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闻言,陈公脸色一红,想起那日与郑月安的争执,自觉理亏,呐呐道:“然,然!”

  伍举便冲着公子旅插手道:“此小儿虽身体薄弱,却有着我等所不及的才智,当日的混乱之计,使得众人自乱阵脚,楚国百姓据为公子愤愤不平,使得公子玳名声大落,无暇顾及公子。今日的离间之计,又可使宋郑失和!无法盟约攻楚。这些计谋,看虽简单,却借助各国的弱点从而环环相扣,此人如此聪慧,公子何不大用,让其居于三等食客,却是太过屈才了些!”

  “伍公所言极是,旅正有此意!”说罢,便传来剑客道:“从即日起,郑月安升为一等食客,受贤士待遇,你速去着人清点百金,再着剑客骑士各二十名,食客五人,扮成商者,明日一早,便去郑国相助,听其差遣,待归来,若有功,再行赏之!”

  “诺!”

  那剑客正欲退去,便又被公子旅唤住:“此行,定要护其周全!”

  “诺!”

  见公子旅如此看重郑月安,众家臣与谋士中虽有人不满,可却也不可奈何。

  对此,谋士伍举丝毫不以为意,反对公子旅道:“此时,公子何不动用暗探,密切留意宋王与诸臣动向!必要时,也可学那郑氏,对其后院施计,乱其根脚!”

  “荒藐!”伍举话才落音,陈公便斥道:“此等乃小人所为之事,公子乃贤.....”

  “呵,呵呵!”伍举冷笑道:“小人之举?小人之举又如何?有道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陈公莫不是忘了,公子是如何被逼离国,柔姬夫人又是因何而惨死的!小人之举又如何让?若不是这小人之计,公子又怎可安然在此?莫不是过了几天安生日子,陈公便将以前的艰辛忘了?”

  “贤公子又何如?当初若不是公子太过贤明,又怎会被小人所害!那郑氏小儿有句话说的甚妙: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说到这里,伍举冲公子旅插手道:“公子万不可因仁慈之念而白白浪费了那郑氏小儿的一片苦心啊!想那小儿,定是想让公子以此之机,与宋结盟啊!”

  公子旅眉头微皱,“公,何以此言?”

  他是想到了郑月安此行是为了让宋郑失和,无暇攻楚,从而缓解他在宋的危机而已。却不曾想到她一妇人有如此野心,若是如此,那这妇人,他当真是看不透了。

  这般费力帮他,当真是为了有所依附么?

  “小儿行郑国之前,便着人大肆宣扬公子的贤德之名,以致众人皆为大王立公子玳为太子之事有所不满,此时,宋王欲连郑攻楚,亦是因公子玳所至,宋国之邻便是楚郑,在与两国失和之际,也便是公子向宋王结盟的最佳时机啊!”

  “此人这般机智狡黠,若有异心,当如何?”

  伍举一愣,众谋士家臣也具是一愣,谁也不曾料想公子旅会有如此念头。

  公子旅抿了抿唇,浑身散发着冷意,“此小儿并不是一丈夫,她是旅狩猎之时在乱葬岗拾救回府的一妇人!”

  一妇人,一妇人.....

  众人仿若雷惊,谁也不敢相信那个被他们所夸赞,敬慕的机智小儿居然是一妇人!

  “公子可知妇人底细?”伍举率先回过神来。

  “无!”

  这下,众人更是不解了,公子旅虽平时爱好美人,可却并不是那种轻率之人啊!况且这妇人也算不得绝美,只不过比寻常妇人多了几分机智而已,公子旅,莫不是被她蛊惑了?

  “初识此姬,旅的确是为她的才智所惊,想将其留下,为我所用,若是不能,便诛之。可是后来,却又为她的才艺所惊!”

  公子旅摇了摇头,似是自问,似是无奈:“那妇人说,如此乱世,她只是想借凭自己的才能,为自己寻一处依附,不想被人当成玩物。她祈求留下,旅便应允了,后来,在她要离宋到郑时,旅心里却有了几分不舍,在得知她在郑离间郑国君臣时,旅又为她多了几分担忧,可就在方才,闻伍公所言后,旅,心里又莫名多了几分怀疑和不安!”

  先是怜惜,再是不舍与担忧!

  可不是被这妇人蛊惑了么?只怕公子旅是当局所迷吧!

  伍举心里叹了口气,多年来,公子旅心里一直都残留着其母被害的阴影,不曾接纳一个妇人,为此,众人皆为他的子嗣所担忧,这次,是要接纳这个妇人了么?

  这妇人确有大才,而如今,公子旅身边缺乏的就是这种人。只要这个妇人肯忠心辅助,那他们又何必多加干扰?更何况,这也算是公子旅的家事,他们这些门客与家臣纵然忧主,是没有资格说论的。

  伍举插手道:“此人虽为妇,却有寻常丈夫所不能及的才智,若能真心辅佐公子,对公子来说也是一件大善之事啊!”

  对于伍举此言,众人皆有不满,可想起那妇人的聪慧之才的确是自己所不及的,便只能呐呐,不再言语,心里则暗暗思量计较着。

  一阵风从窗缝挤了进来,连带着青铜灯盏上的灯蕊随风晃荡,将众人的身影摇了摇去,好不调皮。

  公子旅用手揉了揉肉额头,冲众人挥了挥道:“今日已晚,诸公先回吧!此事,待那妇人归来再做计较!”

  “诺!”

  见公子旅似是困乏,众人便不再言语,纷纷起身离榻而退。

  殿门再次被掩,侍从们却恭候在外,等候公子旅的传唤。

  大殿内,只剩下公子旅一人跪坐案前,扣着手里的布帛发着呆,本是玉人之姿的他,此刻却在昏暗灯光的衬托下,显得孤寂之极。

  良久,他才将手里的布帛收了起来,起身出了大殿。

  早已恭候在外的侍从连忙迎了上来,为他执灯探路。

  “公子,今夜可是要传唤邓姬侍寝?”

  邓姬,正是上次宋王赏赐的十个处子中,美貌最为出色的邓氏建女,这段时间,颇得公子旅的宠爱。

  公子旅脚步一顿,不动声色地扫了眼身后的一干侍从道“然!”

  “诺!”

  紧接便是一阵喧杂声。

  不到片刻,“公子有令,今夜着邓姬侍寝!”的话便传遍整个质子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