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那虎死死得咬住那人的脖子,任那人无力的挣扎着,渐渐地止了气儿。接着,它又叼着那人的尸体冲着众人行近了几步,见众人皆惧怕地往后退去,它便将口中已无生息的人扔了过去。

  此时,那人的脖子已被咬的一片血糊,断裂的血管正往外汩汩地冒着鲜血。见状,众人皆不由心里一正发恘,有一人甚至仍不住呕吐起来了。

  那右将军抿了抿唇,对着大虎盘旋了几圈,尔后冲着众人冷声道:“休要惧怕,我等当一鼓作气擒住它,否则,皆是一死!”说话间,那虎又冲着众人咆哮了几声,口中所散发的腥臭之气,催人欲吐。

  他皱着眉,双手紧紧握住青铜剑,与大虎对持道:“我等分散绕之,迷其心智,再攻之活擒!”

  “诺!”

  众人依令分散而行,绕之。果然,不到片刻那虎便失了耐心,不停地冲众人咆哮了起来,接着,它又猛然扑向其中一身材较瘦的晋兵。那晋兵瞬间便被扑倒在地,见状,其他几人便一拥而上,扑向大虎。

  于是乎,一甚是诡异的情景便出现在林子里。只见那大虎压着一个翻着白眼的晋兵不断低咆着,而它的四肢则是被其他几名晋兵死死地抱着不放,它的背上,还骑着一名狠狠抱住它脖子的将军。

  就在此时,那些闻声而来的晋军也赶了过来,当看到这幅场景时,皆不由愣住了。见状,那右将军一边吃力地攀着大虎的脖子,一边冲着众人喝道:“都杵愣着作甚,还不快快拿绳索过来将其捆住!”

  “诺!”

  几名回过神的晋兵便齐齐转身往大营跑去。

  见那大虎挣扎的厉害,其余几名晋兵一咬牙,便也干脆趴压了过去,帮着众人一同见其稳住。

  因此,待到那几名士兵拿来绳索将大虎捆扎完毕后,那被大虎压在身下的晋兵早已被活活压断了气儿。

  吩咐后来的那些晋兵将大虎送回石栏,那右将军这时才想起灌木丛中的那些妇人,当即便快步而去,岂料,当他到时,那里只余下了一具贵女的尸体和一些零碎的衣布。

  见此情景,他便明白自己中计了。恼羞之际,他便吩咐众人将那贵女的尸体扔至石栏,慰问那发怒的大虎。随即便又亲自回到军营点了人手,骑着快马带着一干人,寻着众妇离去的足迹而去。

  只是,让他失策的是,纵然他们速度再快,待寻到林子外那条众河流汇集的大河时,也只有怏怏失兴的份儿。

  因为,在那足以令人泛舟的大河边,除却一只妇人的鞋屐外,再无其它。于是乎,这一场景,给寻来的晋军第一反应就是,那些郑妇不堪受辱,齐齐寻到此处,投河自尽了。

  在众人嗡声说论之际,那右将军脸色阴沉的盯了那宽大河流一眼,尔后冲着众人冷声道:“那些郑妇被虏一月之久,都不有曾寻死之态,足以见是贪生之辈。这周围的灌木草丛,尔等给本将军仔细的搜!”

  “诺!”

  众晋军应声而散,当即便手执长矛在河边的灌木草丛中搜寻了起来。

  让他们不知道的是,那只让他们生疑的妇人鞋屐,不过是郑月安故意而为之的缓兵之计罢了。就在他们搜寻灌木草丛之际,那些早已过河的妇人已按照郑月安的吩咐往众游侠儿落脚的荒村行去。而郑月安本人,则是再度潜回了晋军大营。

  只是,这次她回来,在打探囚禁俘虏的石屋时,意外的听闻到了另一条重大的消息,那就夷吾病倒了。而这病因的原由,就是那夜间前去偷袭郑军的几万晋兵,一夜之间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然,这消息还是公子旅将那领军之将的头颅同战书一同送往晋军大营时,众人才知晓的。

  可这让郑月安同样不解的是,那夷吾明明早在昨夜就已猜测到了这样的结果,那为何在听到这则消息后还会吐血而昏。莫非,是因为那领军之将的死?

  夷吾病倒之事,尽管随行的几位大臣竭力地封锁消息,但却仍是像长了翅膀般,传了出去。

  经过昨夜疯牛纵行军营之事,再加上今日郑军送来的战书和几万大军全军覆没的消息,已经足够让晋军乱了阵脚,更何况再加上夷吾病倒之事。

  如今,那位被唤为樊公的大臣已斩杀了好几名造谣生事的晋兵,算是勉强震住了军心。然,趁此之际,郑月安也顺利地潜入了那些关押俘虏的石屋处。

  那些石屋共有十几栋,呈梯行,一半在建于地下,一半则在地面,因此,看起来倒像是些部落之人的住所。

  此时,除却巡逻士兵外,每一间石屋外都立有两名士兵看守。人数虽不算多,但巡逻之数却是太过频繁了些,想来,大概是因为昨夜疯牛之事吧。况且,那些巡逻之队,每一队都有二十好几人,若是她此时贸然行事,只怕很容易引来大军的注意。

  郑月安想了想,终还是决定暂且先潜伏在晋军中,等到天黑再行事。再者,那个时候,游侠儿们也应该出动了。这样想着,她便撤离了石屋之处。

  相比晋军大营的一片死沉之气,郑军大营此时却是一片沸腾之景。经昨夜之战,他们不仅一举歼灭了夜袭的晋国几万大军不说,还白得了许多兵器,要知道,在这个战乱的年代,除却粮草兵马外,对诸侯国来说,最重要的便是兵器了。再者,这虽不是郑晋两国开战以来第一场胜仗,但却是赢得最为痛快,损失最少的一仗。

  不过,话说起来,对于这场胜仗,众人最为要感激的便是最先发现敌情的郑月安了。当下,便有一副将冲着主位的公子旅道:“不知公子门下的那位贤士现在何处,我等当好生谢之才是。”

  此言一出,便立马有不少将领附和。

  见状,公子旅却是摇了摇头,眼带笑意道:“此人虽有大才,但却性子好动,不爱受拘束,此时,我却也不知她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