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偶天成

作者:冬天的柳叶

    “姑娘要见我?”

    “您是——”

    甄妙笑了:“姑娘要找我,却不知道我是谁?”

    素衣女子怔了怔,脸色微变,忽然跪了下来:“夫人,求您救我!”

    甄妙诧异的扬眉,走进角亭,一个小丫鬟忙把捧着的锦垫铺在石椅上,木枝扶着她坐下。

    甄妙这才看向跪地的女子。

    素衣女子低着头,露出一截白皙的脖颈,这让她不由想到了一个人——嫣娘。

    “姑娘起来说话吧,跪着并不能解决问题。”甄妙使个眼色,两个丫鬟上前去扶素衣女子。

    素衣女子躲开,伏地磕头:“夫人,我……我实在没法子了,才上门来,求您给一条活路。”

    “姑娘这话是何意?”甄妙自打听说有女子求见,就觉得有些古怪,此时那种古怪的感觉更甚。

    素衣女子抬头,怯怯看了甄妙一眼,似是下定了决心,咬咬牙道:“我……我是世子爷安置在外的女人!”

    “啊!”这话一出,几个丫鬟不由惊呼出声。

    当了管事媳妇的紫苏更是俏脸一沉,喝道:“哪来的不知羞耻的女子,满口胡言乱语!”

    甄妙一抬手:“听她说完。”

    素素见甄妙面色平静,心中有些诧异,面上却半点不露,一双美目飞快扫了甄妙一眼,又很快垂头:“夫人,我不敢胡言的,世子爷几年前就把我安置在了雀子胡同。离杏花巷隔了两条街,每隔一段时间,总会过去一趟的,您若是不信,派人过去一打听便知。”

    “哦,那么,你求我救命是何意呢?”甄妙一双眼明亮清澈,落在女子身上,仿佛能看透一切似的。

    素素抬了头,与甄妙对视:“是因为……因为我已经有了身孕。可是世子爷最看重您。知道这个消息后,不但不欢喜,反而逼着我把孩子打下去。夫人,您也是当了母亲的。知道孩子就是当娘的命。我哪里舍得呢!拼了世子爷不高兴上门来求您。容我生下这个孩子吧,我不敢求什么名分,只要给孩子一个安稳的家就好了。”

    她说完。就觉气氛冷凝,用眼角余光一扫,就见几个丫鬟个个怒容满面,还有的掳袖子攥拳,看样子,只要这位世子夫人一声令下,就要过来揍人了。

    素素不由暗叹一声。

    主子,您安排的这任务有点艰巨啊!

    “姑娘说完了?”沉默了好一会儿,甄妙开口问。

    素素端详着甄妙的脸色,迟疑的点点头。

    甄妙抿唇一笑:“那么,我也有几个问题,要问问姑娘。”

    “夫人请说。”

    “姑娘既然自称是世子的外室,且跟了世子数年,那么,姑娘说说,世子最喜欢吃的是何物?爱喝什么茶?”

    素素脸色一僵,在甄妙的注视下,硬着头皮道:“世子爷每次过来,用饭的时候不多……”

    她心一横道:“在吃食上喜欢清淡的,常喝……云雾茶。”

    主子口味清淡,也很少在她那里用饭,云雾茶每次是必上的,罗世子也是名门公子,想来口味应该是相似的。

    甄妙笑了:“姑娘说的挺不错。”

    素素眼中闪过喜色。

    “可惜世子口味比较独特。他最喜欢吃的是猪蹄,最讨厌吃素,至于茶水,他什么都不爱,渴了情愿喝水,做客时饮茶,不过是摆个样子。”

    素素脸色一白,知道自己这任务恐怕砸了。

    一个男人,去养了数年的外室那里,不可能像去做客一样,明明不喜欢喝茶,还装模作样喝的。

    此外,哪个名门贵公子喜欢吃猪蹄啊,这不是坑人吗!

    素素一时答不上来,甄妙已经沉下脸来:“还有,你说你有了世子的骨肉,世子不愿你生下来,呵呵,世子到底是有多无能,能让你跑上门来求我?你这不但是侮辱我的智商,还是侮辱先皇和当今皇上的眼光!”

    素素简直不敢相信,到底哪里不对,这话题怎么就引向了她侮辱两代帝王了?

    主子啊,属下知道这任务不简单,恐怕要受些打骂,可再怎么样,也没想过还有生命危险啊!

    甄妙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来人,把这骗子捆了,送到京天府去,再去衙署看看世子出宫了么。要在那里的话,就提醒一声,有人想要他内院失火,是不是朝廷上得罪了什么人,用这歪门邪道下黑手呢?要他且小心些。”

    “是!”早就群情激奋的丫鬟婆子们冲上来,手边没有绳子,有豪放的干脆扯下腰带,把素素捆了个结结实实,拿汗巾子堵了嘴,推出去了。

    早就派人监视着国公府动静的辰庆帝腾地站了起来:“什么,佳明认为是有人用歪门邪道下黑手,才派了那女子去?”

    来回禀的暗卫点点头。

    辰庆帝额角青筋跳了跳,看向罗天珵。

    罗天珵微笑问道:“皇上,那臣是不是赢了?”

    辰庆帝狠狠翻了个白眼,拂袖道:“得意什么,赶快给朕滚出宫去!”

    “那臣的堂妹——”

    “哼,不过是个清汤寡水的小丫头,当朕真的稀罕么,朕都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行了啊,赢就赢了,还不走,是等着朕反悔吗?”

    罗天珵含笑施礼:“那臣告退了。”

    等他走了,辰庆帝狠狠踢翻一个凳子,咬牙问:“素素人呢?”

    暗卫鼓起勇气道:“大概是在去京天府的路上……”

    辰庆帝黑着脸,向桌腿踢去。

    咔嚓一声响,辰庆帝咬牙道:“不好。断了!”

    暗卫吓得头一低,赶紧道:“属下这就让人去换新的来。”

    辰庆帝大吼:“是朕的脚断了,快传御医!”

    皇宫里一阵鸡飞狗跳,罗天珵急急忙忙赶回了家。

    甄妙见了他,就问道:“世子,你是不是有政敌啊,今日有个女骗子,说是你的外室,还怀了你的孩子。”

    “还说了什么?”

    “还说你不许她生下来,就跑来求我让她进门了。”

    罗天珵脸一黑。

    这一手真够狠的。那女子要说是他的真爱。皎皎定然不信,她退一步这么说,恐怕能骗过大多数女子了,奇怪。皎皎居然没上当?

    “皎皎。你当时。就半点没疑心?”

    甄妙撇撇嘴:“这么低劣的手段,也不知是哪个蠢材想出来的,那女子说跟了你几年。居然连你喜欢吃猪蹄都不知道,这可能么?”

    “你告诉她我喜欢吃猪蹄?”

    “当然,你不知道,她当时听我这么一说,都傻眼了。”

    罗天珵默默流泪。

    这个爱好,咱真可以不说的!

    “算啦,不提这个了,反正我已派人把那女子送官了,只是你要仔细查查,看谁在背后算计你呢。对了,今日进宫,皇上怎么说?”

    “三妹不用进宫了。”

    甄妙眼睛一亮,顿时神采飞扬起来:“太好了,我这就去跟三妹说一声。”

    罗天珵忙拉住她:“急什么,打发丫鬟去说就成了,我还想和你说说话呢。”

    “嗯。”甄妙坐下来,“肚子饿不饿,要不要上些吃的来?”

    “好。”

    甄妙吩咐丫鬟去端吃的,罗天珵挨着坐下,伸手揽住她,笑道:“其实,那上门的女子,是皇上安排的。”

    甄妙眯了眼:“怎么回事儿?”

    罗天珵这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细细说了起来。

    等他说完,甄妙摇摇头:“我就说,谁会想出这歪门邪道的主意来呢!你还真跟他打这个赌了,不怕我真恼了?”

    罗天珵低笑一声,附在她耳边道:“怕呢,所以我一直在想把箭盘放哪了。皎皎,你不知道,皇上非要瞧这个乐子,我要是不答应,三妹是铁定要进宫了,你又心软,到时候还不定怎么懊恼自责。”

    “这也是我争气,咱们才赢了。”甄妙斜睨他一眼。

    “是,是,你一直都很争气。”罗天珵眨眨眼,“皎皎,你刚听那女子胡言乱语时,就真的一点没乱想?”

    甄妙想了想,摇头:“真没有。坦白说,要是这事放在嫣娘那事之前,我说不定会心中打鼓,可是放到现在,只觉得好笑。”

    “怎么说?”

    甄妙诧异扬眉:“你没仔细看那女子模样么?她那容貌气质,和嫣娘是同类型的。不过呢,如果说嫣娘是那天空皓月,那女子顶多算是皓月周围一颗不起眼的星子。你对嫣娘都没动过心,除非是眼瞎,才会舍了皓月选星子吧?”

    罗天珵认真听着,执了她的手,笑得温柔如水:“皎皎,在我心里,你才是皓月,别的女子都是星子。”

    二人四目相对,都笑了。

    这样清楚的知道对方信任心悦着自己,无论何时,都会携手一起前行的感觉,可真好。

    甄妙心中甜蜜,眼角余光瞥见端着吃食尴尬立在门口的木枝,咳嗽一声道:“端进来吧。”

    木枝进来,把吃食放下,没等吩咐就飞快退下。

    “皎皎,你吃这个。”罗天珵夹了一只蜜汁鸡翅,放进甄妙碗中。

    甄妙很给面子的咬了一口,忽觉胃里翻腾,一阵干呕。

    罗天珵先是吓了一跳,与甄妙对视,大惊:“皎皎,你,你又有了?”

    甄妙抚摸着腹部,微微笑了。

    看来,她的小棉袄要来了呢。

    她凝视着这个男子,那些愉快的、不愉快的回忆一一闪过,最终定格成他此时一脸矛盾的样子。

    她想,每个人最初,都看不到结局。她穿过了千万年的时空,却原来,是为了与他在最狼狈的时候相遇,然后跌跌绊绊的谱出一段佳偶天成的锦绣良缘。

    全文完。(未完待续。。)

    ps:一年多,到了结束的时候了,感谢一路陪我走来的大家,你们是最可爱最宽容的读者,在我更新并不算勤快下,依然给予我最大的支持和鼓励。那一张张票票,一次次打赏,一条条留言,默默的订阅,都是我一直坚持的动力,更是我继续写下去的理由。亲爱的们,咱们下本书见。

    番外的话,目前想不出写谁的,不知道大家想看谁的,看大家要求,到时候放几篇。

    秒记冬天的柳叶《妙偶天成》最新章节网址:http://www.bedbangkok.com/mo_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