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话一落音,那些秦人便齐齐高声吼道:“开城门!"

  “开城门!”

  “开城门!”

  “ .....”

  那些吼叫声整齐划一,一遍高过一遍,城外百里皆可听闻。

  那郡守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脸哀戚的看向身畔的一位城门将领,道:“如今之见,难道我等真的要开门请降么?”

  “将在城在,城破将亡!”那将领眉头紧锁,扫了眼那些与士兵一同守护城门的剑客与游侠儿们道:“过了这座城池,秦兵还会陆续攻打其它的城池,若是每一处城池皆如我们这般不战自降,那我郑国必将亡矣!我郑人虽无能,但绝不能懦弱啊!”

  郡守叹息道:“可这样下去,众将士们不是相残而食便是被活活饿死啊!”

  “相残而食!”随着拳头‘嘭’的一声砸在城头的石砖上,鲜血也瞬间涌没了出来。

  那将领抿了抿唇,一脸厉色的看向楼下那群叫嚣的秦兵冷声道:“左右不过一死,但做奴隶却比死更可怕。既然想要逼迫我等手足相残,不战自降,那大人不若召集所有儿郎们,开门一拼!”

  郡守看了看他,最终咬牙应道,将所有士兵剑客游侠儿召集于楼下。

  见郑人纷纷从城楼消失不见,秦兵皆以为是郑人惧了,不由更加得意了起来。

  就在此时,四周突然响起了哄哄的巨响声,那响声声势巨大,仿佛有千军万马向这边奔来,使得众秦兵当下变了脸色,就连坐下的马匹也急躁不安的抛起马蹄。

  “速速去探之!”那将领对着一名副将急道。

  “喏!”

  见那副将带着几名秦兵领命而去,其余人也皆忐忑不安的四处张望了起来。

  与此同时,城内的郑人也皆纷纷争先恐后的奔上城楼,俗话说登高望远,待见到黑压压一片千军万马向这边急行奔来时,郑人不由欢呼了起来。从这个方向而来,定是援军无疑。

  “将军...将军....”

  一声沙哑的呼叫声, 正是一名方才与那副将一同出去打探消息的秦兵策马跑了回来。

  此时,只见他身形狼狈至极,连头盔也不见了踪影。他一边策马一边大声朝这边叫道:“是宋军、是宋军攻来了!”

  “什么?”那将军眉头一皱,待那秦兵走进,便就着马上一把扣住他的衣领,厉声道:“你可看清楚了,当真是宋军?”

  “是宋军无疑!”那秦兵一脸哀戚道:“那宋军来势汹汹,万人有余,副将军与其他人皆因逃躲不及而被宋军投来的乱箭射杀了。”

  此话一出,众秦兵纷纷惶恐了起来, 当下便如同蚂蚁般炸开了窝。听闻郑宋两国向来较好,此番宋军也定是前来相助郑国的。可他们此番却只有几千人罢了,若真是与宋军对上,那他们是必输无疑的啊!

  眨眼间,那哄哄的巨响声又近了几分,就连大地也随之颤抖了起来。在马匹不停的嘶叫惊慌声中,不少秦兵被甩了下来。瞬间,早已列队好秦国大军便乱了阵型。

  “咚-咚-咚”

  “呜-呜-呜”

  此时,战鼓与号角齐齐响了起来。秦军也随之更加慌乱了起来。

  楼下慌乱成一团的秦军让郑人更加确定了那些突如其来大军身份。那将领与郡守齐齐松了口气,而后,那将领便满脸激动的看向众人高声道 :“儿郎们,我们盼了七日,总算将援军盼来了,如今,那些围困了我们七日,夺我城池,屠我郑人的秦军就在城下慌如乱蚁,我们不若开了城门,与众援军里应外合一举歼灭了他们,以解心头之恨!”

  他的声音郑重有力,面带激色,当下使得众人便齐齐响应了起来:“开城门,杀出去!”

  “开城门,杀出去!”

  “杀出去!杀出去!”

  “......”

  见城楼上的郑人叫嚣了起来,秦军当下更加慌乱了起来。那将领一边安抚着大军一边与身旁的另一名副将道:“看着样子,我等怕是来不及撤退了,待宋军过来,你定要见机逃出去,将此事告知大将军。”

  见那副将欲反驳,那将领便厉声道:“修要多言,这是军令!”说罢,便又冲众秦兵们高声道:“将士们,莫要慌张,莫要忘了你们是秦国的好儿郎。”

  这一声夯实有力,不少秦兵纷纷止了声儿。

  “我们从西陲之地前进至此,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入主中原,为的是不在让秦国的百姓......”话未说完,便被马蹄的哄哄声给打断了,循声望去,只见一些宋军骑兵正挥舞着长戟奔了过来。

  那些宋兵来势汹汹,长驱直入,根本不给秦军任何反驳的余地。待秦军反应过来,宋兵已经掉头再次攻了过来。

  那秦军将领急忙高声吼道:“莫要慌,速速列队!长矛步兵速...啊!”话未说完,便被一支利箭射落坠马。

  “将军!将军!”见状,那秦军副将瞬间红了眼眶,急急策马奔了过去,无奈众秦兵实在慌乱过甚,一时间根本无法冲过去。

  正在此时,只闻‘咯吱’一声巨响,近在咫尺的城门也被打了开来,那些被围困已久的郑国士兵与剑客游侠儿们一道红着眼眶挥着长剑与长矛冲来出来,直奔慌乱一团的秦军。

  战马的嘶鸣声、将士们的呼叫声和那如雷声般的马蹄声以及兵器的撞击声瞬间汇成了一曲壮丽而凄惨乐声。

  对于杀红了眼的郑人与来势汹汹的宋军来说,那慌乱一团的秦军着实不堪一击。

  而那后续到来的宋军则在公子旅的指令下并未冲过去与众人一道杀敌,却是立于十里外的空地中冷冷瞧着这一场血泪混合的厮杀。

  良久,待秦军就要 被屠杀完时,立身于战车之上的公子旅终于发话了。

  “传令下去,着宋军一律退避两侧!”

  “喏!”

  这话一出,便立马有人策马前去传达他的命令。

  郑人名则是一脸喜意的冲公子旅叉起了手,“谢公子恩德,我郑.....”

  “无需多言,君且去便是!”公子旅点了点头,将他打断。

  “喏!”

  名欢喜的策马朝那厮杀成一团的战场冲了过去,一边将跨在腰间的青铜剑抽了出来,眨眼便与秦军厮杀了起来。

  一场激战后,遍地残红。看着那些被屠杀的秦军尸体,一名郑人不由嗷嚎大哭的跪倒在地。

  他的哭声中带着激动,夹杂着凄凉,瞬间感染了所有郑人。就连一些宋军也不由红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