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一刺,那几名宋军首领也纷纷抽剑刺向那些被捆绑着的士兵。

  公子旅抿了抿唇,‘哗’地一声将剑抽了出来,瞬间,那宽大的白色衣袖上便画满了红梅。火光的照耀下,一袭白衣的他,目似剑光,浑身散发的凌气更加迫人。

  他扫了眼台下的朱康明和郡守,沉声道:“两位大人可有意见否?”

  “无、无。”朱康明颤颤道:“公子此举,明智也。下官觉之甚好,甚好!”

  对此,那郡守也连连附和。

  公子旅点了点头,“既如此,那诸位便回去歇息吧,明日一早,大军启程,直赴郑晋边界。”

  “喏、喏。”朱康明连忙附和道。见公子旅下了高台,便迎了上去,掐媚道:“如今这夜间潮气重,您不妨入城一宿,好生歇息一番。”

  公子旅将青铜宝剑递给叔,淡淡瞥了他一眼:“兵在何处将就在何处,明日一早,还望朱大人早些让人打开城门才是。天色不早,朱大人还是早些回吧!”

  朱康明脸色一僵,“然,然,明日一早下官定当亲自开门相迎!”

  “着人备些钱财,偿于那些受伤的百姓。传令下去,今夜加强戒备,明日卯时出发。”不再理会朱康明,公子旅对着宋军将领和叔淡淡吩咐了几句便在剑客们的簇拥下离开了。

  扫了眼那些被拖走的尸体,那宋军首领冲着朱康明皮笑肉不笑道:“内史大人还是早些回去吧,在下观郡守大人好像身体微恙,还是早些回城请巫看看吧!”

  看着那早已被吓晕厥的郡守,朱康明脸色僵了僵,终是不再言语。

  五万大军顷刻便散了个干净,在众首领的指挥下,士兵们列队巡视了起来。

  对于今夜发生的事情,众人皆五味具杂,特备是那些被挑唆生事的郑国百姓,看着手里那被补偿的刀币,皆羞愧难当。

  “你不回帐歇息,跟着我作甚?”快到营帐时,公子旅回头瞥了一眼尾随其后公子子明道。

  公子子明‘呵呵’一笑,凑了过去,“旅今夜甚是威风呢!”

  公子旅不可置否的挑了挑眉。

  一把搭住公子旅的胳膊,公子子明指着他袖子上的血迹笑道:“当真是血染红梅,旅不若将这件衣服借我穿几日如何?让我也威风威风。”

  “呵呵,既如此,那待上了战场,你好生威风便是。”扬了扬袖子,公子旅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道:“这染血的袍子,是断不能再穿了。”

  公子子明连连摆手道:“此番我只是随你出来长长见识的,见血的事儿我不干。”

  他的这番举动惹得众人哑然失笑,宋王儿子若干,也唯有这公子子明一人真性情罢了。

  见众人这般,公子子明当下便一阵嘟囔:“罢了罢了,我还是回帐歇息算了,明日又要折腾了,唉!”边说着,打着哈哈离开了。

  看着离去的背影,公子旅不由摇了摇头:“从今日起,公子子明的贴身剑客多添四名宗师。”

  “喏!”

  如今身处郑国,公子子明不仅是一国公子,更是公子旅的表亲,理当如此。

  待众人才簇拥着公子旅入了营帐,便止住了脚步,随即便无声地退了出去。

  此刻,那本该置满竹简的木几上此刻正趴着一个熟睡的妇人,旁边还坐着一个衬着下巴小憩的侍婢。

  这妇人啊,公子旅好笑地摇了摇头,走了过去,用手捏了捏郑月安的鼻子,尔后挑了挑眉,居然睡的这般香。

  闻声而醒的宽儿恰逢这一幕,当即吓了一跳,身为质子府的侍婢,她不是没见过公子旅笑,而是像这般宠溺的笑却是头一遭见到。

  “公、公子....”

  公子旅点了点头,低声道:“今夜郑姬便宿于此处,你且为她宽衣吧,切莫吵醒了她。”

  宽儿懦懦的应下,公子这是要郑姬侍寝了么?

  见公子旅出了营帐,宽儿这才一脸喜意地将郑月安扶至内间床榻,为她宽了衣裳,并焚 了熏香这才作罢。幸好郑姬方才已洗了浴,不然可就麻烦了。

  见公子旅还未回来,她又将外间那些茶器收了起来,将散在地上的那些竹简也一并收拾妥当后,公子旅这才洗浴回来。

  挥退宽儿,公子旅直接入了内间。此刻那妇人只着了一件薄薄的亵衣,睡姿不甚好,正懒懒的趴睡着塌中央,薄被已被踢至老远,一只白摺小巧的玉足正压在上面。

  见状,公子旅不由好奇的走了过去,将那小巧的玉足拾了起来,捧至手间细细观赏了起来。

  真真是如同美玉啊,为何他以前从未发现妇人的足有如此之美?

  大概是被弄痒了,那只被他捧在手里的玉足此刻还不赖烦的蹬了蹬。

  公子旅笑了笑,将玉足放下,走近将那趴着的妇人翻过身来,尔后倾身上了塌。

  将那妇人搂入怀中,公子旅一会如孩童般调皮地揉揉她的脸,一会又捏捏她的鼻子。

  眼中笑意更甚,这妇人,明明早已醒来却不敢睁眼,是怕他宠幸于她么?

  将怀中的人儿搂着更紧,公子旅不由叹了口气,喃喃道:“还是早了些啊!”

  听着耳畔的叹息声,郑月安心里也不由一阵黯然,随即又赌气般的将头往公子旅身上凑了凑。虽是初夏,但天气也渐渐热了起来,谁叫你方才摸过脚后又来摸我的脸呢!

  随着她的动作,公子旅却是无声笑的更欢,直接一把将她的头紧紧扣入怀中,压的她直接呼吸困难了起来。不到一会儿,她便一把将公子旅扣在她脑袋上的魔掌推开,昂起头来,怒视着公子旅。

  公子旅却是疑惑道:“怎么醒了?可是太热了?”

  郑月安愣了愣,随即瞪着大眼,小嘴一撅,委屈道:“夫主,是你吵醒妾了!”

  “呃?”公子旅哑然了,他以为这妇人会报复回来,没想到她却.....

  见公子旅愣愣的看着她,郑月安不由眨了眨大眼,“夫主?”

  “无事。”公子旅苦笑道:“你这妇人,真真如狐啊!”说着边松了松搂着她的手,尔后一把将她的头按了下去,淡淡道:“睡吧,明日卯时便要拔营出发了。”

  又说她像狐狸,狐狸身上那么臭,她哪里像狐狸了?

  郑月安委屈的撇了撇嘴,将手搭在他的腰间,嗅了嗅他身上的太阳气息,低声应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