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与之同时.另一辆马车中的公子旅也下了车.只见他惯例一袭黑色裳袍.玉冠束发.宽大的玄纹云袖随着他的走动而摆动着.剑眉凤目.黑瞳如墨.脸若刀削.是那般的完美.那般的贵气逼人.

  这是自那日公子旅动怒后.郑月安第一次见到他.此刻虽相隔甚远.但却仍让她的心里添了几丝悸动.

  就在她愣神儿的瞬间.公子旅已随着郑王在众王孙大臣的簇拥下上了夯土台.准备结盟仪式了.

  望了眼高台之上的公子旅.郑月安抿了抿唇.在剑客们的护拥下转身离去.

  一行人才行几步便被人拦了下來.來者灰布葛衣.腰携剑器.丝毫不理会郑月安身边剑客们按在剑柄上的手.兀自冲着她叉手行礼.不卑不亢道:“我家公子邀君入食肆一叙.”

  郑月安望着來人蹙了蹙眉.随之了然.一扬手.众剑客们便齐齐将握在剑柄上的手放了下來.但却仍是用警惕的眼神看着他.

  “领路.”

  “喏.”

  闻言.一剑客刚想开口劝阻.便被郑月安一记眼神给制止了.见状.众人虽心有担忧.但却仍是紧随在她的左右.随她一同离开了人群.

  出了广场后行之不久.众人便在那人的带领下左拐右拐入了一食肆.那食肆所在之处地形较僻.也难怪重耳那厮敢邀她至此.想到这里.郑月安眼中不由心下冷笑.

  看了看那几名护在食肆之外的剑客.郑月安唇角一勾.冲着身后的几名剑客道:“诸君今日随我半日有余.也幸苦了.且都随我一同入内吃碗茶汤解解渴吧.”

  几名剑客相视一望.齐齐应下.

  于是乎.一行人便在那些剑客们來不及阻拦的情况下自顾地入了食肆.

  看着窗外的情景.一立在重耳身后的食客不满了起來:“公子.这.......”

  “无妨.” 重耳眼中闪过一丝笑意:“那妇人心中有怨呢.着人备下茶汤吧.”

  “喏.”

  入了屋.见重耳已命人备好了茶汤.郑月安便也不向他行礼.兀自地领着随行的几名剑客入了塌.

  今日的重耳一袭的黑色拢袖长袍.黑发尽数束了起來.就连腰间也未佩戴象征身份的玉饰.纵使如此.简装的他却仍是随和中不失贵气.

  跪坐在他对面的草席上.郑月安瞥了一眼侍从奉上的茶汤.抬手用一根手指挡了回去.淡淡道:“不知公子邀月安至此有何贵干.”

  见郑月安这般直白了当.重耳眼中笑意更甚.扫了眼跪坐在她身后.此刻正满含警惕看着自己的几名剑客.笑道:“这些茶汤可是重耳依娇娇之言令人为诸位备下的.如今诸位迟迟不饮.可是怕有毒否.”

  听了这话.一剑客当即便端起搁放在身前陶碗.昂头一饮而尽.执空碗.看向 重耳道:“晋公子说笑矣.我等不过是一莽夫罢了.又不是公子您.何惧之.”

  这是句**裸的挑衅才一落音.立在重耳身后的一人便‘哗’地一声抽出剑器.指向那剑客喝道:“咄.尔一莽汉也敢对公子不敬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