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一笑,众人齐齐看了过来。郑月安也不退避,冲着众人一笑,款款行至院中。

  “郑姬。”

  “郑姬。”

  “.......”

  对于眼前那笑语嫣然的妇人,众食客们的心情颇为复杂,不仅是碍于她的才识,更是因为她是公子旅的宠姬。

  早前宋都皆传公子旅有一宠姬,一曲《十面》技压四座,惊艳八方,对此传言众家臣嗤之以鼻,既然是宠姬,那为何身为公子旅家臣的他们却从未知晓公子旅有一郑姓宠姬。他们觉得,这多半是公子玳与宋公子兹甫用来对付公子旅的伎俩罢了,因为那时,公子旅正的处境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谣言传开后,他们也从未曾见公子旅的府中见过这妇人,见到的不过是一信口开河的黄毛小儿。直到探子传信说郑国朝政内乱时他们才从公子旅的口中得知那名行郑奔走谋士正是那名为他们所不瞧的黄毛小儿,而那小儿便是先前宋都传言的公子旅宠姬,郑氏。

  不理会众人的神情,郑月安扬了扬广袖,笑道:“诸君可是在为明日出征所忙?”

  “然。”一食客叉手道。

  郑月安点了点头,扫了眼忙碌的众人笑道:“此番诸君是随夫主去郑国支援的,既然如此,那便是客。诸君以为此次行郑五万大军可够否?”

  那食客皱了皱眉,“足矣!”

  “然,然。”郑月安笑道:“既如此,诸君还准备这些作甚?”

  这下,就连叔与柳明都疑惑了。

  “只要到了郑国,这些东西自会有人备上,诸位是夫主的谋士,所行之事当是为夫主出谋划策,分忧解难才是,而不是如眼下这般.....”见众人的脸色难看了起来,郑月安‘咯咯’一笑:“方才夫主说了,明日出征让乐安也随行呢,如此,乐安便不再耽搁了,容乐安先行一步。”说罢便张扬而去。

  柳明看了叔一眼,便尾随其后而去。他是公子旅指派给郑姬的剑客,理当如此。

  看着那消失在曲廊里多的嚣张身影,一食客怒道:“咄,一后苑妇人便敢对我等如此傲慢,需禀公子。”

  如今谁人不知郑姬的才识深得贤士伍举的赞赏,就连公子旅对其也颇为宠爱,例如今日几名剑客为其诛杀了宋国贵女的事儿。再者,那郑姬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们是公子旅的谋士,并不是管事老叟。因此并无人响应那食客的话。

  知这人是恼羞成怒,叔看了他一眼也不言语,冲着其他几人点了点头便转身离开。明日出征,身为剑客队长的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忙。

  “姬方才说言可是属实?公子当真允姬随行?”一路上俩人皆为言语,直到进了柳园柳明才忍不住问道。

  郑月安笑道:“如今我郑姬可是公子旅的宠姬,君以为呢?”

  她得语气带着几分自嘲,柳明讪讪的低头摸了摸剑柄不再言语。

  第二日一早,宋公子兹甫和一些王孙奉宋王指令前来为公子旅送行,让人诧异的是宋公子子明居然也其中。

  城门百里外,五万大军已然列队做好了出发的准备。

  一身黑色素纱锦衣,腰系镶玉绅带,头戴玉冠的公子旅显得贵气逼人。此时,他立身于车辕之上,抿唇眺望着大军。

  马车下,一袭红色的曲裾长裙的郑月安亦是眼带笑意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公子旅低头恰见她这幅模样,不由蹙眉道:“姬为何事而笑?”

  郑月安侧昂着头,笑语嫣然的看着公子旅:“无甚,妾观夫主今日之威风,心愉矣。”

  她的话语夹杂着几许嘲弄,使得公子旅眉头更皱。

  见状,郑月安又笑道:“夫主何以蹙眉?可是担忧此行不顺?”

  话一落音,周围的那些随行的食客家臣皆怒视与她。

  宋公子兹甫一行人到来时看到的正是这样一副场景,车辕上贵气逼人的公子旅此刻正皱眉看着车下那笑语嫣然的妇人,而周围的食客家臣也皆怒视于她。而那妇人似是并不惧怕,反而笑的更加明媚。

  那妇人公子兹甫认识,公子子明认识,那些随行的王孙们多半也认识。

  “咦,这是怎了?”公子子明率先策马跑了过去。

  众人见状,纷纷退避两侧为其让道。

  “是你这妇人?”他策马到郑月安的跟前,居高俯视着她。

  郑月安心里不由纳闷,这厮不是该和公子旅打招呼的么。

  见郑月安不语,他又道:“今日旅出征,你在此作甚?”

  此时宋公子兹甫等人也过来了,众人纷纷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妇人。而宋公子兹甫亦是一脸深沉的看着她。

  这些人是来为公子旅送行的,可此刻却都盯着公子的宠姬瞧,使得众家臣食客不满了起来。

  这时,郑月安笑了,冲着众人盈盈一福:“妾,见过诸君。”

  “你这妇人,还未回答与我。”公子子明不满道。

  “妾是夫主的宠姬,此番当然是随夫主行郑呀!”

  闻言,众人便纷纷看向公子旅。此时他已经下了马车。

  见状,郑月安连忙趋步到公子旅的身后,一红一黑成了鲜明的对比。

  宋公子兹甫率先翻身下了马,笑道:“今日特奉父王之命前来为公子旅送行,此番行郑路途遥遥,还望公子旅能早日归宋才是。”

  “兹甫的心意旅心领了,劳请兹甫代为转告宋王,此番行郑,旅,定不负宋国!”公子旅冲着宋公子兹甫行了一揖。

  宋公子兹甫点了点头,扫了眼正在打量郑月安的宋公子子明道:“前些日子子明病愈,听闻旅自荐为将,领大军行郑时便耐不住性子向父王请命要与旅随行,父王磨不过他,又怜他卧榻之久,这才允了他随行。子明自幼性子活跃,此番行郑还望旅多代为照看一二。”

  “呵呵,子明那性子天生便不是肯吃亏的主,向来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再者他有身为宋国公子,谁敢去招惹他呀!”公子旅抬头看了看天色,尔后道:“时辰不早了,我等也该出发,待旅归宋,再到兹甫府上拜访。”

  “然,然。”宋公子兹甫点了点头,将子明唤至跟前交代了几句这才与随行的王孙退至一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