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窝在公子旅的怀中.郑月安轻轻地抬起头.却只能观摩到他那光洁的下巴.是以.她不由不满地撅了撅嘴.

  她实在是不敢相信.公子旅方才明明是起了qingyu的.虽然轻易地放过了她.但却也不该一眨眼就像个无事人一样了啊.难道是他.......

  想到这里.她脸色一变.难怪像他那样风流的一个人.到现在后苑中还沒有一个妇人为他孕育过子嗣啊.原來是早就被掏空了身子啊.想着.她看向公子旅的眼神便不由充满了同情.

  然.只是一瞬.她脸色突然又是一变.不对.像他这样腹黑的人.又怎会如此不爱惜自己的身子.难道、难道是她魅力不够.

  这样想着.她的脸上便满是一片懊恼之色.正在这时.也不知是公子旅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紧扣着她的身子.竟然又往自己身上贴了几分.这一贴.郑月安那满是懊恼的小脸顿时一僵.随之一片通红.

  此时此刻.她惊吓地不敢再胡乱动弹.唯有阖上眼帘.只余微颤的睫毛将她的惊慌之态尽显了出來.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呼吸渐渐平稳.安睡了过去的时候.那个本该早就睡着的公子旅却是猛然睁开了双眼.修长的指尖抚上她额头的那块淤青.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渗骨的寒意.

  清风入袭.殿内昏暗的烛光微晃.白色的纱帷与之缠绵.

  此时已过子时.一抹上玄月.月光之下花影暗移.

  然.晋公子重耳下榻的府内.却依旧一片灯火通明.主殿之上.一袭白色亵衣的重耳剑眉微蹙.负身立于几塌旁.冷眼瞧着下首的几人.

  几人中.以介子推、赵衰和狐偃为首.均是他门下得力的谋士.此刻.面对重耳的冷眼.几人皆垂首不语.

  见状.重耳不怒反笑.道:“好、真是好极了.我从不知.原來我重耳的门下.竟也有里克这样的人.”

  里克.晋国权臣也.

  一语罢.宽大的白色衣袖随之一挥.却是重耳转身往殿外而去.

  “公子息怒.臣等此举.实乃是为了公子您的大业啊.”

  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了起來.是狐偃.

  快要跨出大殿的重耳脚步一顿.他转过身來.渡步到几人身侧.半俯下身.盯着一脸紧迫看着自己的狐偃.嗤笑道:“故而.公便以为.那妇人必会成为我重耳完成晋国大业途中的阻碍.是以.便欲下手除了她么.”

  狐偃一愕.他沒想到重耳竟然将话说的这般直白.再加上与之对视.面对重耳那双略带讽意的眸子.使得他的气焰顿时低了几分.

  他是重耳的舅舅.并且随之流亡多年.再加上他为人的确颇有谋略.故而重耳向來对其都尊敬有加.像今日这般.是从未有过的事.

  见狐偃不语.重耳眼中的讽意更甚.他站了起來.转身面朝殿外.伸开双臂.白色的衣袖随之而出.冷笑道:“这晋国的霸业.也终究只能由我重耳來谱写.呵.区区一妇人又怎能阻碍得了我.诸君.轻看重耳也.”

  这一刻的他傲气凌人.霸气四射.然.在白衣的衬托下.却有着一番冷艳无双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