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妾先去观了此处地形,而后......”郑月安顿了顿,抬眼将众人的神色一扫眼底,继而道:“而后妾查看了粮草等区域。”

  话一落音,一食客便道:“你一妇人不在车内歇息,何以四处奔走?”

  不理会那人,郑月安眉尖一挑,冲着公子旅继续道:“然,妾观那地形,得知此处地势较高,城内地势要偏低,河水是从出贯入城内。那河水清冽无染,城内百姓定会食用此水。如今将士们在此洗浴,人多水必污,定会因此和城内百姓起争端。而那放置粮草之处也并无甚人看守,一到郑地,将士们便如此一派的懒散之气,若因此混入一些宵小之人,那.......”说到此处,她用广袖掩口,‘咯咯’一笑,道:“诸君在此,妾一妇人倒是卖弄了。望诸君勿怪才是!”她说的头头是理,却又语气带着张狂,使得众人一阵哑然。

  就在此时,帐外突然又是一阵骚动,接着便有一名剑客走了进来。是文山。只见他脸色凝重地冲公子旅叉手道:“禀公子,方才我等奉郑姬之劝加强粮草戒备之时,发现了几名行为鬼祟的兵卒,这些人身上皆携带火石,并在粮草车下放置了干草,欲将引火焚烧粮草,如今这些人已被捆绑押送帐外,等候公子发落。”

  这话一落音,帐内便是一片喧然之声。

  一食客道:“那些欲将引火焚烧粮草之徒可是郑人否?”

  “然。”文山摇了摇头,扭头看立于身侧的几名宋军首领道:“经过=我等查问,这些人皆是宋人。”

  顷刻间,帐内喧然声更甚。

  方才那食客又皱眉道:“兀那剑客,尔可知此事非同小可,需甚言才是!”

  文山看了那人一眼,道:“我等已查问清楚,这些人皆是此番随大军运押粮草之人,今日至郑后,便四处煽动士兵到河中洗浴,尔后趁粮草无人看管之际便欲将引火焚烧粮草。”

  闻言,众人脸色凝重更甚,纷纷皱眉看向那几名宋军首领,而公子旅却是看向立于帐侧的郑月安。此刻,她逗得眼帘轻垂,脸上一片温顺之意,完全没了方才的张狂和讽意。

  在众人逼视之下,那几名宋军首领已然汗流满颊,不住的向一脸悠闲的宋公子子明投以求救的目光。

  宋王将支援郑国的军队交给公子旅,除却公子旅自身的才能外更重要的便是他想借此为公子旅树立威信,需知公子旅在宋为质多年,贤明虽在,但风流之名却更甚。楚公子玳为人自大无容人之心,早已因宋王厚待公子旅一事心生不满,并在内史为宋王挑选大寿之礼时大放厥词,导致宋楚之盟生出缝隙 。如今宋王此举,无疑是向众人宣布若楚公子旅归楚,他愿与其结盟罢了。

  这个时期,畅行的就是诸侯公盟,更何况眼下与宋相邻国的鲁国、郑国皆在战乱之中。

  可现在,五万大军刚随公子旅到了郑国,便立马有人要火焚大军粮草,更是挑拨郑国百姓与大军起了冲突,这不是摆明了要陷公子旅于难堪之境么。

  就在众人陷入深思之际,宋公子子明突然发话了。他‘呵呵’一笑,一脸笑意的看向郑月安说道:“不知此事依郑姬之见,当如何?”

  ‘嗖’地一声,众人纷纷将视线转向郑月安。那几名宋军首领却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宋公子子明,此事滋大,军内出了内奸,且是宋国自己人,不用想也知道此事与那几名公子和世族脱不了干系。只因此番,公子旅抢了他们的风头。

  抬眼瞧了瞧四周,尔后,郑月安一脸惶恐的看向公子旅道:“夫主,公子子明之言着实让妾为难了,妾纵有大才,可也不敢一二再的在诸君面前卖弄啊!夫主......”她的鼻音极重,又瞪着无辜的大眼,那模样当真委屈至极。

  公子旅抿了抿唇,眼中笑意一闪而逝,看了公子子明一眼,道:“无事,姬向来聪慧,如今既子明抬爱,那 你便直言罢。”

  郑月安脸色一僵,抬眼不可置信的看向公子旅,却只见那厮正一脸促狭的看着她。见她看向自己,那厮眼中戏谑之意更甚,仿佛在说:“没错,我就是在打击你,叫你得意,叫你嚣张!”

  “喏。”郑月安敛了敛心神,冲着众人道:“依妾之见,夫主不若立即召集大军,当着郑国百姓与众将士之面,诛杀内贼,一来可以给郑国百姓一个交代,再者也可严立军威。”

  诛之而立军威?

  公子旅眼中闪过一丝精光,扫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诸君以为郑姬此言如何?”

  他这一问,使得众人面面相窥。这妇人,当真是玲珑之心啊!方才此事一出,他们都险些乱了方寸。此时若直接将那些内贼诛杀,不仅是为公子旅在宋军与郑人面前立了威信,更是卖了一份人情与宋国,需知此事若追究,定会使宋国内政掀起一场风波。

  当即众人便连连附和:“善,善,臣等以为此法甚好!”

  公子旅又扭头看向一派悠闲之态的宋公子子明,问道:“如此,子明觉之如何?”

  公子子明‘哈哈’一笑,“旅多虑也,如今这大军将领是你又不是我,旅又何须顾虑至此。”

  公子旅抿了抿唇,厉色看向那几名宋军首领,道:“尔等便依郑姬之言,速速召集大军吧!”

  “喏!”

  “喏...”几名宋军首领皆暗自松了口气,与文山一道出了营帐。

  依我之言召集大军?郑月安眉尖一挑,神色不明的看向公子旅,这厮何以每每都将我拉下水,是嫌我锋芒露的不够多么?

  ‘呜-呜-呜’片刻间,低沉有力的号角声便响了起来。

  那些懒散仰躺在草地上暇寐和三五成群围在一起闲聊的士兵先是一愣,随即便纷纷叫嚷着拾起兵器往号角声所响之处涌去。

  与此同时,与其相隔不远的郑国城内,也是一片闹腾的喧杂之声,百姓们纷纷出门奔赴街头,相互询问着猜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