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望着眼前那如雪的肌肤以及胸前那一抹诱人的景色.公子旅的眼中不由闪过一丝赞赏.肤白似雪.肌如凝脂.这妇人.真真是个玉人.这般赞叹着.他便情不自禁地低下头去.爱怜地吻上了她的锁骨.一路向下滑去.直至雪丘.而此刻.他的一双大手.一只则是托着她的后项.另一只则是托着她的臀部.将她半抱了起來.以方便自己食到更多的美味.

  然.就在他迷恋雪丘上的那颗红樱桃时.一颗滚烫的热泪突然袭向他的脖子.顿时.他的动作一僵.

  又是一颗热泪袭了下來.他抬起头來.眼中已然恢复了清明.

  见他看向自己.郑月安眨了眨眼.那半挂在眼眶的泪珠儿便顺势滑落了下來.此刻的她.仿若一只带着露珠的花瓣.让人好不怜惜.

  抬手为她拭去腮边的泪水.公子旅苦笑着摇了摇头.将她拦腰横抱了起來.转身上了岸.一把扯起搁放在一旁几上的干净衣袍.顺势将怀中的人给裹了起來.继而又抱着她穿过几重帷帐.來到一张宽大且又精致的床榻前.将其顺手往榻上一扔.便兀自转身往浴池的方向而去.

  闻着脚步声渐渐远离.郑月安这才‘嗖’地一下从床榻上爬了起來.一把扯下裹在身上的公子旅的衣袍.快速地将身上的水泽擦干.将衣袍扔到一边.扯过叠放在一旁的绢丝被帛.复而又将自己给严严实实地裹了起來.只留满头的湿发披散在榻边和一双正愤愤盯着浴池方向的大眼.

  方才公子旅将她抱上浴池的那会儿她才发现.原來那厮从头到尾都是有穿亵裤的.害的她还紧张了半天.这下子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不过.方才公子旅可是真的动了qingyu的.她都清晰感觉到了他下身那个灼热物什顶着自己了.

  脚步声再次响了起來.郑月安知道.这是公子旅回來了.一时间.她的心也不由再次砰砰地跳了起來.也顾得满头还在滴水的湿发.她一轱辘便又滚到了最里边靠墙的方向.只余一双大眼盯着公子旅.

  公子旅一袭白色亵衣.浓密的湿发披散在脑后.俊美而不失英气的面庞让她辨不出喜怒來.他赤着足.在昏黄的灯光下款款而來.

  他驻足在床榻前.看着那窝成一团的物状.不由蹙了蹙眉.片刻.才薄唇亲启:“过來.”

  只是淡淡的两个字儿.却让郑月安心下一颤.咬了咬唇.终还是踌躇地就着被子滚了过去.她不曾发觉的是.在她滚动的期间.公子旅的眼中竟然闪过一丝调侃的笑意.

  床榻很大.足有两米多宽.是以.公子旅便将包成茧状的郑月安给提了起來.横置在榻上.将她的湿发顺在榻边垂着.继而又将缠在她身上的绢丝被帛扯了开來.待自己上了榻.他这才将一丝不挂的.此刻正在瑟瑟发抖的郑月安给扣进怀中.用被帛将俩人盖住.阖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