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被公子旅一言击中.郑月安眼珠转了转.不敢与之对视.讪讪道:“妾之言.本就属实.夫主如此、莫不是、莫不是恼羞成怒.”

  公子旅松开她的下巴.冷哼了一声.将视线转向窗外.不再理会她.而是扣着几面.喃声道:“将有五危......五危.....”

  孙子兵法中的将有五危.分别是指五个致命的弱点.此时.见公子旅思之.郑月安便也不打搅他.兀自地坐在一边煮起了茶.

  茶香飘渺.郑月安为自己斟了一小杯.凑近鼻尖闻之.随之浅尝一口.勾起了唇.

  这个时期.人们饮茶大多数都是用陶碗代替.是以.茶具跟饮食器皿都是混用的.因郑月安用不惯.再加上自己又炒了茶叶.便就绘图让人仿之.制了杯子.

  杯子的形状.是她仿照后世饮茶的器具而绘.并在上面绘了雅致的花纹.故而.虽不及后世的青白瓷器.但在这个粗陶与青铜器的时代.却也算得上是一件珍品了.

  见公子旅还沉思在孙子兵法的论说中.郑月安不由摇了摇头.便也为其斟了一杯.奉了过去.

  公子旅接过茶.浅酌了一口.随之闭眼回味.口中却道:“姬不过是换了一副茶器.煮出的茶却是连味道也不同往日了.”

  郑月安浅笑道:“夫主觉这茶如何.”

  “香气淡雅.喉韵阵阵 .这一品.倒不似茶了.”

  这个时代的茶大多是用一种类似茶叶的湿叶子.再混入多种香料煮成的.故而辛辣刺舌.然.郑月安的茶叶.却是她早先她特意让人在野山采來多的油茶.再加上被她制成了后世的干茶.又用小巧陶壶煮开的沸水冲泡而成.是以.所煮茶味.又岂是这个时代的茶所能相比的.

  浅尝一口自己煮的茶.郑月安抬眼看向公子旅.莞尔道:“圣人皆言茶有百味.夫主.您可有从这茶中品出了什么.”

  公子旅依旧闭目.一手轻轻晃着手里的茶杯.温声道:“香、甘、涩、苦.”

  拾弄茶器的手一顿.郑月安抬起头來.展演一笑:“仅是浅尝一酌.夫主便能品其四味.如此时局动乱.夫主的心竟还能如此之静.实乃上善若水也.善.大善.”

  公子旅嗤地一笑.睁看双眼.一双浓墨般的眸子满是笑意的看着她道:“不过是一品茶之味罢了.你这妇人.竟也能扯出如此的歪理來.”

  郑月安回以浅笑兮之.曰:“夫主错矣.这时间万物.唯有这茶才是最朴素、淡泊的美物.也唯有饮茶.才是最朴素、淡泊的美事;饮茶之时.心之所境越淡越善.也唯有这心境平淡之人.才能感受地到这茶所带來的宁静和所悟.”

  接过公子旅手中的凉茶.倒入一旁的空器皿.郑月安又为其斟了一杯.奉了上去:“ 一杯清茶可解乏.一杯清茶可静心.一杯清茶可养生.一杯清茶可修行.雾里看花花非花.杯中观茶茶非茶.一杯清茶藏乾坤.人生如茶茶如人生. ”

  说这话时.郑月安的身上一派娴和之态.仿若一块散发着荧光的温玉.这一瞬.她的目光恰似一股清澈无尘的清泉.仿若能贯彻人心.洗之尘埃.

  那么一瞬.公子旅竟然看失了神.他好似看到了那个多年前冒着大雪.乘船顺江而上.煮茶论剑、散金求贤、四处游学的少年.

  时局虽动乱.但心底却仍有一方可容纳自己的净土.可如今.........公子旅眼中闪过一丝悲怜.也不知是为他自己.还是为了这天下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