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公子旅冲着众人点了点头,转身进了马车。郑月安也冲着众人盈盈一福随着侍婢去了后面的马车。

  尔后,便听见公子旅那低沉有力的嗓音自马车传出:“出发。”

  “喏。”骑着高头大马的叔立马高声道:“公子有令,出发。”

  又是一剑客接道:“公子有令,出发。”

  剑客们一道又一道的传达着公子旅的指令,直到那领军诸位将领。

  鼓角齐鸣,众将领齐齐吼道:“出发!”

  “喏!”整齐划一的应答之声过后便是‘踏踏’的脚步声响,那脚步声整齐有力,铿锵有声。

  直到众剑客和骑士们簇拥着马车行至军队前方,一王孙才道:“这熊旅,果然是极其宠爱那郑氏啊,就连出征也带着她。”

  “呵呵,我观那郑氏,到是颇有几分手段,不然也不会让他迷恋至此了。”

  “听说那妇人颇有几分才识,公子旅此番出征,许是因此才带着她吧!”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宋公子兹甫的脸色越来越差,那些传闻他也曾耳闻过,那妇人,几时有那般才识了。

  此时站在他身旁的一王孙见兹甫脸色不好,连忙诌媚道:“不过是些妇人所长罢了,我瞧那妇人,远不及车夫人貌美.....公、公子....”

  “呵。”斜了那人一眼,宋公子兹甫冷冷道:“时辰不早了,尔等各自回府吧!”

  “喏。”

  “喏。”

  “.......”

  ‘哒哒’的马蹄声响起,瞬间,方才还聚集在此的数百人眨眼间便消失个干净。

  郑月安将小推窗推开,立马又合上。

  “姬,怎了?”宽儿不解道。

  “无事,灰尘太大罢了。”郑月安笑了笑,此时他们所行之地是一处黄土大道,波动太大,以致灰尘弥漫。对了,方才她推窗之时好像见到文山就在附近,郑月安用手敲了敲车壁。

  “郑姬。”立马车外便响起了文山的声音。

  “然。”

  文山道:“姬有何吩咐?”

  郑月安问道:“此时可是接近午时?”

  文山抬头看了看高高挂在头顶的太阳,咽了咽口水:“然。”

  “这里有些野果,是昨日备下的,文山拿去与诸君分食了吧!”说罢便将推窗推开,将一个竹篮递了出去,“此物唤竹篮,切勿弄丢了,我还有用处。”

  接过那小巧的竹篮,文山将上面的布帛揭开,随即又盖上,踌躇道:“姬,可有为公子准备?”

  郑月安一愣,随即笑道:“无事,此果是为诸君备下的,且放心食吧!”

  见郑月安这样说,文山立马喜道:“喏,喏。我这就去分与诸君食用。”说着便策马离去。

  “姬,这样好似不妥。”

  见宽儿一脸担忧,郑月安笑了笑,“无事,且看何时扎营歇息吧。我小憩一会儿,夫主若吩咐扎营歇息,记得唤醒我。”

  见宽儿应下,郑月安便趴在木几上昏昏睡了过去。

  紫檀木马车内,公子子明一脸调侃的看着公子旅道:“这妇人,特有意思,唉,你就不担心她弃你而去么?”

  公子旅抬眼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关了这些日子,还不见安份。”

  “你不必激我,呵,如今宫里多半都是子兹甫的人,那人......”公子子明突然一把将公子旅手中的竹简夺下,凑近道:“诶,不如说说那妇人吧?”

  公子旅将小推窗推开,看了眼天色问道:“可到午时?”

  “禀公子,已至午时。”一骑士叉手道。

  “前处可有树林?”

  骑士一愣,随即明白公子旅这是要下令歇息了,立马道:“方才探子查看,前面约摸三十里处便有一片靠近水源的林子。”

  “传令下去,速行至树林再行歇息。”

  “喏。”骑士策马而去,大声道:“前方三十里处有树荫水源,公子有令,速行!”

  话罢,便立马有骑士策马向后面大军行去,高声道:“前方三十里处有树荫水源,公子有令,速行!”

  骑士们一遍又一遍向众人传达着公子旅的指令,众人得令纷纷疾步前行。

  郑月安也在马车颠簸的情况下醒了过来。

  “姬,方才公子下令,在前方的林子扎寨歇息。”宽儿凑了过去,为她拾弄着因趴睡而弄褶皱的衣着。

  “姬,可知邓姬?”

  郑月安蹙了蹙眉:“似有听闻。”

  “那邓姬,名唤建女,是宋王赏赐公子的美姬之一,前些日子姬远行郑国时,那邓姬颇得公子宠爱呢!”

  “哦?”郑月安疑惑了,她摇了摇头:“我归宋半月有余,从未在府内见过一名姬妾。”

  宽儿道:“那邓姬精通音律,是郑国所送的百名美姬中容貌最为出色的美姬之一。宋王得知那邓姬精通音律便将她赏赐给了公子,因此颇得公子宠爱。姬归宋后便被公子置于柳园,又有剑客保护,那些姬妾哪有本事见的了姬啊。再者,您自己又不爱行走,整日盘弄花草,怎能见到她们呢?”

  “后来公子自荐为将,愿亲率大军行郑支援,您才出园行走。那几日众家臣皆奔走于府内,为了避嫌,所有的姬妾便只许在后苑行走,您哪有机会见到她们啊!此番公子出征只带了您一人,依婢子之见,您得趁此机会为公子怀上孩儿才是,若是大子更甚,这样,待公子回国您便也能随行了.......”

  手里翻着一卷发黄的竹简,郑月安的心思却已飞了老远。记得当初史书中有记载,这个时期,不少王孙公子途径他国时都会得到诸侯王或者是其他贵族赠送的美姬,当这些王孙公子离开此国时,鲜少有人会将那些美姬带走,除非是为其产了子嗣的姬妾。但这些对她来说又有何干系,她从未想过要与众多女人分享一个丈夫,更何况现在她已有了退隐之心。

  见郑月安一副兴趣缺乏的样子,宽儿便自觉的止了声儿。

  正在这时,便听见一阵‘踏踏’的马蹄声近了马车。

  “郑姬,现已至树林,请姬稍作歇息,待收拾妥当后姬在下车行走。”

  是文山的声音。

  说话间马车已停顿了下来。

  郑月安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