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直到一阵匆匆地脚步声再度响起,郑月安这才止了动作,警觉地盯向帐口。果然,正是那右将军带着十几名士兵冲了进来,只见他脸色阴沉地盯向郑月安,冲着身后挥手道:“速速将此子擒获,扔至石栏!”

  “喏!”

  容不得郑月安反抗,十几名士兵便一拥而上将她禁锢着扛了起来。

  石栏?那里不是关着老虎的地方吗?

  郑月安心下虽急,但碍于手脚被束,她却是无半点反抗之力。眼看石栏近了,她便急道:“尔等胆敢违抗晋王的指令,就不怕晋王怪罪么?”

  她的话使得那行在最前端的右将军猛的顿住了步伐,只见他慢慢地转过身来,脸色阴沉,眼带不屑地对着郑月安冷冷道:“哧,不过一小人罢了,也敢将大王的指令拿来说事,真真可笑,扔进去!”

  “喏!”

  见士兵们应声扛着她便往石栏而去,郑月安不由更加急了起来,她一边强力的挣扎着被束缚的手脚,一边急道:“咄,尔等身为臣子,怎敢违抗晋王指令,还是速速将........”说到这里,她突然猛的弓起身子,一口咬住一抬着她肩膀的士兵,那士兵吃痛,但却并没有松开禁锢着她肩膀的手,反而是咬牙加大了禁锢的力道。

  挣扎之际,一行人便就到了石栏边。那所谓的石栏,皆是用巨石积垒而成,足有四五米之高,专门圈养老虎之用。在石栏的周围,还设有石梯,因此,众人一到石栏,便就直接扛着郑月安上了石梯,毫不留情地将她抛了下去。

  郑月安应声而落,然,她的到来,却似是打搅了老虎的歇息,只见它俯卧在地上,张开血腥大口,便冲着石栏之上的几名晋兵和右将军一声低吼了起来。一声罢了,它这才站起身来,不悦地冲着在地上蠕动的郑月安而去。

  那一下晋兵扔的力道十足,虽不足以致命,但却是足足让郑月安胸口呛了半天,才缓过神来。

  随着老虎那粗粝的呼吸声越来越近,郑月安也惧怕地挪着身子往后退去。见她如此,那虎似是来了兴致,便再度张开大口,冲着她咆哮了一声,这一声,威力十足,口中所散发出的腥臭之味熏的郑月安当即便干呕了起来。

  见状,那立于石栏之上的右将军哈哈一笑,朗声道:“退吧!”

  “喏!”

  就在这时,下了石梯的他突然又看向那看守石栏的几名士兵道:“此子狡诈也,尔等留在此处难免不会被其诱之,还是守于林外,待天黑之际在回来查看吧!”

  “喏!”

  众晋兵的离去,郑月安却是无暇顾及,随着老虎渐渐地逼近,她不由再度往后挪了去。

  要想出这石栏,唯有攀爬出去,然,有这虎的相伴,只怕还不待她爬出去,就会被它给撕得稀烂。

  郑月安抿了抿唇,如今身上没了利器,而她手脚又不甚利索,单凭一根软鞭,她怎么可能空手搏得过这只老虎。

  望着眼前,那用打量猎物般打量她的老虎,郑月安心里不由升起了几丝绝望,也慢慢止住了向后挪动的身子。只是,就在这时,她突然眼前一亮,不为其他,只为她的手下好似触摸到了一个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

  于是,她便一边盯着老虎,一边将那东西捡了起来。只是,这一摸,却她感到了几丝不对劲。当即,她便瞅了一眼。

  这一瞅,却是让她惊慌失措地将那东西嗖地一下给扔了出去。

  那哪里是什么可以充当武器的东西,分明就是一根被老虎啃过的手骨,还是上面沾有血迹和残肉的手骨啊!

  顾不得近在几尺的老虎,她便扭头向身后看了过去,只见身后不远处的石壁边,赫然还有半具没被吃完的尸体和几块森森的白骨。那半具残尸,此刻正蠕动着蛆虫,而那被血污的长发头颅,依稀可辩得正是那名死去的贵女无疑。

  当即,郑月安不由再次干呕了起来。那畜生,此番,她若能活着出去,定要叫他生不如死。

  粗粝地呼吸声愈发近了起来,仿似就在眼前,郑月安再也顾不得干呕,而是就地一个翻身,迅速地从老虎的身旁滚了开来。

  这一举动似是激怒那虎,只见它转过身来便冲着郑月安一阵低吼扑了过去。当即,郑月安又是一记翻滚,躲离了它的攻击。

  就这样一连过了好几次,不仅是老虎,就连郑月安本人也渐渐力不从心了起来。无奈之际,她瞥了眼那石壁旁的残尸和白骨,咬了下唇,终于是一个翻身过了过去。

  快速拾起一根带着刃型的残骨,她瞥了眼那向她扑来的老虎,强撑着身子从地上一跃而起,冲着老虎奔迎了过去。然,在离老虎还有一步之遥之际,她突然弯身用手撑地,一个侧翻跃上了虎背,就在老虎挣扎之际,她举起手上的刃骨狠狠地向老虎的脖子刺了下去。

  这一刺,便是狠狠刺中了它的血管。

  瞬间,那老虎一声嘶吼,痛苦地扭动着身子,一个力度便将背上的郑月安猛地甩向石壁。

  ‘噗通’一下,郑月安应声从石壁上掉了下来。

  这一摔凶狠至极,竟是生生地让她吐了口血。她艰难地抬起头来,瞅了一眼那在地上抽蓄不断的老虎,便昏厥了过去。

  此时,太阳已然西斜。而那就在离石栏不远处的晋营,却早已乱成了一锅粥。

  晋王夷吾遇刺身亡,近臣樊楼自刎榻前。为了掌控兵权,左右两位将军不顾众晋臣的竭力反对,毅然反目。左不敌,被右设计斩杀,随后,那些不服右的几名大臣,也皆被其斩杀。是以,眨眼之间,二十几万大军皆被右将军掌控于手。

  山丘之上,万军之首,一袭黑袍广袖的公子旅面容沉俊地立身在战车之上。听完探兵的汇报,他不由蹙了蹙眉,道:“晋王遇刺,可有探知是何人所为?”

  那探兵抬了下头,踌躇道:“晋军中传言,是被公子您所派的刺客所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