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微风摇庭树,细雪下帘隙。萦空如雾转,凝阶似花积。不见杨柳春,徒见桂枝白。

  郑月安等人一路快马急鞭,终于在七天后到达了华阴。

  华阴,郑国的都城。

  此时,都城内正下着大雪,路上行人寥寥无几,就连街上的酒肆茶馆竟也没几家开门的。比起宋国来,郑国的都城到不似那般繁华,许是应为气候不同的缘故吧。

  众人找了处街段比较繁华地方用高价买了处宅院。

  这宅院是按此时最流行的风格所见。建有前后两进,三围回廊,正门处皆建有三层土台阶。院内没有种植花草,倒是多了处小树林子,听说郑国环境气候为冬冷夏炎,估摸着这是主人为了夏日避暑所建。

  将宅子的布局熟悉后,众剑客们便开始进进出出收拾了起来。郑月安落了个清闲,一人漫步在回廊上,细细地打量着木檐上的鸟兽雕像。

  过了两日,郑都的雪停了,而街上也恢复了 往日的热闹。此时,一行人兵分两路,出现在郑都城内的大街上晃荡着。按照郑月安的吩咐,他们皆是以商人的身份示人。

  走在热闹的大街上,郑月安对郑国的一些风土人情特别感兴趣,频频往人群热闹的地方凑,就连一些在宋国不曾见的东西摆在地摊上也能引她驻足半晌。

  眼见郑月安又凑近了一群坐在墙角边上晒太阳的老人,身后的山终是不满的抱怨了起来,“这妇人也不知到底安得什么心,明明知道公子现在的处境甚忧,到了郑国却也不曾去拜见郑王和郑国世族,到是在这街上瞎晃荡,公子却也还如此相信她,竟然答应让她来郑国求援?这万一她要是不安好心,从中作梗,那公子........”

  这名唤山的剑客是众剑客中的佼佼者,他武功虽高,但性子却太过耿直,为人处事远却不及松那般精明。

  “你胡说些什么?”松一声低喝。虽说他们是楚公子旅的家臣,但自从公子旅下令将他们指派给郑月安起,郑月安便就是他们的第二个主子了,身为家臣,他们是没有任何资格去埋怨指责的,除非郑月安背叛公子旅......

  “她虽一妇人,但却深得公子器重。公子既给予她食客的待遇,那她便就是君。”说到这里,松地口气一冷,斜了一眼身后的几人,“尔等也需谨记,纵然你们心里对郑氏再有不满,也莫要忘了自己的身份。此次行郑,事关重大,尔等当遵守本份,听从郑君的吩咐。咄,公子的脾性,尔等也清楚,还是莫要把公子的话当做耳旁风的好。”

  先是妇人,后是郑君。纵然是傻子也听出了他口中的警告之意。众剑客不由都一阵黯然,是啊,眼前这妇人,此时已然比他们身高一等啊!

  话虽如此,但对于郑月安的行为,松却也同样不解。

  “君,今已行郑几日有余,您为何.......”见郑月安走了过来,松收敛了神色,迎了几步,不解道。

  郑月安却是淡淡一笑,把玩着骨扇道:“不急,俗话说,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不是么?”

  听了郑月安的话,山和松不由的一愣,随即对视了一眼,原来如此,今日一早,郑月安便给了其他剑客钱财些许,并嘱咐他们无论怎样,只要将钱花光,让众人知道自己是来自宋国商人的身份便好。那时,他们虽听从了郑月安的意思,却不明其中深意,此时,听她这么一说,他们似乎......

  越发迷糊了....

  见众人还是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郑月安也不恼,眼睛在街上扫了几圈,突然眉尖一挑,回头看向尾随在自己身后的几名剑客笑道:“诸君这几日也是幸苦了,今日且便由我请客,大家一起去放松一下吧!呵呵.......”

  看着郑月安那堪比春风的笑容,松心里不由的一突,果然,才行几步,便见郑月安指着前方不远处的一处红馆笑的更加明媚。

  “方才听说,郑王好美人,身边的那些宗亲权贵为了投其所好,便就收揽天下各色美人献之,郑王厌弃后,便将那些美人送与宫外的红馆,只要众人有钱,无论世族宗亲或是庶民皆可赏之。今日难得有缘,咱们不如也去凑凑热闹。”说完,不待众人反应过来,便兀自的把玩着骨扇向红馆走去。

  剩下松等人面面相窥的站在大街上,他们当然知道这红馆所为何物。

  齐国国君姜小白即位后,任命贤士管仲为相。

  管仲重商,为了给齐国纳得钱财充军费攻打鲁国。便创办了第一家青楼,虽为世人所唾骂批判,但却得到了各大世家贵族的支持。因此,便也有了之后相继崛起的妓院。

  但对于天下众所皆知的妓院,这红馆却要高档许多,只因这里的女子皆是从郑宫出来的美人,先且不说容貌才情如何,就凭他们是郑国各宗亲贵族从天下各国所收揽的美人,便也值得众人花大钱一观。

  只要你有钱,说白了,这郑国的红馆其实就是等于郑王自己所开的变相聚财之所而已。

  再者,自古以来,美人,谁不爱?只要是男人.......

  “揽香阁?”一行人颇为壮观的站在红馆门前,也不顾街上众人异样的眼神,郑月安抬眼看着大门上的镶玉的红木匾,不屑的撇了撇嘴,“污秽之地果然是下九流,纵然美人儿再多又如何?还是脱不了那般俗气的名字,红馆?我看还不如绿馆来得贴切,既然那妓院为青楼,那这青楼绿馆不是更甚么,一眼便知是亲戚。”

  郑月安说这话的声音也不小,旁边不少听了都嗤笑她没学问见识,俗不可耐,常人都说绿帽子绿帽子,这还绿馆,像什么样子啊?

  自古以来,文人儒士说话最损最直当,这些来红馆的男人能使些什么人啊,还不就是那些爱好名声面子,爱凑热闹的酸文儒客么?没事啊就爱去那些青楼茶肆开个小聚会显摆显摆。

  只是郑都便不同了,自从有了红馆后他们便就转移阵地了,要知道这红馆背后的主人可是郑王。且不说在这里既可以欣赏到天下各色美人儿,说不定哪日吟的诗,颂的词就被郑王赏识了,还能给封个官的什么的,相比起来,那些茶肆妓院什么的就显得太俗气太过没水平了,因此,郑国的文人儒士倒有不少以能进红馆为荣呢!

  因为便愈发抬高了红馆的名气身段。当下,能进红馆的人便只剩三种,有钱,有权,有才学。

  此时听到郑月安这般厥词,将其与低等的青楼妓院相比,这些好面子的酸文儒客,权贵之家风流公子当然就不高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