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他的声音低沉有力.不难从中听出隐忍的怒意.话罢.他便搁下茶碗.起身拂袖而去.

  她知道.公子旅这是动怒了.就因为她方才的那句试探.

  然.她却沒有出声为自己辩解.亦是沒有起身追上去.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郑月安这才松开手中的布帛.屈起膝來.咬唇将头埋在腿上.

  正如公子旅所言.他是堂堂的一国公子.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包容她的所作所为.并且不惜放下身段挽留自己.还答应了自己那种‘荒谬’的要求.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是在害怕

  什么.还是在不安什么.

  一阵轻巧的脚步声走了进來.是一脸担忧的宽儿.

  屈身在郑月安的身旁.她低声唤道:“姬......公子他.....”

  “无事.”郑月安抬起头.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好好静静.”

  “那婢子就候在殿外.姬若有事.唤婢子便是.”

  宽儿说完.见郑月安不语.嚅了嚅唇.只好无奈地起身退离.

  正在这时.一阵深沉略带匆忙的步伐声又响了起來.见是柳明.宽儿便顿下了步伐.快步行至郑月安身侧.

  待看清眼前的情景.柳明不由眉头一皱.叉手道:“郑姬.丛盖着人传信.向姬请示垄断晋国粮草一事.”

  闻言.郑月安抬起头.蹙眉道:“此令不是已下有一月有余了么.”

  “郑晋之战变数过大.丛盖等人侵入晋国商道.还未來得及执行姬之令垄断粮道.制造粮荒.晋国大军便已被公子一举击败.是以.这才着人快马行郑.请姬之令.”

  说到这里.见郑月安并无声色.柳明只好继续道:“公子行郑军大营之时.宠姬郑氏正卧病郑宫休养.故而那传信的剑客先是直奔郑宫.这才又转至郑晋边境.岂料待他赶到之时.公子已大败晋军.并提前带着姬回了郑都.是以.这才兜转耽误了时日.”

  搭着宽儿的手.郑月安借力站了起來.渡步到窗前.看向那些在池塘上点水的蜻蜓.半响.她突然道:“晋军战败.晋王的尸体可有被晋国姬氏迎回宗庙.”

  沒料到她会问这个.柳明当即便错愕道:“无,依公子之令.下葬在盆凌山上.”

  “盆凌山.”

  “然.”柳明道:“那盆凌山正是晋军扎营之所.晋王遇刺身亡后.主事大臣樊楼自刎榻前.晋军溃散一团.为了掌控兵权.将军右设计斩暗杀了将军左.并将那些对他有争议的大臣尽数斩杀.文山与众游侠儿在石栏寻到姬时.姬已气脉微弱.公子得知后大怒.这才亲自率领郑军倾巢出动.一举攻向晋营.晋军不敌.将军右兀自带领着亲信逃离.其余几名晋臣不是被俘就是死于流箭之下.是以.直到郑军清理战场之时.才有士兵在废墟的木屋中发现了晋王的尸体.公子便下令命人将他与那些晋臣同葬在盆凌山上.”

  盆凌山.处于郑、晋、卫三国边境.是 处野荒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