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重耳眼中笑意尽失.闪过一丝杀意.

  屋内凝重之氛顿显.

  郑月安咯咯一笑.直直看着他.冷笑道:“真真是好沒道理.明明是你家公子问之.别人据实答之.何來不敬也.”

  重耳扬手.那人收剑退回.

  郑月安不可置否地挑了下眉.淡悠悠道:“公子若是有事还请直言罢.这里.剑气过重.万一不小心伤着了.那可是不好.”

  她的话句句都带着刺儿.使得重耳不由蹙了蹙眉.扫了眼她身后的几名剑客.重耳突然朗声笑了起來.他的笑声太过突然.使得众人心下一突.郑月安亦是不解的蹙了眉尖.

  就在郑月安身后的剑客们将手按在剑柄上时.重耳止住了笑声.他看向郑月安.正色道:“你那般为公子旅费心劳神.甚至连性命也不顾.值得么.”

  郑月安心下一凝.她定定的看向重耳.一字一句道:“这么说來.晋营之事.果真是公子所为.”

  她就那样直直的盯着他.眼中沒有半点波澜.脸上也毫无情绪.使得重耳竟有几丝不自在了起來.但很快.他便将心中的那几丝异样情绪压了下去.他微微眯了下眼.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那是我晋国的事.娇娇一介妇人.还是莫要管太多的好.免得招惹杀身之祸.”

  “呵.好一个晋国之事.”半响.郑月安冷笑道:“公子既无事.那月安便先行拜辞了.”说罢她便冲着重耳行了一揖.起身离塌.

  一直盯着她的重耳眸色暗了暗.冲着她的背影朗声道:“郑姬.重耳之前所言.此时仍然作数.你若愿离开公子旅.重耳定当扫榻相迎.依正妻之位求之.”

  郑月安脚步一僵.就连趋步在她身后的几名剑客听了这话眼中也闪过一丝怒意.看着她停滞不前身影.重耳的双瞳之色中闪过一丝笑意.缓声道:“郑姬.你当知道.我爱慕你久矣.”

  这话说完之后.他身边的剑客家臣们皆惊诧地看着他.他们不敢相信.如此高贵的晋公子重耳居然心悦这样的一个妇人.且还当众言之.在他们眼中.晋公子重耳贵为一国公子.不仅是当世有名的美男子.且又有贤公子之称.能与他匹配的妇人要么是权贵世族之妇.要么就是有过人的才貌.可这眼前的郑氏.沒有出众的容貌和良好家世也就算了.还整日一身丈夫装扮.并频频对晋公子出言不敬.如此一仪容不整.毫无修养的野女.可如今,竟令大名鼎鼎的晋公子重耳做出如此有损身份的事來.

  对于重耳的所言.郑月安身边的剑客们亦是满腔的怒意.他们虽是公子旅花钱雇佣的剑客.然.这些年來.不知不觉中.他们早已习惯了以公子旅为中心的日子.潜意识里.他们亦是将自己当成了公子旅的家臣.身为公子旅的家臣.他们怎能允许有人危害公子旅的利益.例如方才.晋公子重耳所为之事.在他们眼中.就是在羞辱公子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