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为了不惊动前来偷袭的晋军,在召集大军时众人也没擂鼓吹号,就地清点了四万人马后,便按照公子旅的吩咐快速行至晋军要过行的山丘高处,灭灯伏隐,弓弩待发。

  就在众人隐伏不到半刻钟,那趁着夜色掩护的晋军便浩浩荡荡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待到晋军行近,那早已整装待发的郑军们便在公子旅的暗示下万箭齐发,射向山谷。

  瞬间,战马的嘶鸣声和士兵的惨叫声便充斥了整个山谷。

  就在晋军一片混乱之际,山围上又突然响起了擂鼓之声,众人心中一赫,循声望去,只见那四面的山围此刻早已被一条长长的巨龙蜿蜒攀附在上面,它的身畔还立满了郑军骑兵。

  见此情景,不少晋军不由惊恐了起来,这摆明了告诉他们被包围了呀!

  就在此时,那蜿蜒在山围上的火龙忽然撕开了一道口子,在火光的照耀下,只见一辆战车缓缓地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那挺身立于战车之人,白袍黑发,广袖翩跹,好似仙人。

  这时,一晋军将领突然惊呼道:“咄、竟是楚公子旅…….”

  话一落音,本就混乱的大军不由更加混乱了起来,不少人皆冲着吼着要往回退离。楚公子旅,那个一战成神,仅以五万大军击退二十万秦军的楚公子旅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乎?

  看着山脚下那些宛如蝼蚁般溃乱一团的晋军,公子旅抿了抿唇,尔后,大手一挥,沉声道:“弓弩箭手退后,骑兵出列,今日一战,一举歼灭来袭之军,以震军威!”

  “诺!”

  立于他身侧的大将军名立马便接过两支火把,左右交叉着做了几个手势,尔后,便见那些半蹲在骑兵之前的弓弩箭手纷纷躬身退了下去。

  ‘哗’地一声,名抽出挎在腰间的长剑,高声喝道:“冲啊!”

  “冲啊!…..”

  随着他的带领,骑士们便也纷纷挥动着兵器从山丘上一涌而下。

  一时间,山谷之中尽是一片兵器的撞击声和人畜的惨叫嘶鸣之声,空气中所散发的浓浓血腥之味将不远处林子里的不少野兽也唤引了过来。

  夜,格外的热闹。

  当看到那围在山丘周围的长长巨龙时,野兽们纷纷扫兴而退,但却也仍是绕在山丘周围的林子中徘徊不断。

  与此同时,郑月安也带着数百名游侠儿趁夜到了离晋军驻扎不远的一处荒废的村落里。郑晋两国交战甚久,不少居住在两国边境的百姓也因此遭到了流杀和俘虏,久而久之,这些村子便也成了荒废之所。当然,这于郑月安他们来说,却也是最好的栖身之所。

  郑月安将大部分游侠儿留在村落歇息,并嘱咐他们在晋国退军之前,每每到天黑之后,不定时的对晋军进行一次袭击,无论结果如何,得手便退。而她自己则是带着曾与少数几人趁夜悄悄摸进了晋军驻扎之所。

  夜虽已深,但晋军们却依旧戒备森严地严守阵地。郑月安此行本想从敌营粮草之处下手,可无奈晋军实在戒备太过森严,她便只好在摸清晋军分属后,带着几人悄悄潜进了拴放马畜的牲棚中。

  黑暗中,郑月安压了压嗓音道:“诸君且仔细探探,看看此处可有牛否,万不可惊动了看守的兵卒。”

  “诺。”

  几人当即便分散了开来,在牲棚里 查探了起来。

  牲棚甚大,所圈马匹足有千匹之余。大约过了好几刻钟,一游侠儿才摸到郑月安的身侧,低声中带着几丝钦佩之意道:“果然被君料中了,此牲棚中约有牛百余头,大约是晋军用来押运粮草事宜的。”

  “如此甚善。”黑暗中看不清郑月安的脸色,只闻她将众人都召集了一块儿道:“得两人与我一同出去将看守之人灭杀,其余人需以最快之速将牛等牲畜放出牲棚,切记,要将牛尾绑上葛布,将其点燃后,再放逐牛群。事不宜迟,请诸君速行才是!”

  “诺。”

  众人分头行事,不到片刻郑月安同两名游侠儿便将看守牲棚的士兵给解决掉了。夜色之中,只闻‘咯吱’一声闷响,那木质的门板便就被人推了开来。顷刻间,那一百多头尾巴上冒着火花的建牛便在众马的嘶叫声中率先从牲棚里冲了出来。所行之势,如同猛虎,纵是百人围之也不可阻拦也。

  那些失了理智的火牛在大营里横冲直撞,所行之处,损坏营帐数不计其数,亦有不少营帐被溅上了火星燃烧了起来。趁着混乱之际,郑月安几人便索性也将牲棚里剩余的马匹也一并驱赶了出来。

  一时间,晋军大营中一片鸡飞狗跳之景,好不热闹。

  看着眼前的杰作,众人皆不由沾沾自得了起来。

  扫了眼那建立在众多营帐之中的几间巨大木屋,郑月安挑了下眉尖,那里大概就是夷吾的下榻之所了吧。当即她便冲着几人道:“诸君且趁乱速速退离,曾一人留下,助我便可。”

  闻言,立马便有一游侠儿皱眉道:“此处甚危,君还是同我等一同撤离才是。”

  “如此却是不必了......”在火光的照耀下,只见郑月安摇头道:“我等只是留此探查军情罢了,人多反易误事,诸君莫要多想,快趁此速速退离罢!”

  见郑月安这样说,众人便不再多言,当下便趁乱离开了晋营。

  看着混乱一团的晋军,曾不解道:“君何不趁此,一举焚烧了晋人粮草乎?”

  郑月安咯咯一笑,抬手将散出的头发扎好,道:“那怎能行,既然已经让晋军受了如此重创,那其它的事儿便交给公子就好了,不然,公子还未攻打他们,他们便就败退了,那也太不好玩了…..诺,那里大许就是夷吾的下榻之所了,既然到了此处,不若进去歇上一歇,唬弄几下夷吾,不然,那不是太亏了么?”

  她的一番说辞使得曾一怔,待他回过神来时,郑月安早已溜进了混乱的晋军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