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一天,是宋国开春以来最美的一天。

  这一天风和日丽,在宋国都城外的一处溢满花香的山丘上,一袭白衣广袖的公子旅迎风杵立在山丘之上,白衣墨发随风飘扬,宛如仙人。

  ‘嘚嘚’的马蹄声渐渐近了,马上的人儿的容貌也渐渐清晰了起来。

  风尘仆仆的众人齐齐下马插手向公子旅行礼。公子旅含笑点头,亲自将郑月安扶起:“诸君此番路途劳累,旅已着人备了吃食与汤水,诸君便先随侍从去下榻之处,待明日歇好,旅,再行召见!”

  众人从郑至晋,再至宋,一路皆是快马急策,已然疲累不已。此时公子旅这般安排,众人皆感动不已,纷纷夸赞与他。

  众人随侍从离去后,郑月安这才发现,偌大的山丘上只余下她和公子旅俩人。

  春风拂过,白衣翩翩,更加贴近了那句‘公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的诗句。

  郑月安莞尔一笑,昂头看向公子旅:“如今公子做了好人,我倒成了坏人。”

  连续几天的赶路使得她说话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

  此时的她依旧是身丈夫打扮,一袭粗布麻衣,腰间挂着把青铜短剑。为了赶路方便,一把黑发被高高的束在头顶,用枚竹簪挽着。一路的疲劳使得她脸色有点苍白,加上粗布麻衣的衬托显得清瘦至极。

  看着这样的她,公子旅不由的心疼了起来。这个妇人,明明该是绫罗加身,金玉挽发的啊!

  见公子旅怔怔的望着自己,郑月安不由蹙了蹙眉,“公子怎了?可是乐安言有不妥?”

  “无!”公子旅回过神来,苦笑着摇了摇头,走近几步,拉起郑月安的手放在掌心细细地摩擦着,清晰地感觉到了那本该宛如凝脂的手心多出来的几块茧子。

  他的这番举动使得郑月安脸颊一热,欲将手抽回,却是几次未果。只好厚着脸皮道:“公子且放开,这般、这般好生别扭!”

  岂料话才落音,便被公子旅扣住腰肢,一把纳入怀中。

  脑袋正贴着公子旅的胸膛,耳畔清晰地传来公子旅那厮低沉的笑声:“你这妇人,本该如此!”

  听到这话,郑月安心下愈发别扭了起来,正欲挣脱,耳边又响起了公子旅那似是低喃的话语:“一日不见,如三月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短短两个月,你这妇人,叫我.......”说到这里,便再没了声音。

  他就那样紧紧地将满身灰尘的郑月安禁锢在怀里。

  纵然骨头被他勒的生疼,但郑月安也没了挣脱的心思。俩人就那样静静的拥立在鲜花弥漫的山丘之上,许久,许久。

  入了质子府,郑月安怒了,大怒。因为此时无论是同她随行的那些剑客还是府中的食客家臣皆向她行礼,唤她为:“郑姬。”

  这一声郑姬代表着她不在是那个能为公子旅出谋划策的食客,而是一个后苑为公子旅铺床暖被的姬妾。

  这,怎让她不恼?

  “这是为何?”郑月安强压下心中的酸涩,静静地看着公子旅。

  纵使如此,她的眼眶还是红了。

  公子旅不悦地皱了下眉,扫了眼那些低头任立在两旁的剑客侍从,冷声道:“送郑姬回柳园,好生照看!”

  “喏!”众侍从齐齐答道。

  “姬,请随婢子们回柳园吧!”几名侍婢行至郑月安身旁低声道。

  郑月安抿了抿唇,将视线从公子旅身上收回,淡淡道:“然!”说罢便不再看向公子旅,转身随众侍婢往柳园而去。

  刚入柳园,便有一侍婢迎了上来,笑道:“娇娇可算是回来了,婢子甚是想念呢!”

  却是宽儿,此时郑一脸关切的看着她。郑月安心里不由一暖,原来这在异世,还是有人真心记挂着自己的啊!

  “宽儿甚言,当唤郑姬才是!”一侍婢斥道。

  “啊?”宽儿先是一愣,随即便喜道:“然,然!”

  郑月安突然一声嗤笑,在众人疑惑之际又道:“可有备汤水?”

  “有,有,姬请随婢子来!”

  “然!”

  “不若婢子服侍姬洗浴吧?”宽儿道。

  “不必!”郑月安摇了摇头,随那侍婢离去。

  见她远去,众侍婢立马拥聚在一块儿。一侍婢道:“这郑姬好生孤傲,方才居然敢质问公子呢!”

  “是了,你们可有瞧见她一身丈夫打扮?听说她此番.....”

  “尔等何故在此吵闹?”那侍婢话还未说完,便被几名剑客打断,这几名剑客,赫然就是随郑月安去郑国的那几名剑客。

  “喏,喏!婢子们这就散去!”见剑客们不悦地瞪着她们,众侍婢连忙懦懦应道。

  山道:“郑姬呢?”

  “禀君,姬洗浴去了!”

  闻言,山的脸色一变,冲着众婢喝道:“那尔等何故在聚闹,不去服侍郑姬?”

  “喏,喏!婢子这就速去!”

  见状,众剑客的脸色这才缓了下来。

  山摸了摸跨在腰间的剑柄,见侍婢们一阵哆嗦,这才道:“我等奉公子之令,即日起便在柳园保护郑姬,尔等也要谨遵本份才是!”

  “喏!”

  “喏!”

  “好了,尔等且去服侍郑姬吧!待姬洗浴完毕,我等在行拜见!”将一干侍婢打发离去,山等几名剑客随后入了柳园。

  对于公子旅的做法,他们同样不解。不解的是既然公子旅已剥夺了郑月安的食客的权利,将她贬为后苑姬妾,那为何还让他们前来保护?这偌大的质子府内,深得公子旅宠爱的姬妾也有数十人之多啊!

  冒着热气的浴池呈方形,上面洒满了花瓣,旁边的托盘上放置着两套黑色的绸衣和干净的布帛,看来是早已备下的。

  殿内雕栏大柱上罩着白纱,殿内靠墙处置放着一张矮榻,四个墙角处各摆放着几个放置油灯的青铜灯锥,正中放置着一个香烟缭绕的香炉。

  郑月安自嘲一笑,公子旅还真是看重她啊,只是不知这个浴池被多少女人用过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