徒开放,是个清静之地。

    辰庆帝三言两语,方柔公主被迫出家了。直到她被人拉走,声嘶力竭的哭喊声犹在耳侧,甄妙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这情节发展太快,她觉得自己智商有些捉急。

    躲在暗处的甄静更是面色苍白,紧紧捂着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背脊陡然升起一股寒气来。

    对先帝最疼宠的公主,皇上都能随意发落她出家,这是何等狠心!

    她忽然有些后悔了。

    哪怕再恨甄四,她也不该轻易出手的!皇上会追查到她身上么?

    要是发现了她的所为,会怎么对她呢?

    不,不,她好歹为皇上生了一儿一女,特别是珍珍,皇上那么喜爱珍珍,怎么舍得她没了母亲!

    就这样,等回寝宫就教珍珍好好哄一哄皇上,那丫头虽不贴心,对她的话向来是不敢不听的。

    甄静心念急转,却站在那处一动不敢动,生怕有什么动静,被人发现。

    “佳明。”辰庆帝喊了一声。

    甄妙心中一紧,紧绷着身体行了一礼:“拜见皇上。”

    “你非要如此么?”辰庆帝声音有些低。

    “嗯?”甄妙抬头。

    “听说,你有事找朕?”辰庆帝终于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心道,居然不懂得趁机求他,真是个笨的!

    甄妙现在对“听说”这两个字格外敏感,忙摇头道:“没有!”

    “真没有?”有事相求你可说啊,这不是让人着急么!

    “真没有。”甄妙语气坚决。

    辰庆帝额角青筋跳了跳,板着脸对那领路内侍道:“送佳明县主出宫,要是再有什么领错路的事,你就不必来见朕了。”

    这话说的那给甄妙引路的小内侍浑身一颤,一直跪在地上没敢抬头。

    甄妙暗松一口气:“佳明告退。”

    等她离去,辰庆帝目光凉凉的扫了地上跪着的小内侍一眼,忽然又投向别处。

    隐在暗处的甄静浑身一僵,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不会的,皇上不可能知道她在这里。

    “出来吧。”

    冷冷淡淡的一句话,差点把甄静吓瘫软,她直接咬住手才没惊叫出声。

    辰庆帝目光牢牢锁定那里,嘴角挂着嘲弄的笑:“怎么,是要朕去请你出来么,甄贵妃!”

    甄静如遭雷劈,脑海中一片空白,好一会儿,如木偶般表情混沌的走了出来。

    “甄贵妃这是路过么?”

    甄静猛然打了个寒颤,瞬间找回了理智,扑通一声跪倒,姿态无比顺从:“是……臣妾路过此处,无意间撞见方柔公主和佳明县主起了争执,不好现身,这才躲了起来。”

    她低着头,盯着青石铺就的地面,露出一截脆弱纤细的脖颈,令人忍不住心生怜惜。

    辰庆帝走过来,伸手把甄静拉起。

    甄静就势站起来,以最温柔怯弱的姿态抬头,泪盈于睫,一双眼含着无限深情凝视着辰庆帝。

    就见辰庆帝翘了翘嘴角,伸出手指竖在甄静唇边碰了碰,淡淡笑道:“贵妃,朕早说过,别当朕是傻瓜,你这是第二次了吧?”

    他能走到今日,又不是凭的运气,想知道的事,有什么能不知道呢?

    “皇上,臣妾没有——”触及到辰庆帝冰冷深邃的眼神,仿佛能把人看透,甄静要否认的话咽了下去,咬咬牙道,“是臣妾一时糊涂,求皇上看在珍珍和小皇子的份上,饶了臣妾这一回吧!”

    “珍珍和平哥儿的面子,爱妃上次已经用完了呢。”

    甄静神情忐忑的望着辰庆帝。

    辰庆帝淡淡一笑:“放心,珍珍是朕最喜爱的公主,平哥儿是朕的长子,朕不会让他们有个打入冷宫的母妃的。来人,送贵妃回宫。”

    甄静长长舒了口气。

    不打入冷宫就好!只要有珍珍在,她早晚还会出头的!

    甄静回了重华宫,不多时就有宫女通传:“娘娘,杨公公来了。”

    “快请。”

    杨公公进来,环视一眼。

    甄静会意,命伺候的人退下。

    跟在杨公公身后的内侍上前一步,把手中托盘上的红绸布揭开,露出触目惊心的白绫和一杯酒。

    “贵妃娘娘,皇上说,请您选一样吧。”(未完待续。。)

    ps:感谢天降腐女1号打赏的香囊,love八戒的悟空、涩涩伐蔸、思猫娘、熱戀^^打赏的平安符,都是老读者啊,看到你们还在支持,好高兴。感谢投粉红的童鞋们,这是遇到的粉红榜最凶残的一个月,好可怕。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