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公子旅无奈的摇了摇头.指着几上的吃食道:“你这妇人.还是速速食了吧.省的待会儿又唱空城计了.”

  郑月安脸色一僵.随即沒好气地撇了撇嘴.便端起几上的栗米粥往嘴里灌去.那粥煮的甚好.入口即化.想來是早就煮好.一直放在庖房温着的.在沒有勺子的情况下.那碗栗米粥眨间眼便就沒入了她的肚子.

  将碗放下.郑月安正欲再食米饭.却不料身旁传來公子旅的一声嗤笑:“真真是粗俗不堪也.”

  当即.郑月安的手一顿.只是一瞬.她便接着将那碗栗米饭端了起.埋头吃了起來.待她一鼓作气的将栗饭食完.一抬头.这才发现公子旅那厮居然一直都在盯着她.

  她耳根一热.不太自在地抬手摸了摸脸颊.

  见状.公子旅不由一脸促狭道:“姬.也会羞之.怪哉.怪哉!”

  “谁羞了.”

  郑月安嘴硬道.

  公子旅摇了摇头.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那名让你以身涉险女童已被游侠儿所救.如今正安身在华阴外的大军中.待过几日.你伤好些.咱们便向郑王辞行归宋.”

  听闻那名女童被救.压在郑月安心头的那块石头顿时落了地.

  “晋王夷吾遇刺身亡.所行之军皆被我一举歼灭.如今晋国乱矣.”

  夷吾死了.

  当即.郑月安不可置信地看向公子旅.道:“夷吾身旁戒备森严.又有几十万大军相护.怎会遇刺.”

  “呵.”公子旅笑了笑.眼中闪过一丝狠厉之色.道:“是他身旁的巫女所为.夷吾还是公子之时.在逃亡途中曾受重创.之后便一直未曾痊愈.回国即得王位后.便有一些士族权臣向他进献名巫.那名巫女便是众巫中的佼佼者.如今.相伴夷吾身畔已有一年之久.早已取得了夷吾的信任.现在看來.那巫女.不过也是别人早早就安插好的一刻棋子罢了.”

  “是公子重耳.”

  良久.郑月安抿了抿.

  公子旅笑了笑.唤了侍婢进來将几收走.又着人在殿内焚了香.他扫了眼窗外的树荫道:“天色尚好.可要去窗边透透气儿.”

  郑月安点了点头.正欲唤宽儿进來扶她.却不料被公子旅一个打横抱了起來.惊吓只余.她连忙一把勾住了公子旅的脖子.

  就在她满脸不自在之时.公子旅却笑道:“姬以为.这天下.还能有几人有如此本领.能在一局棋中将几个诸侯国玩弄于鼓掌.”

  他这一打岔.生生的让郑月安又回到了原來的思路.当即.她便喃喃道:“果真是他…..”

  听得她的低喃.公子旅的眼中厉色更甚.然.他却笑道:“姬此言.莫不是以前就知晓此事.”

  郑月安苦笑道:“像你们这种王孙贵胄.心思变幻岂是我一介妇人所能揣测的了........”

  公子旅挑了下眉.弯身将她放置榻上.随即又转身将靠枕拿过來.垫在她的身后.他做这些时.一派得心应手的样子.动作优雅至极.使得郑月安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心里却是百感交集.他一介王孙.如今却自降身份.做这种贱活.又是为了哪般呢.

  见郑月安一直盯着他.公子旅的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他附身跪坐到她的身旁.温声道:“既然知晓自己是一介妇人.那就不要再去叉手男人之间的战争.宿于我的身后不好么?”

  见郑月安低头不语.他眸色暗了暗.抬眼看向窗外.叹息道:“你这妇人.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的.公子.....是给不了的.”

  “呵.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本公子给不了.”公子旅扭头看向她.定定道:“你这妇人.性子虽看似要强.然却比寻常妇人还要柔弱.你想要的.总不至于会是这个天下吧.”

  郑月安心中一涩.她咬了咬唇.一敛神色.抬头看向公子旅.笑语嫣然道:“非也非也.一个人的心太小.容纳不了太多的贪念.然.妾想要的.只是夫主一人罢了.夫主.您可给否.”

  她的话使得公子旅一愕.可当看向郑月安那惨白的小脸对着自己强颜欢笑时.他心中一软.不由伸手将她扣紧自己的怀里.一手抚摸着她的秀发.苦笑道:“想我熊旅.贵为一国公子.如今却是被一妇人绊住了手脚.此事若是传了出去.可让我颜面何存呐.”

  闻言.郑月安先是一僵.随即便‘嗖’地一声抬起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嚅了嚅唇.终是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状.公子旅眼中闪过一丝戏谑.他捏了捏郑月安的小脸蛋儿.笑道:“你这妇人.嫉妒之态如此明显.我又怎会察觉不出呢.早先让你为我姬妾时.你形色间一片不屑之态;后行郑归宋.将你贬至后苑时.你对其他的姬妾亦是避而远之.”说道这里.他眼中笑意更甚.修长的指尖划过她的眉尖道:“你这妇人啊.明明是对本公子有情.然.却又狠心向我求离.不是嫉妒又是为何.”

  被他这样一道明.郑月安顿觉心中百感之意再起.

  他知道.原來他什么都知道啊.

  绕來绕去.原來.不是他不懂她.而是她自己从來都不懂他而已.

  两世为人.她从不曾经历过情爱之事.是以.对这种事情比较敏感.在爱慕公子旅受挫后.她便胆怯了.并还为自己找了诸多借口想要逃离.

  爱之一字.她不是不敢言.不敢去争取.而是怕自己经不起伤害.

  亲情之上她被迫害过.以致她从小家破人亡;友情之上.她亦是被出卖过.因此丢了性命.然.这爱情.她却是不想再受到伤害了.

  有人说.爱情是把双刃剑.可使人甜蜜.可使人痛苦.是以.在这条路上.她害怕自己一旦被伤.就会碎地体无完肤.

  之前.公子旅将她贬至后苑时.她曾埋怨公子旅不懂她.然.后來她才明白.公子旅是担心她锋芒太过.会受到伤害.只是想保护她而已.却沒想到用错了发方法.换來了她的求离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