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郑月安虽是一介妇人.但她不折不扣.是公子旅的姬妾.再者.她的才能也早已令他们折服.如今公子旅令他们保护郑月安.可是.现在却有人当着他们的面出言冒犯.是以.几人心中除却满腔的怒意之外便是羞愧. 只是眼下郑月安不发话.他们也只能忍着.

  就在众人心思各异之时.郑月安突然转过身來.她一脸淡然的看向重耳道:“ 公子.这大千世界.恐怕沒有哪一个男子会如你这般.一边不停地告诉一个女子.自己爱慕于她.而另一边.却又不停地算计于她.公子.您的心太大.大到足以容纳整个天下.但却唯独.是容纳不了乐安的.告辞.”

  说完这些.她便不再理会重耳.径直转身向门外行去.剑客们趋步而随.她知道.身后的重耳.此时定是一直瞧着她的.

  行至门边.一剑客便快步行在前端.抬手为郑月安将门帘打起.只是.就在郑月安抬足准备出屋之际.她突然又顿住了步伐.在众人惊诧的眼神中回过身去.看向重耳.

  这次的她脸上带着几丝笑意.意味深长的看向重耳道:“对了.听闻晋公子您再过不久便要回晋国继承王位了.”

  不待重耳出声.他身边一人便按耐不住道:“那是自然.”说着.那人还不屑的瞥了郑月安一眼继续道:“郑王已将郑公主许配于公子.再过几日便要大婚了呢!”

  听了这话.郑月安心中对重耳方才所言更是不屑了.她似笑非笑地拂了拂袖摆.“那郑公主是郑王唯一的女儿.听闻郑王宠其胜过郑太子呢.公子真是好本事呀.这得了郑公主.便如同得了一宝.乐安先在此恭贺公子了.”说着她便冲着重耳拱了拱手.以示恭贺:

  “愿公子新婚大吉.归国之事一帆风顺.晋国.也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呐.”

  最后一句她特意将音调拉的老长.故而.虽是恭贺之言.但却不难让人从中听出嘲讽之意.是以.眼见重耳一干人等变了脸色.郑月安这才又笑道:“怎么说乐安同公子也有几分交情.届时.乐安定会再以重礼相贺.如今天色晚矣.请恕乐安先行告辞了.”

  直到郑月安一干人等远离了食肆.重耳这才将浑身的怒意散发了出來.一时间.候在他身边的几人具是敛声屏气.生怕再出一点差错.

  出了食肆.郑月安便吩咐众人往红馆而去.一路上.她都是一副心情大好的样子.身后几人虽是不解.但却也无人上前相询.对于方才重耳所言之事.他们还耿耿不能释怀.郑月安虽行在最前面.但几人的一路无语.她多少也察觉到了异样.是以.便放缓了步伐.斜了几眼.

  这时.她却突然懊恼了起來.她好似还不知道这几人的名字呢.自那日公子旅动怒后.便将柳明等一干人撤走了.另换了四名剑客给她.许是得了公子旅的吩咐.是以.这几人便沒了柳明他们当初好讲话.虽说对她倒恭敬的很.但却是个甩不掉的尾巴.走哪儿跟哪儿.郑月安的性子向來洒脱.不爱受约束.故而对这几人便沒多少好感.几日來都不曾与他们怎么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