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嗖’地一声.宽儿转过身來.跪坐在她身旁.一脸遮不住的喜色.惊道:“真的.”

  “然.”

  “善.大善.”她端坐起來.将手放在双腿上.一脸欣慰道:“公子后苑中妇人虽不少.但大多都是沒有名分的姬妾.这下好了.姬便是公子后苑中唯一的一位夫人了.纵然您现在还未为公子孕育子嗣.旁人也是不敢小瞧轻怠您的.呵呵.郑姬.您可要早些为公子诞下大子啊.这样才能使您的地位更加牢固呢.将來公子若是回国.也不会将您给弃下了.”

  郑月安拿着勺子的手一僵.是了.在这个时代.那些流亡他国的王孙公子.大多在归国之时.是会将那些沒为自己孕育过子嗣的姬妾遣送于人的.而她自己的身体.....想到这些.她的心里顿时又乱了起來.

  宽儿还在那头兀自的畅想着.半响不见耳边有动静.回过神來.便见眼前之人一副眉头轻蹙的样子.心下疑惑.随之便也脸色大变.当初在郑秦边境.郑姬施计毒乱秦军后.又以身犯险.活捉了秦国大将由于.也正是因此.才会在有毒的湖水中浸了几个时辰.导致暑毒入体.寒气入侵.损了身子.事后他们虽极力遮掩.但依郑姬的聪慧.哪里能瞒的过她.她不言不问.并不代表她不知晓.她只是将事情都埋在心底.独自一人承受罢了.

  她嚅了嚅唇.脸色担忧的看向郑月安.道:“姬.公子向來......”

  “嗤.”话未说完.便被郑月安的一声轻笑给打断了.见状.宽儿的脸色不由愈发难看了起來:“姬.您.....”

  “呵呵.无事.”郑月安摇了摇头.道:“这些时日.你多照应着姝子.本是贵女.如此小小的年纪便遭逢了这般变故.着实让人心疼.”

  “喏.”

  米粥食了一半.郑月安实是不想食了.便想着下车走走.可一想到唇上的伤口.便也只好作罢.拿出几卷书籍靠着车壁翻看了起來.随之将一脸踌躇不安的宽儿给打发了出去.

  将竹简‘啪’地一下扔在木几上.起身将车窗推开.郑月安再次伏在窗栏上.眺望着远处的青山愣起了神儿.

  是啊.她的确是聪慧.宽儿的担忧和不安她都看在眼里.又岂会不明白她的心思.可是那又如何.即便她这一生都不会拥有和公子旅的孩子.但她既然决定了要伴他一生.那么有些事情.总得学会面对才是.再者.公子旅不是已经许诺过她么.

  一阵清风拂过.伴随着士兵们做饭的淡淡炊烟气息.郑月安就那样懒懒地伏在窗栏.阖着双眼.静闻耳边的风声.

  眨眼太阳西斜.几个时辰便就这样过去.这期间.公子旅曾几次命人前來唤她过去.但都被她找借口推掉了.公子旅闻之.也只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便也不在命人过來唤她.

  申时至.便有剑客策马绕着大军急奔.高声传达这公子子明的命令.大军该启程出发了.因公子旅重伤在身.众人又丝毫探不到他的伤情.一路上数万人都显得肃严至极.不过.这也不碍于大军的归宋步伐.宋王病重.太子册封之日又近在眉睫.大军反而加速了步伐.一路上纵然日夜颠倒的赶路.也无一人心生埋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