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公子旅似不在意的瞟了眼门口,此时正是春季,夜间有些凉,殿门是被掩着的。

  公子旅将侍从唤至跟前,道:“你去看看,可是郑姬在门外,若是,便唤她进来吧!”

  “喏。”侍从轻声从殿侧溜了出去。

  不一会儿,便闻‘咯吱’一声,书殿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却是郑月安带着一队侍婢款款而入。

  并不理会众人的神情,郑月安接过一名侍婢手中的托盘兀自行至公子旅的跟前,柔声道:“夫主,这是妾亲自庖制的粟米疙瘩粥,您尝尝,绝不输与下午的汤面哦!”

  将托盘放置到公子旅跟前的几上,郑月安又吩咐侍婢们将粥食分发给众人,这才盈盈退至公子旅的身后。

  众人面面相窥,这妇人,这般神闲气定,难道她不担心那章算的结果么?

  此时此刻,粥虽美味,对于他们来说却是食之无味。真正在品尝的也只有公子旅一人而已。

  待众人食完,郑月安便向公子旅起身告退。这一举动,使得众人更加疑惑。

  对于郑月安那从容不迫的气度,那名位于公子旅下首的贤士赞赏至极。

  “郑姬如此大才,实不应屈于公子后苑,公子当重用才是!”

  此时,已退至门口的郑月安听到这句话时并未停顿,面容安静的退离了书殿。

  “伍公所言有理,公子,这妇人.......”殿内传出食客的附和声使得郑月安脚步一顿,原来,这人便是公子旅门下德望最高的贤士伍举呀,难怪.....

  郑月安在侍从的簇拥下回了柳园,怡然自得的洗了浴,一夜好眠。熟不知书殿里的那群家伙却一直耗神到深夜才被公子旅放行。

  质子府中的一处树荫下,叔、柳明和几名上次与郑月安一道行郑的剑客们皆簇拥在此。

  自那次行郑归来,叔便被公子旅升至为门下剑客队长,。郑月安被贬至柳园后,除却随行的柳明几人,与其他几人未在见过面。

  这些人跟随郑月安几月有余,对她的为人处事是极为信服的,郑月安被贬至柳园后,碍于身份,他们也只能在暗地里为她抱不平。此时,被柳明邀至此处,听了郑月安近日的一些所为后,纷纷赞赏了起来。

  “郑姬聪慧如狐,又怎甘与平常妇人那般屈于后苑?我等以前,实在是多虑了啊!”文山感慨道:“只是,依诸君之见,公子此次可会允郑姬随行?”

  “然。”叔点了点头,道:“郑姬之才,就算公子不允,那群人也会想法子让公子答应郑姬随行的。”

  “君所言极是,那些食客们虽说是为公子出谋划策的谋士,但若真论计谋,却是远远不及郑姬的。身为公子的家臣,以前,我只知道保护公子的安慰是我身为一名剑客的职责。然而,这段时间,在郑姬的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力量,这种力量所散发的光芒耀眼至极。在这股耀眼的光芒下,仿佛能让人找到新生。”说道这里,文山紧盯着叔等人,道:“那些流落在街头的游侠,他们都做的到的事情为何我们不能?正因为我们是公子的家臣剑客,所以我们更应该闯出一番作为才是。”

  那些在郑国招揽的游侠,除却随那几名宗师混入盟军的,其余皆同丛盖去了齐国。在郑月安的策略下,他们已然成为了齐国的一方巨商。而那些随岳行楚的游侠们此时也已经潜伏至楚国的各个角落。

  只是这一切,郑月安交代了,若是公子旅问之,他们才能答之。虽然他们不知道郑月安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但照眼下的情况来看,郑月安这一步也不知是走错了还是走对了,但若是公子旅得知这些,是绝不会将她困至后苑的。

  当下,几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考虑着要不要将这些事告诉公子旅。

  好半响,叔突然道:“我等万不可贸然行事,郑姬善于用计谋,我等当静观其变,再做计较也不迟。”

  “然。”正在众人点头之际,叔突然眉头一皱,随即‘哗’地一声便将腰间的利剑抽出,向路边的一颗大树刺去。

  “啊.......”却是一名华服妇人躲至树后,此时被叔用利剑指着,脸色已然苍白,哆嗦的说不出话来。

  见状,众剑客脸色一变,文山呵道:“你这妇人,为何躲在此处?”

  “妾、妾是、无意的.....”那华服妇人哆嗦道:“请诸君绕了妾吧!”

  叔脸色冷冷道:“身为公子的后苑妇人,见到其他丈夫当避之才是,可你这妇人,不但不避,反而躲在此处偷听。”说着将利剑又凑近了几分。

  “妾、妾......”那妇人吓得脸无血色,这下连话都说不出了。

  一旁的柳明突然道:“你这妇人可是宋国宗室之女?”

  听了这话,那妇人眼睛一亮,连忙道:“然、然,我乃宋国宗室贵女,尔等当礼之才是,快快放开我,我便不与尔等计较此事。”

  闻言,几人相视一眼,叔点了点头,“如此,当先诛之!”

  这些人疯了么?

  那妇人不可置信的瞪着双眼,她可是宋国的宗室贵女啊!“尔、尔......”还未来得及呼叫,那妇人便被利剑划破了喉咙。

  蹲下身,就着那妇人的衣服将剑器上的血迹擦净,叔冷冷道:“此妇人举止鬼祟,潜伏在此,定是想趁机于公子不利。如今被诛,我等当上禀公子才是!”

  “然。”

  立马便有两名剑客将那妇人的尸体拖了下去。

  其余的人在叔的安排下分散而行,由于柳明此刻是柳园中人,不便牵连此事,便先带着另外几名剑客回了柳园。面禀公子之事则由文山和叔一同前往。

  回到柳园,柳明便将此事告诉了郑月安。

  知晓此事是因自己而起,郑月安不由蹙了蹙眉。见柳明一脸的自责,郑月安便又笑道:“君不必太过担忧,出征在即,宋王不会因此责罚夫主的。园子里的那几盆栽杜鹃如今有几盆开的正好,君且随我搬至几盆送于夫主吧!”

  这妇人,是要去给公子旅赔罪了。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