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为了早日到达郑国,大军一路日夜兼程,终在四日后抵达郑国边境。前来迎接的正是在此恭候了七八日有余的郑国内史朱康明。

  在知晓宋国此番只派遣了五万大军支援时,他脸色一变,看向那宋军首领试探道:“可是还有大军被耽搁了行程?”

  那首领一顿,随即一脸嘲讽道:“内史大人多虑了,有楚公子旅亲自坐镇,这一路上将士们哪敢儿耽搁半点儿行程啊,再者,我等像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么?内史大人,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听闻有楚公子旅亲自坐镇前来支援,朱康明脸色一喜,当下讪讪道:“将军所言极是,是我短见了。”

  那首领轻哼了一声,转身看向身后的大军道:“虽说郑宋两地相隔不甚远,但一路上日夜兼程的赶路,将士们也疲累了,楚公子旅有令,今日天色已晚,大军就不入城了,暂且扎营于此,以免惊扰了百姓。”他回过头来,见朱康明一脸的赞赏,似笑非笑道:“朱大人,您看可行否?”

  “然,然,此法甚好。”朱康明一脸诌媚道:“只是不知楚公子旅他......”

  那首领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呵,将在何处军便在何处,楚公子旅身为主帅,朱大人您觉得他会在何处歇脚呢?”

  “呃.....”

  “朱大人,在下还要去安排扎营事宜,就不在此耽搁了,若无事,您就请回吧!”那首领不耐烦地冲着他抱了抱拳,便转身离去。

  “唉,将军将军....”朱康明追了上去,讪讪道:“下官想去拜访一下楚公子旅,您看?”

  “哦?”那首领挑了挑眉:“拜访楚公子旅?此刻?”

  “然,然。”朱康明连连点头。

  “那我还是劝您还是晚点再来拜访吧,此刻楚公子旅正在歇息呢!”说罢便不再理会他,兀自离去。

  “呸”待那首领走远,朱康明脸色一冷,不屑的冲着他的背影吐了口痰。

  眨眼太阳西下,距城门十里外的空地里扎满了军营,此刻,除却巡逻的士兵外其余人皆三五成群的靠坐在一块儿歇息着,而靠近水源处的空地中也弥漫着袅袅的炊烟。

  郑月安摇了摇头,转身朝放置粮草的地方走去。

  绕着放置粮草的地方走了几圈,郑月安不由蹙了蹙眉,看向文山道:“这些粮草怎无人看管?”

  “此番行郑一路日夜兼程,将士们都未曾好好歇息,此处离水源较近,许是、许是......”说到此处,文山懦懦的止了声儿。

  “许是如何?”郑月安眉尖一挑:“方才我观地形,此处地势较高,河流从此处贯入城内。然,这条河源颇大,水流清澈,城内百姓怕也是引用此水为生。呵,偏偏此刻众将士们在此洗浴,君且看吧,不出片刻,定会因此惹起事端的。”

  见文山脸色凝重了起来,郑月安又接道:“君还是着人将粮草看管妥当吧,虽是到了郑国,也当防患于未然才是。大军之中,难免有些......”说到此处,她顿了顿,抬头看了看满天不断增厚的云彩,叹息道:“就像这满天的云彩,看起来明艳无比,焉知明日不是暴风骤雨呢!天色不早了,我且先回了,君有事,先行忙之吧!”

  “喏。”叉手目送郑月安离去后,文山立马掉头聚集剑客骑士,开始四处巡逻。此处虽是郑地,但身边却聚集了五万宋军,而公子旅的安全,容不得一点马虎。

  天色渐蒙,扎营处渐渐燃起了照明的灯火,许是到了用食的时间,人群也显得沸腾了起来。正与宽儿俩人穿梭在军营当中,便见到几名形色慌张的剑客往这边走来。俩人连忙退让至两侧,待剑客们过去后才继续往回走。

  “前面那妇人可是郑姬?”突然,背后响起了男子呃呼唤声。

  俩人脚步一顿,宽儿转身道:“尔是何人?”

  这时,又有一人道:“那侍婢像是郑姬的贴身侍婢。”

  “咄,那妇人好似郑姬无疑。”另一人也附和道。

  这话一落音,剑客们便立马簇拥了过来,为首那名剑客冲着俩人叉手道:“可是郑姬?”

  “然。”郑月安蹙了蹙眉,这剑客,她好似不曾见过。

  闻言,那剑客脸色一喜,道:“公子寻郑姬好些时辰了,方才还动了怒,姬请速与我等拜见公子吧。”

  公子旅寻她,还动了怒?郑月安皱了皱眉,“君可知夫主唤妾何事?”

  “然,然。”那剑客摇头道:“姬还请速回吧!”

  郑月安抿了抿唇,“如此,君且带路吧!”

  “喏。”

  话罢,一行人便形色匆匆的往公子旅的大营而去。待快到大营时,老远便瞧见了叔与几名剑客形色匆忙的往这边而来。见到郑月安,几人连忙迎了上来。

  不待叔说话,郑月安便道:“何事使君如此慌张?”

  叔一边迎着郑月安往大营走,一边道:“下午公子便着人唤姬,知姬是去散心解闷,便未在询问。只是方才不知为何突然有百名郑人携带利器与士兵起了冲突,得知姬尚未回营时,公子便动了怒,这便着人四处寻姬......”说话间一行人便到了公子旅的营帐。

  “姬既已回,诸位便且先行归岗吧!如今身处郑地,诸位也当谨慎行事才对!”

  “喏。”冲叔抱了抱拳,那几名脸生的剑客便转身离开了。

  与郑月安对视了一眼,俩人便先后入了营帐,宽儿至帐外等候。 此刻,一袭白色亵衣的公子旅正一脸冷意的盯着下首的几名男子,看那些人的打扮,倒像是士卒首领一般的人物。而侧首的几名食客也具眉头紧皱,唯有公子子明一人手持酒樽,悠闲的很

  “郑姬。”

  俩人才入账郑月安便被公子旅叫住了。

  郑月安盈盈一福:“夫主。”

  “方才去了何处?”他的声音不温不火,听不出丝毫情绪波折。

  这一问,使得众人齐齐看向郑月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