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就在众人还沉浸在郑月安的歌声中时.一道來自殿角处的女音突然道:“兀那郑姬.你可会舞技否.”

  她的发问突兀至极.当即便使众人齐齐寻声看了过去.郑月安亦是如此.

  那是一名被家臣簇拥在殿角的贵女.看起來不过十一二岁左右的样子.身材娇小.圆圆的鹅蛋脸上还透露着些许的孩子气息.此时.见郑月安随着众人一同看向自己.也不惧怕.竟是眨巴着大眼.又将方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于是乎.众人的视线不免再次转到了郑月安的身上.

  收回视线.广袖一挥.玉指轻扬.一一划过黄杨木上的五根琴弦.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郑月安唇角微勾.淡然道:“会又如何.不会.又当如何.”

  那贵女脆声道:“姬之琴艺虽善.然.世间却传闻楚公子旅的琴律举世无双 .今日如此大好时机.郑姬若会舞技.就请姬与公子旅二人共同演奏一出.成全我等之愿如何.”

  她这话一出.大殿中顿时便有不少人附和了起來.以伏卧在夯土台上郑王怀中的郑公主为最甚.

  见公子旅依旧自顾地与那些簇拥在身边的王孙饮酒.对众人的说论毫不理会之时.郑公主便愤愤地瞪了一眼那一脸恬和郑月安.随后便摇晃着郑王.央求他下令让公子旅与郑乐安演奏.

  就在郑王经不住郑公主的央求.看向公子旅欲开口发话时.大殿中突然响起了几声闷沉的琴弦符调.

  众人循声看去.却是郑月安玉指轻扬.在黄杨木的五弦琴上洒落的一串音符.此时.见众人不解的看向自己.郑月安唇角微勾.露出几分蛊惑地笑容.看向那殿角的贵女.咯咯一笑.道:“娇娇此言说笑也.若想观看艺技.还是移足红馆为甚罢.听闻郑国红馆中的美姬舞姿动天下.更有乐凌君师涓坐镇.是为郑国一绝也.娇娇想观艺技.不若移足一试.定能令娇娇心娱.”

  被她这样一激.那贵女竟是毫不理会家臣的劝阻.当即便孩子气上來了.高声驳道:“兀那郑姬.我等若想观看艺技.自在家中便可观赏.又何必徒步至红馆.再者.那红馆之中.虽有乐凌君坐镇.然.却终不过是处贱所罢了.我等是何身份.怎能屈步至此.”

  她的话一落音.顿使殿内不少王孙齐齐变了脸色.就连郑王 亦是如此.

  且不说那踏足红馆的多半是郑国王孙.单说那操办红馆的背后之主.那贵女此言.也足以令她今日不能再活着走出郑宫.甚至连她的族人也要被她的方才的所言而累.

  玉指轻扬.又是一串音符自郑月安的指尖洒落.她抬眼看向贵女的所在.淡然道:“娇娇既知在自家便可观赏艺技.那为何还要夫主为尔等演奏.”

  见殿中气氛不对.那贵女仿似也知晓自己犯了大错.此时被郑月安这样一问.心中虽恼.但却也不敢再向方才那般同她辩论.只得愤愤地瞪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