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这一去,郑月安 便趁着众人交叉换岗之际浑水摸鱼地离开了被层层包围的地段。左拐右拐,紧接着她又悄悄地脱离与她一同巡逻的士兵。待行至一无人把守的树荫处时,郑月安不由松了口气,看这架势,那左右两位将军势必是要将整个军营给翻一遍了,只是,也不知道曾此时有没有离开。

  一夜的折腾,此时天际已经在渐渐泛白了。

  抬手将身上的竹甲剥了下来,转身扔到一旁的树丛里,郑月安扫了眼天色,看来,她得趁天色大亮之前尽快离开此地才是,否则,待天色大亮,没了夜色的掩护,今日她要再想离开就很难了,除非等到天黑。

  思索之际,她已一边打探着四周,一边快速地穿梭在树木交叉之间。看这地形,这里倒像是处被晋军开发出来避热的树荫场所,照这样下去,那前面也定有还没被开发的林子了。随即,她便也不由加快了步伐。

  突然间,一阵似是丛林间发出的骚动声使得她猛然止住了步伐。她蹙了蹙眉,快速地扫了眼四周,随着天色泛白,她可以隐约看清林中的情景。只是一刹,她的视线便被定格在方才行过地一片灌木丛旁。那灌木丛颇大,后面是一出陡峭形的山壁,因此,方才行过之时她只是草草地扫了一眼。

  就在这时,那灌木丛又骚动了一下,且还隐约带着几丝嘤嘤地人声,那声音,似是女子的哭泣,又似是喘息。只是,这里怎么会有女人,莫不是俘虏吧?

  郑月安抿了抿唇,将短匕取了出来,随即无声地走了过去。待行近一观,她的脸色不由一变,只见那靠着山脚的一片空地里,好几名晋兵正对着几名妇人行着畜生之事。难怪这处树荫无人巡视,原来人都在这里啊。

  只见他们一手紧紧地捂住妇人的嘴,使其无法出声,另一只手则在其身上猥琐地行走着,那些妇人中,有好几人已经被折腾的不成人形。

  这时,一名背对着她的汉子突然狠狠地扇了那被他压在胯下的妇人一耳光,不屑道:“纵是贵女又如何,行此快活之事,还端摆什么贵人之姿,咄,真真犹如死鱼,木讷无趣。”说话间,他的大掌又在那妇人身上游走了一番,尔后捏了捏她的胸乳,接道:“不过是肤色要比寻常妇人白细些而已,哧,也不知其妹滋味如何,虽是稚女,本将军却是渴之已久也…..”说罢,他便哈哈大笑了起来,也加快了身上的动作。只是,那被他称做是贵女的妇人,却依旧宛如木偶一般躺在那里,任他揉虐着。

  那人侧头之际,郑月安已然看清了他的脸,那人,分明就是晋军中的那名右将军无疑。

  郑月安咬了咬唇,冲着那一名发现她的妇人摇了摇头,眨眼间便闪身不见了踪影。就在她离去不久,那丛林里突然响起了一阵野兽的低吼声。

  那吼声闷沉有力,宛如闷雷,明显是老虎地咆哮之声。当即,那几名前刻还快活至极的晋兵此刻便就慌乱了起来。甚至有一人连裤子都顾不得提,光着白花花的屁股就往灌木丛外跑去。

  这时,那右将军便一个猛然起了身,冲着形色慌乱的几人厉声道:“如此慌乱作甚,都速速拾起衣着,随本将军前去一探。”

  “诺。”

  “诺…”

  就在此时,那老虎又吼叫了一声,那声音似远似近,使得众人纷纷加快了手脚。待众晋兵前脚离去,后脚郑月安便从一个纵身从树上跃了下来。她冲着一干呆愣的妇人喝道:“还不速速着衣,随我一同离开此地。”

  她这话使得众人眼睛一亮,随即便回过神来,纷纷强撑着支起身子,摸索着地上的残布碎衣往身上套了起来。唯独那一名被唤为贵女的妇人还依旧呆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见状,郑月安不由眉头一皱,快步奔了过去。

  在已经蒙亮的天色映照下,那贵女双眼木然的瞪着天空,嘴角还残留着干褐的血迹,就那样赤条条地呈现在郑月安的眼前。而那本该雪白的身子上,也印满了紫红斑驳的淤痕。

  郑月安不由鼻头一酸,缓缓地半跪在她的身侧,颤抖着将她的双眼阖上。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如今却………

  咬了咬唇,郑月安嚯地一声站起身来,冲着其他几名妇人道:“她可是有一亲人也被俘虏在此?”

  “然、然。”观郑月安不似晋人,那一名最先发现她的妇人便连忙道:“此女乃是郡守之女,城池被破后,便同其妹被晋军俘虏至此。如今,正被囚在石屋内。”

  闻言,郑月安蹙了蹙眉,尔后扫了众妇一眼,正色道:“既如此,那尔等可愿随我离开此地?”

  “然、然。”

  “然。”

  “求之不得。”

  当下众妇便不约而同道。

  “如此甚善。”郑月安抿了抿唇,扭头看了眼贵女的尸体,便带着众妇快步离去。

  许是求生的yuwang支撑她们,因此,在随郑月安穿梭在丛林之际,众妇竟无一人叫苦,都咬牙紧跟着她的步伐。

  于此同时,那些被虎叫声引开的晋兵,除却那名胆小已逃跑的之外,其他几人则皆与那右将军同一头斑驳大虎周旋着。其中一躺在血泊中晋兵,赫然已经被咬断了胳膊。一干人等,除却那名将军外,其他几人也皆挂彩受了伤。

  那右将军一脸阴沉地瞪着老虎,这虎,分明就是被大王下令囚在石栏里的那只,如今在此,分明是有人所为。

  想到这里,他的脸色不由更加阴沉了起来,这事与那夜间夜袭之人分明是同一伙所为,如今这虎被其趁机放出,却是他的失职,今日若是不将那偷袭之人擒住,只怕不仅他的将军之职不保,就连性命也难保也。

  当即他便眯了眯眼,盯着眼前的大虎道:“此虎需活禽,送回石栏,否则,我等性命堪忧。”他这话一出,当下众人便心中一恘,这虎,莫不是巫用来为大王做药引的那只?

  就在众人愣神之际,那虎像是找到了时机似的,当即便嗖地一下冲着几人扑了过来,因闪躲不及,瞬间便有一人被咬住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