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郑月安抬眼看了呆涕在殿中央的美貌妇人,那是宋公子兹甫的大夫人车氏莲蓉。再看了眼混不自在的宋公子兹甫,垂下眼帘,向前行了一小步,对着二人盈盈一福:“楚公子旅之姬,郑氏见过宋公子和大夫人。”

  闻言,众人具是一愣。

  只有公子旅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这妇人,当真是有趣。

  听了郑月安的话,反应过来的宋公子兹甫突然直直的看向她:“姬姓郑?”

  “然,妾,郑氏月安。”郑月安柔声道。

  夫妻二人的频频失态,使得公子旅不满的蹙了蹙眉,“怎的,难道兹甫与夫人识得旅的宠姬?”

  他特地将‘宠’字咬重,使得郑月安脸色不由的一僵。

  “旅说笑了,只是因这郑氏长的太像一位故人,故而失态,还望旅莫怪。”宋公子兹甫讪讪一笑,连忙岔开话题,指着离首座最近的一处空塌邀公子旅入座。

  公子旅淡淡一笑,也不再计较,从容不迫的牵着郑月安的手入了坐,扫了眼身旁的郑月安,见她僵硬的身子,公子旅的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他突然凑近她的玉颈,轻轻的咬了下她的耳垂。

  郑月安不由得浑身一颤,却是公子旅在她耳边嗤笑道:“胆子怎这般小?既是做戏那便要做全套,可别忘了,从今以后,你可就是我楚公子旅的宠姬了。”

  是了,方才也是她自己先向着众人说她是楚公子旅的姬妾,这里在坐的人,都是一些权贵子弟,只怕明日,整个宋都都会知道楚公子旅有个宠妾,郑氏月安,楚公子旅还带她参加了宋公子的酒宴。

  参加酒宴本不是甚稀罕的事儿,稀罕的偏偏是公子旅那厮虽有风流之名,但却从未带过姬妾参加宴会。

  想到这里,她不由的暗怪自己大意,只图一时之快,却终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郑月安才泄气般地放松身子,下巴便被抬了起来,瞳孔微张,却是公子旅那俊美的脸庞便压了下来,正欲挣扎,身子被公子旅紧紧的禁锢在了怀里。

  甘汁入口,郑月安微微一愣,以口渡酒,是那些风流名士的爱好。

  这一愣,公子旅忍不住抬头看了她一下,只见眼前的小脸带着几丝迷茫,小嘴微张,露出鲜嫩水润的舌尖,清纯夹杂着妩媚,一副惹人怜爱的样子让他情难自禁地再次低头含住她的唇瓣,长舌袭入她的口中,温柔地绕住她的舌尖。

  这一吻,带着许些霸气也夹带着几丝温柔与眷恋,直到郑月安感觉自己快要窒息时,公子旅这才放开她。

  见怀中之人红唇微肿,公子旅伸出修长白摺的指腹轻轻一点,含着几丝戏谑道:“食之尚可,本公子甚是喜爱。”

  闻言,郑月安不由用手擦了擦嘴,微恼的瞪了他一眼,却不料那斯却哈哈的笑了起来,尔后,便一把将她拉倒,紧紧地扣进怀里。

  脸贴着他的胸膛,郑月安闻着他爽朗的笑声,心里不由的多了几分嗤笑,诸国相传,公子旅容虽有大才,但却是个风流之才。

  可如今,短短的几个时辰相处,却让她不由得为之惊叹。精华内敛!不骄不躁!海纳百川!上善若水,虚怀若谷!这些词语用来形容他都不为过!这个男人,正如史书中所写,是如此的具有王者风范,这样的人,注定是一代霸主。可是,那时的他,又有什么样的女子可以与之匹配?

  想到这里,郑月安心里不由得又烦躁了起来。

  “呵呵,都说楚公子旅喜爱美人,可是如今怀中之人虽不是绝色,但是能得公子旅如此厚宠,想必她定有什么不凡之处吧?”如珠落般的嗓音,正是那大夫人车莲蓉无疑,见郑月安看向她,车莲蓉脸上的笑容不仅扩大了几分。

  “那是自然!”公子旅眼都不抬一下,只是把玩着郑月安的柔荑,肌如凝脂,甚是柔软,他从来不知,原来妇人的手竟可如此美好,堪比美玉。

  此刻的车莲蓉,一袭华服美衣,姿若美玉,语笑嫣然,娇同一朵盛放的牡丹花。见着她的笑容,大殿内不由的起了许些夸赞之声。

  见状,车莲蓉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得意,聘婷小步移到主位,跪坐到宋公子兹甫身旁,看着殿内众人,娇笑道:“诸君想必都很好奇吧?究竟是何等妇人竟能让楚公子旅破例?诸君请看,这个美人是本夫人花重金淘换的,想着楚公子旅喜爱美人,本想做个人情赠与他的,却不曾想楚公子旅身旁已有了他人相伴。”

  那女子此时正立在车莲蓉的身侧,方才众人都被车莲蓉的笑容晃花了眼,此刻听了车莲蓉的话,不由的都将视线移了过去。

  一袭大红丝裙领口开的很低,露出丰满的胸部,面似芙蓉,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肌肤如雪,一头黑发自然地披散在身后,额前单配了一块玉饰。见状,众人不由皆惊叹了起来,好一个绝美的妇人 。

  “既然楚公子旅塌旁早已有了他人,夫人倒不如干脆成人之美,就将这美人送给在下可好?”方才那个调戏舞姬的红衣男子突然高声道。

  “这可不行。”广袖掩口,车莲蓉又是吃吃一笑,“这美人本就是要赠与楚公子旅的,虽然此时楚公子旅的身旁有了他人相伴,但收下这个美人也未尝不可。”

  众人见车莲蓉依旧要将美人赠与公子旅,都不由的不甘了起来,这楚公子旅都要大祸临头了,还想要坐享齐人之福?

  大殿内再次喧闹了起来,偏偏当事人还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搂着怀中女子,细细的观赏着女子的柔荑,好似把玩着一块美玉。

  见状,一些权贵看向公子旅的目光渐渐多了几分不屑,果然是个泛泛之辈,怪不得楚王要立玳为太子,都火烧眉睫了,还如此贪恋美色,况且那美色也不是绝色。

  将众人的神色都收入眼底,车莲蓉美目一扫,“可是本夫人的心中始有不甘,究竟此姬有何等过人之处让楚公子旅连本夫人重金淘换的美人也不屑一顾?呵呵,不如这样吧,咱们不妨让这二人较量一番如何?”

  好厉害的女人,如此以来,不仅可以试探自己,也可以试探公子旅,只是不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是想拉拢公子旅还是想迫害与他!

  想到这里,郑月安不由再次替公子旅担忧了起来,以宋公子的习性,怕是后者可能性较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