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就在公子旅蹙眉的时候.软软糯糯的一声响了起來.來人紧紧地扣着公子旅的腰际.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并且还蹭了蹭.于是乎.公子旅的身子再次僵硬了起來.脸色也不自然了起來.

  见状.那些随着來人一同入殿的剑客武士们皆不由低头退了出去.侍婢们也随之而出.殿门再次’咯吱‘一声被关上.

  虽隔着好几层的衣着布料.但公子旅却依稀辩得出怀中之人身上的潮湿.低头看去.怀中之人紧紧的将脸埋在他的胸前.无奈.他只看到了一头略带凌乱的湿发.当即.他那好看的眉头不由再次蹙了起來.沉声道:“退开.”

  “不要.”

  怀中之人将扣在他腰际的手围得更紧了起來.声音也带着几丝泣音道:“漫天的大火熊熊而燃.就连通往馆外的水渠也被人堵上.在大火的熏陶和灼烤下.妾与诸君只能避身于池水之中.曾几度时.妾都以为.这一生再也无法见到夫主了.幸好诸君不顾性命之危.打通了被堵的水渠.妾.这才得以逃生.再见夫主.”

  感受到怀中之人的颤抖.公子旅抬手抚上她的背脊.将她圈进臂弯之中.柔声道:“无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他的声音缓而低沉.只是简单的一句话便使得怀中之人情绪安稳了下來.

  郑乐安将脸上的泪水尽数抹在他的胸襟上.哽咽道:“夫主.若是查到那纵火之人.你交给我处置好不好.”

  公子旅眼中闪过一丝疼惜.用手摸了摸她的头.宠溺道:“好.我已命文山去查探此事.明日便会有结果.你先去洗浴.换上干净衣着.然后好好歇息.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归宋.”

  头埋在他的怀里.郑月安不满的蹭了蹭.闷声道:“良工为了救我不幸丧命.我不走.我要留下來为他报仇.替此番那些冤死火海下的兄弟们报仇.”

  兄弟.

  公子旅眼中闪过一丝惊诧.难怪那些游侠儿和剑客会那般敬重于她.原來是因为此等缘故.这妇人.还真是会懂得虏获人心啊.

  见公子许久不应.郑月安不由抬起头來.是以.那张略带污垢的小脸便也随之出现在公子旅的视线里.

  她的额头侧际有着一道淤痕.想是在火场所伤.见公子旅沉了脸色.并松开圈着她的手臂.郑月安不由嘟了嘟嘴.委屈道:“夫主......”

  “松开.”

  “不.我不要.”这般说着.郑月安搂着公子旅腰际的手再次紧了起來.头颅也再次埋进了他的胸前.

  她却不知.她这一举动.却使公子旅心情大好.脸上也布满了笑意.

  “当真不松.”

  “不松.”

  公子旅薄唇角微勾.“好.”

  就在好字才落音.郑月安便被他一个就势给抱了起來.还未待郑月安回过神來.便扑通一声被他给扔进了注满温水的洗浴池中.

  那浴池虽不甚深.但却也到人腰际.是以.郑月安这样毫无防备的被他一扔.当即便一连呛了好几水.待郑月安缓过神來.将脸上水泽抹去之时.入眼的便是公子旅那呈小麦色健美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