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郡守府内,内史朱康明一把将怀中的美人推出老远,脸色慌张道:“怎会凭白响起了号角声?快快来人,速去、速去探之!”

  “喏、喏!”那郡守亦是一脸的惊恐,连忙从榻上爬了起来,在侍从的搀扶下往外奔去。

  刚出大门,便见着街头百姓纷纷急行,往城外奔去。那郡守连忙抓住一侍从的胳膊急道:“快、快去问问!”

  “喏、喏!”侍从领命,立马奔赴街间,拦了一形色匆忙的百姓询问了起来。

  “大人、大人!”

  眨眼间那侍从便一脸急色的赶了回来。

  “如何?”郡守急道。

  “听闻傍晚时刻,百姓与城外宋军起了冲突,那些人皆被宋军拘押了起来。如今不到半个时辰便闻城外号角声起,这怕是不好了啊大人!”

  “什、什么?”那郡守似是不可置信的瞪着侍从,身子往后一仰。

  众侍从连忙将他掺住,担忧道:“大人....”

  郡守脸色惨白的靠在侍从身上,急道:“快、快扶我、扶我进去告知内史大人!”

  “喏、喏!”

  在侍从的搀扶下,那郡守微微颤颤的向早已在院中徘徊不安的内史朱康明走去。

  “如何?”见他们进来,朱康明立马迎了上去。

  众人便懦懦的将方才的打探到的消息一一告知了他。

  “此言可是属实?”

  瞬间,朱康明的脸色更加白了一分。冷汗也顺着额头翻滚了下来。

  如今郑国已遭致晋秦两国的攻击,若是此刻宋军再临阵倒戈,那.....

  帐外一片哄乱而进的脚步声响,而郑月安却依然自得地宿于公子旅的大帐之中煮着茶,焚着香。

  “姬,那些郑人果然都是形色匆忙的赶了过来呢!”正是掀帐而入的宽儿。

  郑月安笑了笑,并未答话。

  五万宋军宿于城外,前脚与城内百姓起了争执,后脚便响起了号角声,不吓到才怪呢!更何况此处只是一个小小的郡,并无多少士兵驻扎在此。

  见郑月安不说话,宽儿便止了声,安静的跪坐在她的对面,看她煮茶。

  高台之上的公子旅一袭白衣,手持青铜宝剑,墨发飞扬,在夜色与灯火的照耀下显得飘逸至极,好似仙人。虽是如此,可他此刻身上所散发的凌厉之气却使得众人纷纷垂头不敢昂视。

  夜色笼罩下的五万大军,此刻鸦雀无声般的列队在空旷的原野上。而那些闻声而来的郑国百姓也皆是懵懂无声的立于两侧的空地上。

  扫过两侧的人群,公子旅蹙了蹙眉,冷声道:“此城郡守何在?”

  声过之处,气势逼人,众人不由抖了抖身子。

  半响,从两侧人群的后方传来一道哆嗦的男音:“在、在....”

  众人纷纷寻声而视,只见一个身着官服个子高瘦的中年男子哆嗦的被侍从们拥护着从人群后方挤了过来:“下、下官在此。”

  “尔便是此城郡守?”

  那郡守抹了把额头的汗珠,颤颤道:“然、然。”

  见状,公子旅不悦的皱了皱眉:“尔何以惊惧?”

  “无、无....”

  冷冷的瞥了他一眼,公子旅又道:“郑国内史何在?”

  这一问,却是半响无人应。

  这时,只见一名剑客无声的行至高台下首,与另一名剑客耳语了几句,俩人便带了几名剑客往人群中走去。几人所到之处,众人纷纷退避两侧,不一会儿便只见众剑客提着一名矮胖的华服中年男子走了进来。

  到了高台处,众剑客便将那中年男子放了开来。叔叉手道:“禀公子,此人便是郑国内史朱康明!”

  这是内史朱康明?

  被人松开的中年男子此时也因已腿软一个扑冽歪倒在地。

  当下,郑国百姓一阵骚动。

  高台之上的公子旅居高俯视着那哆嗦成一团的男子,不悦的皱了皱眉,冷声道:“将人押上来!”

  “喏!”一名宋军首领当即领命而去,正是下午与朱康明见面的那人。

  大帐内,望着自斟自饮的郑月安,宽儿疑惑道:“公子并无不许姬前去观看,姬何而不行呢?”

  浅抿一口清茶,郑月安不由莞尔,果然还是自己煮的好喝。

  “茶,只适合用来品尝,并不适合拿来解渴。”郑月安冲着宽儿淡淡一笑:“静下心来,我教你如何煮茶。”

  “煮茶?”宽儿疑惑了。

  “然。”

  见公子旅并无理会自己的意思,朱康明那颗悬着的心这才渐渐的 放了下来。

  骚动声而近,待看清被士兵们押近的人时,那些先前与宋军发生争执的郑人不由一愣。

  那些被捆押着的人里有一半是方才与他们起争执的几名士兵,还有几名却是他们不认识的。

  着人将那些人押至高台,公子旅看向众人,沉声道:“郑宋两国多年相盟,郑国有难,宋国怎能坐视不理?如今我熊旅特奉宋王之令,率领五万大军前来助郑国一臂之力。我等日夜兼程奔赴至此,为了不惊扰百姓,便扎营与此。”说道这里,他冷冷的扫了一眼那几名与郑人起争端的宋军,道:“然,军内却不幸混入奸人,先是挑唆军内士兵与城内百姓起了争端,后是趁粮草无人看管之际,欲将引火焚烧大军粮草。”

  这话一落音,无论是大军还是两侧的郑国百姓皆是一片嗡嗡之声。

  宋军不远千里前来相助郑国,为了不惊扰百姓,特意还将军营扎在城外数十里外的空地,可如今,先是有人挑唆他们与宋军起了冲突,后是有人想引火焚烧宋军的粮草,这不仅是想让他们与宋军失和,更是想让宋军无法相助他们郑国啊!

  刚刚爬起来的朱康明听到这话,当即又是一个扑冽,幸而被身旁的文山一把拽住了胳膊。

  他的脸色此时早已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此刻,他比任何郑人都要明白此事的严重性。

  “如今,这些宵小之徒已被抓获,郑宋两国的盟好,也断不能因此而毁。今夜,熊旅便在此处,给尔等百姓一个交代,给五万将士们一个交代,给郑宋两国一个交代!”说罢,便将手中的青铜宝剑抽出,转身而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