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咯吱’一声闷响,城门被打了开来。以内史朱康明为首的一行人在火把照耀下形色匆匆奔向早已聚集在城门外被大军拥护着的一辆紫檀木马车,却不料半道就被剑客拦了下来。

  此时,五万大军的聚集处早已被众多的火把照了个通亮,宛如白日。

  见被人阻拦,朱康明连忙冲那剑客笑道:“在下是郑国内史朱康明,如今有要事面禀公子旅,还请君代为通报。”

  “面禀公子旅?”那剑客皱眉道。

  “然,然。”朱康明抹了把额头的汗珠。

  “大军出发在即,尔等此举莫不是要耽误大军行程?”

  见那剑客如此,朱康明也冷了脸色,沉声道:“君此言诧异,我等确实有要事需面禀公子旅,我劝尔还是速速让行的好,莫要耽误了要事,累了自己性命!”

  被他这样一激,那剑客也恼了起来,正与反驳,却被人抢了先。

  “尔可是郑国内史朱康明?”来人正是一脸深沉的叔。

  “然,然,下官正是。”

  叔扫了几人一眼,道:“既如此,那便速与我去面见公子吧!”

  “甚好,甚好,我等也正有要事需面禀公子旅。”朱康明连连应道。

  “诸位请随我行。”叔点了点头。

  朱康明一愣,随即回头瞅了瞅不远处紫檀木马车,难道难道这不是公子旅的车驾?

  待一行人行远,这时马车中突然响起一道慵懒的声音:“方才是何事喧哗?”

  “禀公子,是郑国内史一干人等有要事面禀公子旅,便行至此处。”

  “哦。”车中那人怏怏的止了声儿,好半响,突然小声嘟囔道:“潮气这般重,居然不宿于车中,是恼了我么?呵,定是受那妇人.....”说道此处,便又无了声音。

  护在车外的那些剑客武士不由齐齐抹了把冷汗,这公子子明也不知昨夜抽什么风,居然半夜穿着件亵衣不顾剑客们的阻拦闯进了公子旅的营帐,结果被发怒的公子旅着人给扔了出去后,今日一大早又在大军拔营之时钻入了公子旅的马车之中,待会儿也不知会不会再被公子旅给扔出去。

  在众剑客手执火把的照耀下,一袭黑衣的公子旅立身于一匹骏马身畔,他用手拍了拍马儿,眨眼白驹过隙,他已有六年未曾见过此等骏马了。这马鬃毛长而光滑,体而健硕,腿粗如桩,真真是匹良驹。纵使宋王的那匹千里之驹,也是不及的。想不到这小小的郑国边城,居然还有此等良驹。

  抬头看了看天色,公子旅皱了皱眉:“怎如此磨蹭?”

  几名剑客相视一眼,文山道:“公子请稍后,臣这就去.....”话还未说完,文山便止了声,看着叔领着一行人往这边行来。

  “公子,郑国内史已到。”

  回过头来,公子旅扫了几人一眼,一边逗弄着马儿,淡笑道:“倒是匹良驹,内史大人倒是有心了。”

  “哪里,哪里,能入公子的贵眼便好。”朱康明掐媚道:“下官在都城老宅倒是收藏了不少此等骏马,公子若喜欢,改日去挑便是。”

  “呵呵,届时,旅定当多挑几匹,内史大人莫要不舍才是。”

  “不敢不敢,只要公子喜欢便好。”朱康明抹了抹额头的汗珠,取出一个布裹双手奉了过去,正色道:“这是半个时辰前从郑都传车而至的急简,请公子查看!”

  传车,既这个时代驿站的专用车辆。

  “传车之简?”公子旅蹙眉接了过去,就着火光的照耀将金丝笼袋解开,取出竹简翻了开来,那竹简之上还盖着鲜红的玺印。目过一处,眉皱一分。

  ‘哗啦’一声,公子旅将竹简合上,蹙着眉头渡了几步。这时,与朱康明一道前来的一位麻衣汉子上前几步,沉声道:“公子,兵符在此。”

  兵符?

  瞬间,众人不由倒吸了口凉气,皆猜测纷纷的看向那麻衣汉子,就连朱康明与那郡守亦是如此。

  虽是如此,那汉子却是丝毫未动,仍是双手恭敬地奉着兵符。

  此时,火光照耀下,那麻衣汉子脸上一道泛红的伤疤显得狰狞至极。

  公子旅抿了抿唇,沉声道:“尔是何人?”

  那麻衣汉子恭敬道:“下官名,是都城大营一名裨将,今特奉大王之命护送急简兵符至此。”

  裨将,类似于副将军。

  公子旅并未接过兵符,只是淡淡的看着那人:“既是裨将,为何只有你一人至此?”

  那唤名的既是裨将抬眼看了眼公子旅,脸色凝重道:“为了早日将急简兵符传至公子,大王特派遣了武士、宗师各二十人与名一道前往此行。因大王有令,着我等务必在公子入许新之前截住公子,我等便行了小路,岂料路上遭小人所算计,几十余人,只有名一人侥幸逃出。名,羞愧矣!”说道此处,名形色哀伤,倒不似作假。

  只是,众人的脸色却是更加凝重了起来。

  接过兵符,触手微凉。这兵符是用石玉雕刻而成,呈老虎形状,不过却只是一半。兵符向来一分为二,一半在将领的手里,一半在君王的手里,危机时刻,两半兵符合二为一,便可随即调动任何一处兵马。手中这块兵符,菱角分明,色泽鲜亮,毫无磨损之处,显然用的很少,定是历代郑国君王所持的那块了。只是如今,却给了他,楚公子旅。

  短短七日,郑国竟然接连丢了三座城池,这秦国此番怕是对郑国起了吞并之心啊!

  如今天下大势,一国动,天下动。眼下齐王与各路援军还在与西戎对抗,因此无暇理会郑晋纷争。可这秦国,分明是想借此之机,吞并郑国,从而入主中原 啊!

  这 秦国,果然是虎狼之国。难怪郑王会毫无顾虑的将郑宋边境的防军调至秦郑边境,原来是被迫如此啊!只是,既如此,那宋王为何不趁此分一杯羹,反而不远千里,派兵相助郑国?

  如今乱世,郑王何以对他一介质子王孙这般器重,居然妄想他率领大军攻退秦国,呵,这郑王莫不是老糊涂了,忘了他是在宋国为质的楚公子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