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个当口,邀公子旅赴宴,还美姬相赠,并且还是以重金淘换的美姬,这不是摆明的想要拉拢公子旅么?若是此事被多疑的宋桓公给知道了,那公子旅的处境不就更加危险了么?

  想到这里,郑月安不禁看向公子旅,他会不会收下这个美人与宋公子兹甫同盟?毕竟此时,他的处境不容乐观。

  “你看我作甚?若是怕了大可不比,不就多了个妇人而已 !”漫步尽心的口气,事不干己的表情,温热的指尖轻轻的捏了捏郑月安的鼻尖,“不过,这人咱们可不能得罪,明白莫?”

  闻言,郑月安心里突然莫名地一喜,这人是说,只要自己赢了他就可以不收那个美人么?

  想到这里,郑月安便脱离了公子旅的怀抱,正襟危坐,冲着众人嫣然一笑,然后扭头看向首座的夫妻两人笑道:“如此,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只是,不知夫人所谓的较量是如何较量?若是赢了当如何?输了又当如何?”

  方才她不是低着头便是歪在公子旅的怀里,使得众人不曾瞧清她的相貌,可如今众人瞧清了她的容貌 ,她这一笑宛若花开, 此刻她吐语如珠,声音又是柔和又是清脆,动听之极,观其容貌,虽还带稚嫩,但一双眼眸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自有一番清雅与高贵,虽不及那重金淘换的美人那般妩媚动人,却也有另一番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

  见宋公子兹甫痴痴的看着那笑语嫣然的妇人,车莲蓉心里不由得一紧,攒着云袖的手不仅又加重了几分,仿佛要将那绣缎抓出一道口子,方能解心头之气。

  被身边的人轻轻一推,宋公子兹甫扭过头来不解的看向她,“怎了?”

  “夫主,您说该让她们二人比些什么才好呢?”

  听了车莲蓉的话,宋公子兹甫不由的一愣,是啊,该让她们比些什么才好呢?扭头看向那正歪着头和公子旅低声说笑的女子,宋公子兹甫的心里不由的一紧,会是她吗?可是若真的是她,那她为何看向自己的眼神如此的陌生,却对公子旅如此亲昵?

  可是,世上能有如此相像的人么?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他知道,不管是不是她,此刻只要他一试便知,是了,只要一试便知。

  宋公子兹甫又扫了下面的郑月安一眼,这才低声对车莲蓉道:“此次邀楚公子旅赴宴,实不可得罪与他,着她们二人比试乐音舞技便可,如此便可不会伤着对方,不论结果如何,这探香还是得赠与楚公子旅。”

  这个妇人,无论舞技还是乐音,都不是她所擅长的,她所精通的,是软鞭与刀剑,这一比,她是必输的。

  “一切都依夫主”听了宋云的话,车莲蓉云袖掩口低声应道,随即,她眉目顾盼,又在大殿内扫了扫,冲着众人柔声道:“夫主说了,只是女子之间的较量而已,不必太过计较,就比女子所该擅长的舞技与乐律,诸位觉得如何?”

  “理当如此!”

  “大善!”

  “如此甚好....”

  她的话一落音,大殿内又是一片哄哄的附和声。

  见众人都点称是,车莲蓉又是呵呵一笑,看向郑月安的目光多了几分意味深长,“诸君都觉如此最好,郑姬以为呢?”

  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就如此的迫不及待么?

  以前的她的确不善于女技,她所精通的不过是刀剑软鞭,可如今,舞技也好,刀剑软鞭也罢,她都是一个半废人了,试问,被断过脚筋的人还能挥剑起舞么?

  不过这样也好,毕竟对于出身间谍的她来说,乐技,不过是小菜一碟罢了,想当初,她为了接近目标完成任务,基本上每一行都有苦练过。

  想到这里郑月安心里不由冷冷一笑,既然你们迫不及待的想要试探我,那我便给你们试探好了,抬眼看向主位上那对男女,眼瞳微缩,宋公子兹甫,当年便是你在玉衡山下的一曲清风调虏获了姬月安的少女芳心,如今,我便也还给你好了。

  姬月安随家臣隐居在玉衡山上五年,这五年当中,陪伴着她的也就那那两个护送她们逃亡的武士和一个当年受过她父亲恩惠的贤士,这五年中,他们寸步不离玉衡山,武士宫和杨教她习武,贤士夏出教她断文识字。

  日子虽艰苦,可一心想着要向父亲报仇她,无论习武再辛苦,她都一直坚持,可是面对贤士所授意的东西,除了识字,她最讨厌的便是乐理了,每当贤士抚琴,她便昏昏而睡,音律,对她来说不过就是睡觉用的催眠曲儿而已。

  十四岁那年,那日风和日丽,山谷上处处弥漫这野花的芬芳,她记得,就是在那日,宫和杨、夏出三人在山顶的茅屋外为她庆生而畅饮,三人皆大醉后,独自无聊的她便是追着两只交织在一起舞翩翩的彩蝶下了山,然后,在河边听到了那曲清风调,在渡船上看到了那个衣决翩翩的抚琴男子,那时的她,从不知道,世间还有如此神仙般的人物,如此悦耳的琴声。

  便是从眼前的那刻起,他的一举一动,仿佛是一个魔咒,深深的刻在了她的心里,她想,这大概便是传说中的缘分吧。

  那一刻,她忘却了几位家臣的叮嘱,忘却了未报的大仇。兀自随他下了山。后来,她才知道,他是宋国的公子,身边美人如云,可是她却不在乎,只要他肯和她说话,对她笑,为她抚琴便好,她过怕了山上那种冷清的日子。

  他问她的名字,她但笑不语,贤士夏出说,惠后记恨她的父亲,定然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与姐姐,无论何何时,让她都不要告诉别人真名。

  见她不语,他也不恼,却是宠溺道:“既然你不说,那我便给你取一个吧!都说佳人如玉,那你便叫玉可好?

  玉,美者,贵者也,她欣然而应,心里满是甜蜜。

  直到那日,他被宋王招进宫接待晋公子重耳后回来,他看着她,一脸的温柔,他说:“晋公子重耳虽流亡他国,但却是个颇有大才的人,纵使流亡,身边的谋士和家臣亦是不离不弃,照此看来,他日,必会有一番作为,我若此时与他较好,他定然会感激与我,我已打算赠送十名美貌处子与他,玉虽不如其他妇人那般妩媚,却另有一番清雅脱俗的灵气,又是处子之身,定会得到晋公子的宠爱,介时,若在为其生下大子,将来必是贵不可言......”

  他虽一脸温柔,但说出的话却是冰冷无情,好似一个重雷霹雳,她才明白,在这个世间,所谓的缘份和真情,大概只是权欲之间的利用与被利用,于是,她满怀着不甘在车莲蓉的‘帮助’下逃离了公子府.....

  被人扔至乱葬岗时,耳边充斥的是乌鸦刺耳的哇叫,鼻间弥漫的是鲜血的气息与棺木死尸腐臭,身体早已觉不到伤口的疼痛,但是她依稀可以听到鲜血顺着被割断的脚脉哗哗的流动声。犹记得那用力抬起眼眸时,那一片正落在她的眼边的发枯黄树叶,清晰的纹络,发黑的虫眼,仿佛正是她那凌乱的人生轨迹与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