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有公子旅与五万大军的坐镇,无疑是让郑人吃了颗定心丸。大军入城安顿后,公子旅也并未再调遣郑国其它的军队,而是先派暗中四处收集粮草,再着人深入敌营打探军情。一时间,五万宋军驻扎的城池平静至极,这也让那些前来打探军情的秦军纷纷晕了方向。

  山沟里,一袭简装的公子子明懒懒的靠在一棵斜卧大树上打着盹儿,身边护拥着几名武士。而郑月安则正与几名剑客们忙碌的将用竹筒盛至的汤药倒入溪流中。

  这溪流的尽头便是二十几里外的湖泊,那些驻扎在郑地的秦军们日日饮用的也皆是此湖泊的湖水。两天前,他们一行人虽郑月安行至此处,将地形摸清后,郑月安便让随行的巫医调制了一种能使人呕吐晕阙的汤药。将这种汤药混入秦军饮用的水源中,为的就是给他们制造水土不服的恐惶。由于湖泊那里有秦军看守巡逻,郑月安便只好从二十里开外的溪流中下手。

  这些竹简足有三十几罐,汤药的浓度也是按照郑月安的吩咐所调制。将这些汤药散完,郑月安抬手拭了拭额间的汗水,道:“什么时辰了?”

  抬头看了看天色,柳明道:“已过申时,秦军大概也要到此取水了。”

  郑月安点了点头,扫了眼不远处的公子子明道:“让众武士先护着公子子明退回山洞,其余人简装从行,随我一道入山间寻找熬制的药草。”

  柳明一愕,踌躇道:“姬不若也随之歇息,寻找草药一事,交与我等便是。”

  “呵呵。”郑月安笑了笑:“无事,再者此番入山不单是为了寻找药草,此处地形,我需亲观一遍才是。”

  “喏!”见她这么说,柳明便只要应道。

  得知郑月安与众剑客要去寻找药草,公子子明便要与那些武士们一道前去帮忙,然 ,郑月安却笑眯眯的告诉他,人多坏事。于是,当下公子子明便愤愤的带着武士们回了山洞歇息。

  夏季的夜晚,就连蚊虫也格外张狂。那些从西陲之地而来的秦军们大多都被折腾的不成人形。

  “大将军,那楚公子旅不过是一为质多年的风流王孙罢了,而我们的将士则是出自虎狼之国的大秦,对一黄毛小儿,何惧之有?”秦军的主帐内,一名毛脸大汉脸色不满的看向主位男子。

  那男子大约三十出头,身着宽袖锦服,生的虎头燕颔,正是秦国大将由余无疑。

  此时,只见他那一双烁烁生威的俊目淡淡扫了那毛脸大汉一眼,道:“尔短见了,那楚公子旅倘若真的那般不堪,又何以为质多年,不但贤名不减,反而博得了宋王的赞赏与信任?”

  毛脸大汉一怔,随即懦懦的驳道:“那是宋王老矣,识人不清罢了。”

  “呵。”由余不怒反笑:“那依尔之间当如何?楚公子旅那厮狡诈多端,自那日入城后便未在有任何动静,就连探子也无法入城探知。如今我等连敌情都尚未探知,难道便要盲目出兵攻打与他?”

  被他这样一说,那毛脸大汉懊恼的看了其余几人道:“将士们自西陲之地而来,本就水土不服者甚多,如今这炎热之季,蚊虫也多矣,近日来就连病倒的将士也越来越多,这样下去,大军危矣啊!”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的忧色更甚,另一名副将便也叉手道:“大将军,阳伯将军此言有理啊,若是我等长期这般与其对持,却止步不攻,常此下去,粮草也危矣啊!”

  就在众人嗡声之际,一名士兵突然形色慌张的跑了进来,冲着众人叉手道:“禀告诸位将军,军内许些将士用完晚食之后,突然呕吐不止,如今此事已传至军内,将士们已人心慌乱了起来。”

  “什么?”那名唤伯阳的毛脸大汉突然站了起来,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士兵,“可方才我巡视之时还并未见此事啊!”

  那士兵摇了摇头,“我等也不知是何故,现在军内巫医也皆忙乱不堪为将士们看诊。”

  抿了抿唇,由余沉声道:“尔是说将士们是在用完晚食之后才出现此状?”

  此话一出,众人皆纷纷止了言语,一脸凝重的看向那士兵。

  士兵摸了摸额头的汗水,道:“喏。”

  ‘哗’地一声,只见由余将搁放在几上的宝剑跨在腰间站了起来,沉声道:“尔且速速领路!”

  知他这是要去察视军情,那士兵连忙点头应道,转身为众人领路。

  一路行去,所观之处,不少秦兵脸色惨白的躺在草地上哼唧着,也有人三五成群的一脸惶色的讨论着什么。

  由余行至一顿蹲身为士兵看诊的巫医身畔,道:“如何?”

  见是他,那巫医正欲起身行礼却被他拦了下来,当下那巫医脸色凝重道:“似是中了暑毒无疑!”

  “暑毒?”由余皱眉道:“何时可愈?”

  巫医摇了摇头,道:“此毒颇为凶猛,若是好生调养,则可恢复。若反之,则危矣呀!”

  这话使得几人脸色一变,性子急躁的伯阳真正欲出声却被身畔一人拉住了。

  由余直起身子,扫了扫周围,尔后冷声道:“传令下去,将众患者分开安置,由巫医诊治。着大军加严戒备巡逻,若有人胆敢造生事端,杀无赦!”

  “喏!”一名副将领命而去。

  由余回头看了其他几人一眼道:“尔等也当多加巡视大军!”

  “然。”几人齐齐叉手应道。

  点了点头,由余接过士兵牵来的骏马翻身策马离开军营。

  暑毒?

  他才不信,他只信事出必有因。

  此时皓月当空,一池蓝色的湖水在月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

  翻身下马,行至湖边,不少鸟禽因此展翅惊飞。

  由余蹙了蹙眉,看样子,这湖水并无异常。正欲离去,突然闻见‘哗’地一声响动。

  回过头去,只见那本是波光微漾的湖水此刻波动更甚。

  松开马缰,将手握至腰间的剑柄,轻声渡了过去,可那湖水却再无动静。

  莫非是收藏点击太过惨淡,让小白娘亲失去了更文的兴趣,故而才这般逗弄于他,框他来了此处,却又让他毫无收获?由余摇了摇头,看来还是得多赚些鲜花撒给小白娘亲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