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三日后,众人便就到了驻扎在郑晋边境的郑军大营。不同上次的是,公子旅当场就亮出了兵符。此刻,一袭黑衣华服的他贵气逼人,他一手执着虎形兵符,傲慢地挺立在大军之前。

  见兵符者,如同亲见郑王,当即在场的数万大军包括与公子旅随行的一干郑人都齐齐地跪拜了下去。

  公子旅一挥衣袖,没有唤众人起身,而是沉声对着此番前来接替大将军一职的名道:“传诸将,主账议事。”

  “诺!”

  当即,公子旅的口令便一遍又一遍地传了下去。几名将领们也纷纷起身簇拥着公子旅往主账而去。

  “郑姬。”

  一道带着敬意的男声在郑月安的身后响了起来,郑月安回过头去,却文山正叉手看着她。郑月安微不可见地挑了下眉尖儿,尔后扫了眼周围,低声道:“与公子通行的郑姬此时身处郑宫,君莫要口误的好,以免招来麻烦。”

  文山脸色变了变,讪讪道:“然。”

  此时已过晌午, 但太阳却依旧火辣的烤照着大地,就连空气也闷的呛人。郑月安扫了眼漫天飞舞的蜻蜓,不由蹙了蹙眉。她转身看着身后的一干众游侠儿,沉声道:“观此气象,大约顷刻就会有暴雨来袭,诸君需速速散开,寻找避雨之处才是。”

  闻言,众人虽有疑惑,但却仍是依言速速分散了开来。因是与公子旅虽行的人,所以那些郑军也不敢怠慢了他们,倒也纷纷为为其引路,邀其入账。

  眨眼间,天地已然变色,就在前刻还漫天飞舞的蜻蜓们此刻也早已不见了踪影。一郑军首领模样的男子见郑月安气度不凡,且又为随行之人所敬,便误以为她是公子旅门下的谋士,当即便邀她同文山几人入账避雨。郑月安欣然而应。

  几人前脚入账,滂沱大雨后脚便就泼洒了下来。幸而郑军此处扎营之地地形偏高,否则此刻,像现在这种扎营的技术,营帐甚危也。

  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左右,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总算停了下来。太阳再次透出面孔,从淡白的云层中钻了出来。在阳光的照耀下,一切的景象都骤然变得清晰了起来。

  郑月安提步出了营帐,行至无人地段张开双臂,贪婪的呼吸了起来。大雨过后的空气里虽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泥腥气息,但在这时代,没有被化学污染的空气,一切都是美好的。

  这时,不远处的大军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喧嘫的声音,循目望去,却是不少士兵指着天空中出现的两道色泽不一的彩虹说论着什么。郑月安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在现代,这情况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景象而已,可在这两千多年以前的时代,却成了神明的某种暗示。

  待回了大军驻扎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在得知叔已为她另行安排了营帐后,郑月安便在与众人一同草草用完食后回了营帐安歇。

  迷迷糊糊中,也不知过了多久,一直睡的不甚踏实的郑月安却突然被一阵轰轰的震响声吵了醒来。以为是大军有变,郑月安便立即坐了起来,可随即,她却又觉得不甚对劲,方才睡梦中的那阵轰轰的震响声,仿佛就像是她的错觉般,此刻了无踪迹。

  蹙眉片刻,郑月安突然又趴了下去,以耳贴榻,这个时代的床榻甚矮,是以,方才的那种轰轰震响声此刻再次清晰地传入了她的耳中。郑月安的脸色当即一变,一个挺身便下了榻,随意地将身上的衣服理了理,她便快步地往帐外行去。

  她的举动惊动了正在公子旅营帐外巡逻的文山几人,见她形色匆忙,文山当即便凑了过来。

  “君,可是有事乎?”

  郑月安没有直接回答他,而是扫了眼他身后那灯火通明的主账,沉声问道:“公子此刻可有安歇否?”

  “无。”文山摇头道:“公子还在与众郑将商讨退晋之事,君,可是有事乎?”

  只要他没睡就好。当即郑月安便道:“君请速速禀告公子,有敌军趁夜来袭。”

  什么,有敌军偷袭?闻言,文山满是不可置信地看着她。

  郑月安蹙了蹙眉,又道:“此事千真万确,君且速禀为善。”

  “诺、诺!”见郑月安不像是在说笑,文山便立马转身往主账大营跑去。

  这时,方才还在原地与他说着话地郑月安早已不见了踪影。

  “什么?你说有晋军来袭?”

  主账大营中,听了文山来禀的话,众人皆变了脸色,其中一郑军将领满是不可置信的盯着文山道:“君此言从何得知也?”

  文山抿了抿唇,看向首位的公子旅道:“此言乃是公子门下一等食客郑君所言。”

  闻言,众人便不由纷纷看向公子旅。即是一等食客所言,那便不会有假了。只是,现在他们所需要等待的便就是主帅公子旅的命令了。

  公子旅 蹙了蹙眉,尔后起身在账中渡了几步。突然,他转身看着文山道:“那郑氏月安现在何处?”

  听闻公子旅直唤郑月安的名氏,文山一怔,随即便摇头道:“臣不知也。”

  公子旅抿了抿唇,又道:“速速着探兵探其军情!”

  “诺!”文山叉手,领命而去。

  这个时候晋军来袭,二十几万大军却无一人知晓,这无非是因为白天下过大雨的缘故。大雨过后的夜晚要显得比寻常之夜凉爽一些,因此,晋军便料定了郑军会贪图凉爽而沉睡,这才会趁夜突袭。

  公子旅又在账内渡了几步,他行至大将军名的身前,沉声道:“大雨过后地湿,且会聚有水洼泥坑,是以,此番晋军不会全巢出动也,所行之速亦不会如同寻常之速,那些战车步兵也定会拖其行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尔后又接道:“尔需速速召集四万骑兵与弓箭弩手,伏至敌军所行山丘高处,灭其烛火,待敌军行近,再攻之。弓箭弩手在前,骑兵押后,此番定要让其有来无归!”

  四万人马,对于此刻前来夜袭他们的晋军来说不多也不少。当下,大将军名便与其他几名副将领命而去。

  作者有话说文文到了这里,已经是连续更新的第61天了,有时回头看看文文的成绩,小白真的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亲们,你们忍心看到媚色一天有时只有百来个点击和0个收藏么?o(╯□╰)o小白无力了,特么无力~~~萧风瑟瑟的媚色途中,实在是倍感无力也!哀哉也!悲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