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女童眼中闪过一丝黯然.低头道:“略识得几个.”

  是了.这女童是郡守之女.是贵女也.识得字倒也不稀奇.此刻.见她这般.郑月安便知她是想起了自己的家人.当即便弯身与她对视.一边拨开她额前的碎发.温和道:“人总是要往前看.不能总活在过去.姝子.你的家人也定是希望你好好的.”

  “然.”姝之抬起头來.用泛红的眼眶看向她.一脸乞求道:“贵人.能否留下姝子.姝子愿为奴为婢.报答贵人的救命之恩.”

  郑月安笑了笑:“我与阿姐.多年前在逃亡途中失散.至今我也未能寻到她.我留下你.你也无须自贬身份.你本就是贵族.可愿做我的妹妹.”

  姝子和宽儿具是一愣.不可置信的看着她.

  见两人这般.郑月安笑了笑.提步越过两人.行至石灶旁蹲了下來.揭开陶罐的盖子.一股浓郁的香味顿时便扑散而开.盛出一小勺.才入口.郑月安不由眉头一蹙眉.随即便道:“宽儿.你且尝尝.这汤味如何.”

  “喏.”宽儿回过神來.快步行了过去.接过陶碗浅尝了一口.

  “如何.”

  宽儿一脸欢喜地看着她道:“姬.这汤实乃美味.汤香味浓.公子定喜之.”

  郑月安脸色微不可见的变了变.随即笑道:“那便好.”说着便取过三只鬲.各盛了半鬲汤.又分别添了些芋头和兔肉.将其盖上.指着其中一鬲对宽儿道:“将这鬲中的吃食给公子子明送去.罐中剩下的汤食.你们便分食了吧.姝子.这些日子.你就跟在宽儿身边吧.也好有个照应.”

  说罢.她便起身端着盛好的吃食往公子旅的马车而去.

  “喏.”

  “阿姐.”

  郑月安脚步一顿.回过头去.姝子一脸笑意地看着她:“天色黑.阿姐小心足下.”

  “然.”

  正在这时.一剑客步伐匆忙地寻了过來.是文山.他行近郑月安身畔.低声道:“姬.公子醒了.唤姬前去呢.”

  郑月安一愣.随即一喜:“然.”说着俩人便快步往公子旅的马车而去.

  马车的周围.剑客武士们还是如先前那般一脸肃严的守在四周.此刻.见郑月安來了.众人不免又将视线挪到了她的身上.郑月安心下虽不喜.但也知晓这些人是对公子旅为她挡箭的事不满.便也不与之计较.

  待文山将车帘打起.她便一手端着托盘迅速入了车.一入车. 便见公子旅阖眼靠在车壁旁的软垫上.秦绥正为他换着伤药.郑月安无声将手中的托盘放在一旁的木几上.便端坐在一旁低首垂眼.让人看不到她的表情.

  这一举动.使得秦绥不免心下诧异了起來.这郑姬.此刻明明该关心公子旅伤情的啊.他抬眼瞟了下阖眼的公子旅.将手中的草药敷完.尔后拿起一叠裹伤用的布帛.看向郑月安.嚅了嚅唇.却不知如何开口.

  察觉到他的目光.郑月安抬起头來.见他一脸难色的看着自己.目光扫向他手中的布帛.当即便明白了他的意图.点了点头.便轻声挪至公子旅的身侧.低声唤道:“夫主.巫医需为您包扎伤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