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此刻.得知公子旅遇刺.公子子明同一干食客们便闻声而來.围拥在了马车外.有的在怒斥着公子旅的剑客们.有的则是询问着公子旅的伤势.

  见状.郑月安不由蹙了蹙眉.但这些都是公子旅的食客.她是无权喝斥的.得知公子子明随着巫医一同入了马车.她便让随行的剑客们在人群中为她开了一条道.尔后.也不理会众人的神情.径直入了马车.

  “夫主的伤势如何.”

  一入马车.便就见到公子旅赤|裸着上身躺在绢丝被帛上.那支泛着幽光的毒箭依然矗立在左胸上.只是箭尾被人削除了.此刻.巫医正在清理着伤口周围的血迹.

  公子子明略带深意地看着她.道:“那支箭虽未伤到要害.但箭上淬的却是几种混合的蛇毒.除非将那团肉挖出.否则无解.”

  郑月安一怔.她知晓公子子明说的是实话.蛇毒不同与用药材炼制的毒.是沒有解药的.更何况在这个医术落后的时代.除非真如他所言.挖肉去毒.

  她不敢去看公子旅的伤口.深深地吸了口气.闭上双眼.脑海里不停的搜索这前世与此有关的种种记忆.突然.睫毛一颤.她猛的睁开了双眼.扫向搁放在几身上的托盘.那里面置有酒、短匕与干净的布帛.

  有这些.足够了.

  公子子明将她的神情尽收眼底.此时.正欲发问.却不料郑月安便冲他道:“劳烦公子出车安抚诸君.莫要让他们嚷吵.这里需要安静.”

  说罢便不再理会公子子明.起身径直挪到公子旅的身侧.对着巫医交代了起來.公子子明复杂的看了她一眼.便无声的出了马车.不到片刻.车外便静了下來.

  刻不容缓.

  郑月安用丝带将脑后披散的头发随意的绾了起來.衣服因來不及更欢.宽大的袖摆太过碍事.她便只好用短匕割掉.手腕以下露出一截白皙的胳膊.这种惊骇的做法看的一旁的巫医一阵惊诧.

  然.郑月安也不理会他.用酒将短匕和手洗净后.她再度吸了口气.强定下心神.将视线转向了公子旅的伤口.

  因短匕是青铜所铸.故而沾了酒后便不宜再用火消毒.否则酒性变烈.也会成毒.

  让巫医将一卷干净的布帛放入公子旅的嘴中.随后又将公子旅的双手按住后.郑月安开始了行动.

  她先是用匕首将箭身周围轻轻地划开了一道小口.看着已经昏睡的公子旅紧紧咬住口中的布帛闷哼了一声后.又划开了第二道.第三道.

  褐色的鲜血在伤口的扩开下不断涌出.郑月安却连额头滑落的汗水也不敢擦拭.咬唇.轻轻地将那支带着勾的箭拔了出來.

  ‘啪’地一声.将箭头扔在一旁.她拾起一卷布帛.将伤口四周滑动的血迹擦掉.附身便吻上了公子旅的左胸.直至她将一口毒血吸允出來.吐到一旁的器皿中时.那巫医才从震惊中回过神來.吩咐着车外的人快速准备沸水和干净的衣袍.

  一口、两口、三口......也不知是蛇毒的效果还是她用力过甚.直至她的嘴都麻木了.公子旅的伤口也不在流血.她才止住吸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