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飞檐翘角的亭榭里,郑月安正静静地用手托着腮,靠坐在扶栏边的木榻上,看着水里因被风吹动所微荡的倒影愣着神儿。

  这是她醒来后的第七天了,但她确仍然觉得眼前所见到的一切不太真实,仿似身处一片虚幻的梦境之中。

  这七天中,她每日都拼命的强迫自己搜索脑海中的记忆,然,当得知一切后,她的心中却满是一片惊涛惧骇的震惊和不可置信。

  不为其它,只为她此时此刻正身处在史书中所记载的那个千年前视人命如草芥,常年硝烟不断的乱世春秋。

  所谓‘礼乐征伐自大夫出’,因此,此时天下,正处于周氏王权削弱,众诸侯争霸的国度!而如今,她所处之地亦正是众诸侯国之一的宋国,此刻,正归辖宋桓公管制。

  如今,她的名字叫姬月安,同前生只是一个姓氏的差别。

  然,在这个国度,姬却是国姓,是周天子与一些诸侯王才会拥有的姓氏。

  此时,周朝当政的皇帝是周惠王,她的父亲姬荣则是惠王的叔叔,而她,亦是周惠王的堂妹。

  早些年,周惠王宠信子带的母亲惠后,欲将废除太子姬郑,改立子带,却不料被众宗室和诸侯所反对,而她的父亲姬荣,正是保太子一党。

  也是因此, 姬荣才被惠后记恨,迫害致死。而她与胞姐姬月容也在惠后的迫害下逃离周境,她虽在众家臣的护送下逃到宋国隐居,然,姬月容却在逃亡途中失散,不知所终。

  生前,她是国际情报局中的一员,国际情报局分三课,而她之前所在的便是第一课,国际情报课课长,所主管国际情报的搜集、传递、并掌握该局的总事务,包括情报预算和人事编制。

  此次,一批新出土,非常具备有考古价值的春秋时期古文物被国外黑客所盗,她被上级授命追查此事,为了混入黑客组织,她特地花费了大量的心思去查阅有关春秋时期的历史资料,却不料,在任务中遭到同伴的出卖,最终葬生火海,却又重生到这个乱世国度。

  听侍婢说,两个月前,她是被在宋国为质的楚国公子旅狩猎时所救,据侍婢的描绘,当时被救回的她浑身满是鲜血,不仅满身伤痕,还被人挑断了脚筋,若不是楚公子旅及时赶到将她拾回,幷请了大夫和巫给她诊治,那等待她的不是失血而死,便是葬生畜口。

  楚公子旅,这个人物在她记忆里印象颇为深刻,他本姓芈,熊氏,因为此时的男子皆是称氏不称姓,所以世人皆称他为熊旅。

  或许此时他还没什么作为,可在史书记载中,他却是春秋五霸中问鼎中原的楚庄王。

  而此时的熊旅,因他父亲商臣为了反抗其祖父楚成王的迫害,向宋国借兵,为了示诚,已有贤公子之称的他自荐到宋国为质。在宋国的帮助下,楚成王最终在商臣的逼宫包围下上吊自尽,商臣获得王位。

  商臣即位后,楚国部分大臣仍然记挂和感激贤公子旅,曾多次向楚王进言将其迎回,楚王为了稳固与宋国的盟约,具将其驳回。而此时,宠妃之子玳也在敬贤礼士中获得了楚王的喜爱,楚王隐约也有立玳为太子的想法。

  听说,最近楚王很少有再给宋国为质的熊旅派送财物,只因如此,世人皆猜测他是被楚王厌弃了,从而使得他的处境微妙了起来。

  好在熊旅此人也颇为聪慧,懂得用自己的博学知识和精深的乐理才学获得了宋桓公的赏识,因此,也混迹在宋国各权贵之间,以爱好美人和美酒为最,从而使得风流之名著显。

  想来,她还真想见见这熊旅,不为其它,只因在这视人命如草芥的乱世,她深知只有依附强者才能生存的道理。

  作为女子,她随时都有可能被厌弃和转送,她可不想成为这无辜的牺牲品,呵,想到这里,郑月安不由冷冷一笑,这身体的主人可不就是被宋公子兹甫所厌弃转让致死的么?

  再说这楚公子熊旅,自打将她救回来,不仅着人给她医治,还派人侍候精心侍候着她,可她却以前跟他并不相识啊,有关他的丁点信息,也都是从别人口中得知的。

  况且自打将她救回后,这厮都一直跟随宋桓公在外出巡游玩,她也并不曾亲自接触他,虽说这副身体确有几分姿色 ,可这楚公子旅也并非像表面所表现的那般简单,在玉衡山时,贤士夏出曾言:楚公子旅此人心计颇深,虽放|荡不羁,但却精华内敛,深藏不漏,将来必有大为!

  如此心机深重的人,他此次救她,莫不是因为知道她与宋公子兹甫和晋公子重耳之间的瓜葛?

  想法愈重,郑月安的脸色就愈白一分,实不怪她心机重,而是在这个时代,像他们这种能在乱世之中混的风生水起诸侯公子,特别像楚公子旅这种人,实乃是耍心机和阴谋论的高手。

  真相关乎自己的命运,她怎能不急?

  “娇娇?娇娇?....”一声清脆而夹杂着些许担忧的女声将郑月安的神智唤了回来。

  娇娇,是这个时期对未婚女子的称呼。

  “嗯?”郑月安抬起头来,淡淡一笑,疑惑道:“怎了,可是有事?”

  眼前这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正是这两个月来一直照料她的两个侍婢之一,这个时代,大多数庶民是没有名字与姓氏的,更何况是奴隶。于是,为了方便,她便为她们取了名字:宽儿、恕儿。

  宽儿性子温和单纯,恕儿则比较孤傲,而眼前这个显然是性子温和的宽儿了。

  “无,无.....”宽儿连连摇头,看着她担忧道:“婢子观娇娇脸色甚差,心忧。”

  “呵呵,有劳你费心了,我无碍,只是心中有些闷烦罢了。”听了她的话,郑月安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用手拍了拍身边的空榻,示意她坐下来。几日相处,俩人也有了点感情,侍婢恕儿已经几天不见人影,这几天,也幸好有她的照顾。

  见郑月安并无不妥,宽儿松了口气,也不推辞,脱掉木屐,走到榻边,跪坐了下来,顺势替她捶着小腿,不解道:“娇娇可是忧心这伤势?大夫和巫具说,只要娇娇心思放宽,好生养着,总能大好的,娇娇这几日不是可以试着移动了么?”说到这里,宽儿又是一笑:“像娇娇这样的好人,想是要不了几日便可行走如初了!”

  听到宽儿对自己的赞美,郑月安不由莞尔,这丫头,才相处几日,就这般相信自己了。

  “娇娇方才说心中闷烦,不知是所为何事?”

  “无,只是整日呆在这里,有些无聊罢了,宽儿,可否为我讲讲最近外面所发生的事儿?”整日呆在这里,一点外界消息都不知道,她能不急么?

  “诺。”宽儿点了下头,随即又道:“不知娇娇想听何事?”

  “何事都可,嗯,最近各国诸侯们可有发生什么好玩的事么?”话到嘴边,郑月安觉得不妥,改成了一副随意好奇的口吻。

  听了她的话,宽儿先是皱了皱眉头,片刻眼睛一亮,兴奋道:“前几日听剑客们说,齐国公子小白回国继承了王位,而且还不计前嫌的重用了他哥哥的谋士管仲呢!”

  齐国公子小白?姜小白?

  这不是五霸之一的齐桓公么?郑月安心里一紧,如此一位任重至远的男子,他的即位,注定成就了他的野心合抱负,可这也正是他征伐其他诸侯的前奏啊!

  “娇娇?娇娇.....您怎么了?”

  “无事。”郑月安回过神来,用手揉了揉额头,道:“也不知,此刻的齐君小白该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啊!”

  谁知听了这话,宽儿却是呵呵一笑,“娇娇有所不知,世人皆说这齐公子小白不仅是当世大丈夫,还是有名的美男子呢!”

  说到这里,她突然眼色一黯,低声道:“想婢子只是一介奴隶,若是有机会能亲自与此等丈夫见上一面,也当死无愧了!”

  听了她的话,郑月安脸色也是一黯,是啊,在这个时代,奴隶是可以随意买送和打杀的,地位低贱可悲,同牲口无异,可是此时,她的命运又能好到哪里去呢?不过.....只要有恒心,命运就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坚定的神色从郑月安的眼中一闪而过,她用手戳了戳那低垂的脑袋,正色道:“怎可如此无志气,既然仰慕与他,那么就要自己好生努力才是,说不定哪日,站在那齐王身侧的那人,就是你呢!”

  “娇娇拿婢子说笑呢!”听了郑月安的话,宽儿勉强的笑了笑,“婢子先去为娇娇准备吃食,请容婢子先行告退!”

  虽是脸色黯然,可她眼底那一闪而过的神色却没逃过郑月安的眼睛,当即,她便莞尔道:“去吧,记得早些回来,陪我说说话。”

  “诺!”得到应允,宽儿站了起来,穿上木屐,向她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去。

  郑月安淡然一笑,用手撑着木塌,身子微微的向后挪了挪,使自己靠坐的更舒服些,抬眼望了望四周的那略有后世建筑气息的亭台水榭,郑月安微微眯了眯眼,对这个时代来说,这质子府,也算上是精致了。

  许是间谍做久了,她渐渐的松懈了警惕,就这样靠坐着,在微风熏陶中,呼吸着周围纯天然的空气,竟是就这样这样慢慢的睡着了。

  昏睡中,她好似回到了生前的那次任务中,在炸弹被引爆前德那一刻,她的四肢都被中了枪伤,正麻木的靠坐着舱壁,看着此次任务中那个唯一一个被她挑来打副手的同伴,此刻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她,冷笑道:“你不是向来都挺自以为是的么?呵,不就是向上面提供过几次重大情报,得了上面的几次夸奖么,你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了啊。郑月安啊郑月安,那你说说,如今我一枪毙了你,第一课课长的位子就空了出来,第一课的那些家伙会不会感谢我啊?”

  “哦?不不不.....”那人用冰冷的枪管扫了扫她的脸颊,继续冷嘲道:“我差点忘了,你若是死了,第一课的那些家伙岂止是只会感谢我 ,只怕大伙儿还要拍手称快呢!看在你我 同事这么多年的份上,而你又救过我几次的份上,我不妨劝告你一句‘有些事儿,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呐,你也不用这样瞪着我,我知道你肯定有很多话想问我,但是却没力气问对吧?”

  “唉,亏你平时自诩聪明,如今却落得如此一个悲惨的下场,你放心吧,我也还算是个念旧情的人,此次,我只要你的命,不会让你的名声受损的,同样,我也不会亲手杀了你的,我怕做噩梦啊!哈哈哈哈.....”

  最终,那人在狂笑中引爆了藏在底舱的炸弹,轰炸声震响着她的整个耳膜,死亡的恐惧也将她笼罩着,海水的瞬间涌没,她不是死在爆炸中,却在缺氧中窒息。

  睫毛微颤,在胸口剧烈的起伏下,郑月安猛的睁开双眼,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直到那种缺氧的窒息感散去,她才抬手擦了擦额间的冷汗。

  ‘踏踏’的脚步声渐渐而近,郑月安抬眼望去,却是宽儿双手托着吃食向这边缓缓而来......

  作者有话说这本文文从去年折腾到现在,光查资料就花费了小白大量心血,为了能让文文读起来有那种春秋风味,又不能太文邹邹的使读者疑惑,所以改了又改,前前后后改了不下四遍,大家可以看看小白前面的那本书,是完全小白风格的,且啰嗦又长!

  所以,这本书总体来说和以前的风格啥的改变很大,欢迎各位亲们的围观和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