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脑海里闪过夷吾那张斯文俊秀又略带熟悉的面孔.她虽不知那厮打的是什么算盘.但两次落入他的手中.他都未曾加害于她.这也足以让她欠了他的恩情.

  幽幽地叹了口气.她转过身來:“传令给丛盖.让他着人潜入晋宫.好生保护晋王后.”

  卫国灭了.夷吾如今也不在了.只怕她一介孤身妇人.是很难在晋宫中立足生存.顿了顿她又言:“若是她愿意.尔等可将她接出晋宫.另行安置.”

  听了这话.柳明脸色犯难地看向她.踌躇道:“禀姬.那晋王后早已在晋国姬氏宗族的逼迫下为晋王殉葬了.”

  郑月安一愣.好半响她才了悟的回过神來.抿唇看向柳明.冷笑道:“听闻郑王要在晋公子重耳归国之前将郑公主嫁给他.既如此.我与他也算是友人.自当要赠他一份厚礼才是.”

  在柳明疑惑的表情下.郑月安眼中冷意更甚:“传令下去.无论丛盖用什么法子.我要他在重耳归国祭拜宗庙之时.将晋国粮草全部垄断.他既是新君上位.那理当得有所为才是.不然.他一个离国数年之久的公子.又怎么能轻易的收复晋国上下的人心呢.”

  广袖一拂.她屈身入了塌.将公子旅放下的那晚茶汤执了起來.凑近鼻尖嗅了嗅.茶汤已凉.但茶香仍在.

  唇角一勾.方才那一脸的凌厉杀意瞬间消失的了无踪迹.就连声音也柔和了下來.她一边拾弄这茶器.一边淡淡道:“听闻有人曾将晋王夷吾遇刺一事安在了夫主的身上.”

  随之.不待柳明开口.她又继续道:“此事虽夫主早有计较.然.独乐了不如众乐乐.今日太阳落山之前.着人将那些要联姻给重耳的藤妾打探清楚.晋公子与郑公主的大婚.我要再赠他们一份厚礼.君.速行吧.”

  时间飞逝.一转眼便到了郑王与公子旅华阴宗庙结盟的日子.

  这一日.华阴城外的姬氏宗庙外的广场上显得格外热闹.几乎郑都城内的大部分百姓都到了.一袭丈夫打扮的郑月安也被剑客们护拥在人群凑着热闹.

  一剑客见郑月安左右四处张望着.便凑了上去.低声道:“诸侯结盟.向來都颇为注重礼仪.故而公子将会随着郑王一同入场 .”

  郑月安点了点头.正在这时.一阵‘踏踏’地脚步声突然响了起來.随之.方才还将广场堵得水泄不通的人群从此刻却是自觉地迅速退至到两侧.为其让出一条宽阔的大道.

  数百名王宫武士踏着整齐地步伐簇拥着两架豪华的车驾缓缓而來.那与马车并行.驱马护拥的人群中赫然有着叔与文山的二人.而在那两辆车驾的尾末.还紧跟着数百名骑士.是以.整个队伍显得威武而又庄重.

  马车在夯土台下的空地上停了下來.那些早已候在广场上的王孙大臣们当即便齐齐跪拜在马车前.恭请郑王.

  随着内侍将车帘拉开.那一袭身着黑色委端.头戴九旒冕冠.腰挎宝剑的郑王便缓缓地在内侍的搀扶下下了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