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天色一暗,几名伪装成商人的食客便在骑士们的拥护下先行出了郑都城门。

  城门口处摆放了一个竹编的簸箕,在士卒的看守下,来来往往的行人具会向里投放几个刀币。

  天黑出城,虽引来城门士卒的怀疑和打量,但见是商者,又投币较多的份儿上并未为难与他们。

  一出郑国城门,众人便按照郑月安的吩咐,分散而行,并未直接奔向归宋的路线,而是分散几路,绕道晋国,再与郑月安等人会合之后再行归宋。

  见食客们安全离了郑都,已扮成庶民的郑月安等人这才混迹在人群当中出了城门,奔向数十里外的树林,那里有事先备好的马匹,众人翻身而上,在夜色的掩护下绝尘而去,直奔晋国。

  冬日夜里寒风刺骨,更何况是纵马疾奔?不消一会儿,众人的脸颊及握着马缰的手便冻得生疼,但却无一人抱怨。

  一夜疾行,终在天色泛白之时赶至郑国户城,此时,离晋国还相隔三个城池。

  户城是郑国一处山丘较多的疆地,除开一座中心城池外,其它多半都是树野山林,绕道而行多有不便。

  郑月安等人只得在城外的一处林子里稍作歇息,待天亮之后再想法子府城。

  一行二十几人,除却郑月安与叔,岳三人外,其他人均靠坐树脚处呼呼大睡了起来。

  寂静的树林里,寒风已然不在光顾,只余寒鸦的凄叫声和淡薄的雾气。

  此情此景,虽是没雪,但却让郑月安不由想起‘乱山残雪衣,孤独异乡人’的诗句来。

  户城外郑月安等人依林而休,安阳城内食客们卧榻而眠,而华阴郑都却是一片混乱不堪,哭爹喊娘的景象。

  内史朱康明在郑王的旨意下带领着数百武士、剑客、兵卒在郑都城内横竖穿行,百姓们皆是灭灯闭门,唯恐沾惹麻烦。而街上那些无处可避的流民游侠,却不少因此丧了性命,徒留一片片一声声的哀痛与惨叫之声。

  晋公子府内,重耳倾身立于大殿门前,对着朦胧的天色执樽而饮,“那妇人当真聪慧,只怕此时早已离了华阴吧?”

  “然!那妇人只怕昨日就早已离开郑都!”

  听到介子推这么说,重耳不由笑了起来:“公所言极是,那妇人狡诈如狐,既然派人告知与我,自己又怎会不做防备!”说道这里,他突然转身,看向身后的几个贤士,那妇人用‘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来劝谏他广纳贤士,可普天之下,真正能称为贤士的又有几人愿为他这个流亡公子所用呢?

  姜小白那厮,比起他和熊旅来实在是幸运多了,莫非,他是受姜家鬼神所佑?

  修长的手指摩擦着酒樽的边缘,不知不觉,重耳竟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

  听到重耳的话,众人不由一愣,皆不明白重耳怎会突然想到鬼神之说。

  这个时期,正是人们普遍相信鬼神之威的年代!重耳的突然发问使得众人一片哑然,要知道,晋公子重耳当初在晋国时便已是个贤明在外的贤公子,可后来他不仅被其父迫害离晋,后又遭奚齐的杀害,至今已然流亡七年有余,如今夷吾即位,又再次迫害与他,总结来说,晋公子重耳便是个命运多舛之人,他们总不至于回答他说:“公子,你是个被晋国姬家鬼神厌弃之人!”吧!思索到此处,众人不觉都低头不语。

  见状,重耳不由哈哈大笑了起来,看向同是皱眉不语的介子推道:“依公之见,那妇人此行可是归宋?”

  “然!”介子推眉头更皱,扫了眼狐偃和赵衰,道:“此妇人心思狡诈,此去怕是行楚为公子旅安排归楚事宜了!”

  “公,何以见得?”赵衰眉间颇有不解:“即使聪慧,也终归是一妇人罢了!丈夫的雄心,岂是一妇人能够参透的!”

  “然,然!”想起那次随重耳去拜访郑月安时,那从容不迫的谈吐举止,慧心妙舌的七巧心思,想他活了半辈子,随晋公子流亡他国时也曾见到过不少聪慧的妇人,可却从未有着一个能与郑氏相比的。

  郑氏的聪慧是发自骨子里,她的见识,她的才能以及谈吐之间的魄力,亦不是那些寻常妇人所能攀比的。

  短短的半天相处,就连他这个被人推崇的贤士都被她的折服了,更何况是年轻气盛的晋公子重耳与楚公子旅?

  人人都道乱世出英雄,这妇人,若为丈夫之身,必会是一方枭雄不可!

  介子推摇头苦笑道:“赵公是未见过那妇人,若是有朝一日与那妇人相交,便知我为何那般说法了!”

  听了介子推的话,赵衰不再言语,而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正在沉思的重耳,心里也为介子推方才的话琢磨了起来。

  天色渐明,郑都内的骚动也渐渐地平息了,见内史朱康明带着士兵们往城北奔去,几名胆大的游侠才抬着那几具被误杀的流民尸体往城南的乱葬岗而去。

  进了户城,郑月安便立马将所有的马匹贩卖,并且让众人全部换上晋人衣着。一行人在户城吃饱喝足后,又歇息了一段时间后才去买了新的马匹。之后,户城内便出现了一队晋国商人。由于途中不断地有游侠儿加入,商队由最初的十几人变成了浩浩荡荡的上百人。

  商队一路北上,最终在三天之后到达了晋国。

  与几名食客会合后,郑月安再次让众人在晋地招揽游侠儿数百名。虽是晋地招揽,但这些游侠儿却是来自天下各诸侯国。

  郑月安等人在晋国逗留了七日,这七日中郑国边境的居民曾三次遭到晋国流民的攻击。晋国内部,晋国君主夷吾的宠信也曾三番两次遭到郑国游侠的刺杀。

  第八日,也就是郑月安离晋的那一日,郑晋两国在边境兵戎相对。就在两国相持之时,郑国军队突遭卫国流民火袭,郑军大折,死伤无数。郑军恐惶之际,再次遭到了晋军的攻袭。连续两次惨遭攻击,郑国三万大军,无一人生还。

  雷霆之下,郑王将早已囚禁至郑的晋国使臣左师蔡公一行施以车裂之刑。尔后,将尸首封与木箱之中,着大军五万送其归晋。

  后来听说那些木箱随郑国战书一同送与晋宫时,晋国君主夷吾正在与几名美人调戏寝殿之中。闻之甚疑,传其令,着人将木箱置于寝殿。遂开箱,瞬间,腐臭之气弥漫大殿,众人皆呕吐不止。有胆大者行至近观,却是具遭以车裂之刑,此时已布满尸虫的尸体,仔细观之,才知是左师蔡公。

  晋王大怒,将几名呕吐的美人酷刑处死。随后挥军八万行至边境迎战。

  郑晋再次开战之时,郑月安等人已经到了宋地,而那些游侠则随岳一同去了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