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传令下去,明天此时,我要在这里看到所有管事之人,文远亦是在列。”

  “喏。”松与曾齐齐领命应下。

  就在俩人要离去之际,郑月安突然又将俩人唤住,笑眯眯地看向曾道:“此事只需松一人去行便可,君若也离去, 此处谁为主呢?”

  闻言,松亦是点头道:“君此言有理,此事我一人便可,你且留在此处,听从君的差遣吧。”

  曾嚅了嚅唇,最终还是道:“然。”

  待松离去,郑月安这才入了坐,看向杵在那儿的曾调侃道:“怎几月不见,君却变得如此呆板木讷,莫不是有人欺辱于你?”

  她的话使得曾两色一红,呐呐道:“君玩笑也。”

  呵,还知道她说的是玩笑话啊!

  “如此,君还不入塌否?”

  “然、然。”

  见他乖乖地入了塌,郑月安这才收敛了笑容,看向那一直不曾言语的华服男子正色道:“不知阁下可是乐凌阳君否?”

  她这一问使得几人一怔,好半响才听曾好奇道:“君怎知他是乐凌君?”

  郑月安莞尔一笑,道:“听说这乐凌君琴艺精湛,故而才敢自荐于郑.....”

  不待她说完,那少年便将她打断,洋洋道:“那是当然,若非如此,谁敢去郑王面前卖弄啊!”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狐疑的看向郑月安,“诶,你还未说你是如何得知我阿兄便是乐凌君的呢!”

  原来是两兄弟呀,难怪容貌如此相像。只是这两兄弟之间的性子也相差太远了吧,一个性子活跃如孩童,一个却是深藏不漏,只是,让她更加好奇的是,这两人是如何同曾他们走到一起的,且还让他们如此信任。

  见郑月安不语,那男子终是笑了笑,对她执酒相向,道:“在下不才,乃是卫人师涓也。”

  什么?卫人师涓?

  闻言,郑月安不可置信的看向那男子,疑道:“卫国乐师师涓?”

  听闻郑月安如此称呼,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却仍是笑道:“然。”

  看他的言行举止倒不似作假,天呐,难道他真的就是那个创作四时之乐的卫国著名琴师师涓?

  早前听说师涓以弹琴著称,他记忆超群,听力非凡,有曲过耳而不忘的本领。他的歌曲和乐曲风格新颖,曲调轻快活泼或细腻深沉,脱离了雅颂的老框框,故而很得这个时期的人们喜爱,就连当时的卫王灵公也很是赞扬,还经常给予他丰厚的奖励呢!

  想到此处,郑月安当即便离了塌,行至师涓塌前,冲他郑重的行了一揖,道:“方才不知是先生大驾,故而有所冒犯,还望先生见谅!”

  这个时期,先生泛指长辈和有学问之人。

  见郑月安言辞诚恳,不似作假,师涓便也连忙起身亲自将她扶起,笑道:“不过一被驱逐之人罢了,君,勿要多礼。”

  “然也然也。”郑月安眨了眨眼:“有道是:礼多人不怪也,先生此言却是差矣了。”

  此时的师涓不过三十出头,虽因蘧伯玉迫害离国一事而受打击,但举止间也透漏这一股子成熟男子的气息。故而,对于郑月安此言,他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见状,郑月安便也不在调侃他,扭头看向那少年问道:“不知君如何称呼?”

  少年撇了撇嘴,不太耐烦道:“卫英。”

  知道他是因自己敲晕了他并盗走他衣服一事而对自己抱有成见,郑月安便也不在与他计较,只是笑着点了点头,看向师涓道:“如今天色已晚,先生与令弟不若早些歇息,待明日,乐安再去拜访先生,向先生请教琴律如何?”

  “哦?君懂音律?”

  闻言,师涓诧异地挑了下眉尖。

  “然。”郑月安颇为含蓄点了点头:“略懂皮毛罢了。”

  她的举动使得曾嘴角一抽,这妇人,明明琴艺那般精湛,如今这般,不是糊弄于人吗?

  师涓却是哈哈一笑,道:“观君言行之间颇有一番风范,如此之人,既懂音律,那便断不会是只懂皮毛了。”他扫了眼卫英,接道:“天色已晚,我与卫英也当告辞了,明日再与君细叙。”

  “然。”郑月安欣然而应。

  待送走师涓俩人,郑月安便蹙眉道:“这师涓不是隐匿卫国乡野了么,怎么会同尔等一同宿于此处,且还成了郑国乐师?”

  知晓郑月安定会有此一问,曾便也不隐瞒,当下便将郑月安他们离郑后所发生了的事情给一一道了出来。

  原来,那日自郑月安他们出城的当晚内史朱康明便带着数百名剑客,兵卒与王宫的武士去往他们所住的府宅缉捕他们,只可惜他们却晚到了一步,早在几个时辰前,那座府宅便人去楼空了,朱康明恼怒之下便令人放火将那府宅焚烧了。

  府宅虽被烧毁,但躲在地道里的他们确实无碍的。一行人在地道里避了几日后,那场风波也因郑晋边界之事烟消云散。

  于是众人便趁此之机化作行商之人,用郑月安交给他们的行商之法潜伏在郑都,并暗地里联络那些早先被郑月安安插在郑都各权贵世族之家的暗桩,开始插手郑国各种商业。也是因此在一次离都行商之际救获了逃难的师涓兄弟二人。

  那师涓虽说被蘧伯玉迫害离开卫宫,隐匿在乡野,但自从卫国覆灭后,内地各王孙世族为了割据一方土地而争斗不断,因此他们便只好流落到郑、晋国、卫三国相交的边界生存。谁知此番的突然升起的郑晋之战到底还是殃及了处在两国相畔的他们,使得他们不得不于随同众灾民一道逃离卫国。

  逃亡途中他们常常遭遇流匪多的攻击,流匪们不仅抢夺财物,掳绑妇女,还将体壮之人掳去市场充作奴隶贩卖,凡有抵抗者一律当场诛杀。那师涓兄弟二人便是其中所遭遇不幸的俩人。

  好在当时文远因为需要人手,刚好当时在贩卖奴隶的市场挑选奴隶,那二人当时虽衣衫褴楼,但却也被文远慧眼识珠,一眼挑中了师涓,因此当场便不惜花费重金,将师涓买了下来。

  在得知此人便是大名鼎鼎的卫国乐师师涓后,文远便对其礼遇有加,并将其之弟卫英也一并买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