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滚热的泪水从她的泛红的眼眶中滑落出來.她张了张嘴嘴.半响.那埋藏心中尽数心事全数化为泪水决提而出.

  不知为何.见她这般.公子旅的心中竟然闪过一丝欢喜之意.这妇人.心中是有我的啊.

  抬手为她拭了拭泪水.公子旅道:“你这妇人.快莫要哭了.真真看着让人揪心.

  “然.”

  这话说出.郑月安点了点头.半响才将情绪稳定下來.

  太阳的余辉从树枝缝隙间射漏了过來.将相依的俩人生生地映成了一幅唯美的画卷.见得这样一幅场景.闻声而來想要叨扰二人的宋公子子明只得讪讪地随着那些阻拦他的剑客们一起无声地退了出去.

  不到几个时辰.楚国公子旅的宠姬病愈的事情便传遍了整个郑宫.是以.闻声而來想要拜见郑姬的君夫人公主不计数.然.却皆备公子旅给挡了回去.

  就这样.过了好几日.待郑月安身子恢复地差不多时.公子旅这才应了郑王之邀.带着她一同赴了郑宫酒宴.

  酒宴上.人群熙熙嚷嚷.杯觥交错.各色身着华服的贵族男子不停地穿梭在美食酒浆如流水的席间.或他们是手持酒樽.或是怀搂美姬.好不风流快活.

  看着那同样被人簇拥在人群中.忙得不可开交的公子旅和宋公子子明.郑月安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无论是前世还是现在.她都很讨厌参加这种大型的宴会活动.在前世.身为间谍的她.为了执行各种任务.不得不经常周旋在各种交际场所.可现在.她既然选择和公子旅在一起.那么就要继续习惯这种事情.

  就在这时.突然几名身着裳服的女子簇拥一起围到了郑月安的塌前.一女子道:“郑姬.听闻你是楚公子旅的宠姬.”

  郑月安一愣.随即扫了眼被人簇拥着的公子旅.这些女子.不会都是公子旅惹來的桃花吧.

  当即.她便温婉地一笑.柔声道:“然.”

  闻言.那几名女子脸色具是一变.那名问话的女子则是率先道:“哧.观这容色.也不是绝色美人.公子旅.怎就看重了她.”说到这里.她又扭头看向郑月安道:“莫不是姬懂狐媚之术.”

  这话一落音.其他几名女子不由再次齐齐看向郑月安.有羡慕的.有嫉妒的.亦有不屑的.

  将几人脸色尽收眼底.郑月安却是不恼.而是落落方方地一笑.道:“非也非也.常言道:以色事主.朝不保夕.行如此之事之人.蠢妇也.”

  那几名女子脸色再次变了变.只是.这次.她们当中有不少人都扭头看向对面席塌间.那同样被几名裳服女子簇拥的一名贵族女子.

  只见那女子一脸的柔媚之相.脸上涂有浓浓地酒晕妆.若不是她额前佩戴的玉饰和披散的长发.郑月安差点就要将她当成了唐朝的女子的.

  接到簇在郑月安塌前几名女子的目光.那名贵女冲着同样用好奇目光打量她的郑月安淡淡一笑.

  她本就柔媚至极.眼下这样一笑.更是摄人心神.当即便有一名王孙夸夸赞扬了起來.

  他这一赞扬.声音极大.使得大殿之中不少人都看那名贵女看了过去.就连阖眼窝在美姬怀中小憩的郑王也睁开双眼.只见他一脸笑意地看向那名贵女道:“被人夸赞.乃是大善事.我儿为何还如此地一脸郁郁不欢之样.”

  听了郑王的话.郑月安心中顿时了然.原來是公主啊.难怪会有那么多的贵女愿意被她当枪使.

  不待那公主答话.一名簇拥在她身侧的贵女立马道:“大王不知.公主乃是为那郑姬所烦呢.”

  嗖地一声.郑月安不可置信地看向那名贵女.为我所烦.我不就是看了她一眼.至于么.

  想到这里.她又突然扭头看向那被人人群簇拥着.同时也扭头看向她的公子旅.当即便了然地蹙了蹙眉.

  这时.只闻郑王又道:“郑姬.哪个郑姬.竟然敢惹我儿不快.洳且速速道來.”

  “喏、喏.”

  那贵女视线飞快地又在郑月安脸上转了一圈.看向郑王道:“楚公子旅.神人之姿也.然.那得他厚宠的郑姬容貌却是泛泛之色.”

  她这话一落音.当即便又无数人看向公子旅亦或是郑月安.

  “那又如何.”

  一名男子蹙眉道.

  接到公子旅略带冷意的目光.那贵女不由打了个哆嗦.瞟了眼身旁那依旧是一脸柔媚的公主后.硬着头皮继续道:“我郑国公主.容貌无双也.然.却被公子旅拒之........”

  “嗤.你这妇人.好沒见识.”公子子明突然脸带不屑地将她打断道:“那郑姬虽容貌不及你国公主.但却是大才之人.你家公主纵然貌美.然.才情却是及不上她.要知道.那郑姬的才情可是惊艳我国整个都城呢1”

  惊艳宋都.

  当即众人便齐齐看向郑月安.内史朱康明道:“是也是也.此事千真万确.我也曾有所耳闻.”

  他一脸掐媚地看向公子旅.道:“世人皆知楚公子旅虽有风流之命.爱好美人.然却曾未带过姬妾参加酒宴.据传闻.一年前.他曾带着宠姬郑氏参加宋公子兹甫的酒宴.席间.那郑氏因受宋公子的夫人车氏相邀.与一名重金淘换的美姬比试才艺.然.那郑姬便以一招竖弹五弦演奏一曲《十面》技压四座.惊艳了整个宋都呢.”

  “竖弹五弦.”闻言.一郑臣摇头道:“此等弹奏之法.我曾未有所闻之啊.”

  亦有人惊讶道:“那《十面》之曲.我等还是在红馆之中有过听闻呢.只是可惜.乐凌君却不愿为我等演奏罢了.”

  “既然如此.那不知我等今日可否有幸闻得此佳音啊.”说罢.那男子还深深地冲着郑月安行了一揖.

  “是也是也......”

  “还请郑姬让我等一饱耳福啊.”

  见状.其他人也接连附和了起來.

  见状.其他人也接连附和了起來. 作者有话说不好意思,万分不好意~~~迟到了~~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