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公子旅扫了眼围绕在自己身边的一干王孙.看着她笑了笑:“无事.我行郑几月未归.今日一见.定是要与诸君畅聊一番的.你若是觉得烦闷了.可以让侍从引你出去走走.”

  郑月安看着他.半响.抿了抿唇:“喏.夫主重伤在身.切记勿要饮太多酒水.”

  公子旅颔首一笑:“然.记得带上剑客护身.”

  “喏.”

  俩人的一番对话.不免又引起了众王孙的一番调侃.公子旅看了眼郑月安离去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妇人性子太过淡然.不喜热闹.此番连夜赶路.怕是有些乏了.”

  他的这番话.无疑也是为郑月安推掉了以后这种类似的宴会罢了.众王孙又是一阵哄然.

  见郑月安出了大殿.不少对她好奇的妇人贵女都欲起身相寻.但见她后还尾随着几名黑衣剑客.便也只好悻然打消了这个念头.

  出了大殿.郑月安便在侍从的引领下來到了殿侧的一片树荫处的水塘旁.水塘周围种植了一些花草.此时已近酉时中旬.橘色的太阳余晖洒在池水上.竟是连池水也镀上了一层淡橘色.此处离大殿并不甚远.耳边隐约还能闻见丝丝的钟乐之声.挥退侍从和剑客.独自一人行至水塘边的一块大石上.伏膝而坐.

  低头瞧着水中的倒影.那张清秀的面庞既像自己.又非自己.來着个时代已经一年有余了.面对着血腥的战争和视人命如草芥的杀戮.她都有些麻木了.甚至有时.她都在怀疑.她还是不是她.还是不是那个原來的自己.

  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在耳边响起.郑月安盯着水里的倒影.却是连头也不想回.淡淡道:“可是夫主退了宴.要回府了.”

  这一问.身后却是半响无声.她不免好奇.回过头去.却是公子兹甫负身立在自己身后.此刻正深深地看着自己.

  郑月安怔了一怔.随即起身冲着他行了一礼.

  公子兹甫一直盯着她.就在她行礼之时.突然上前一把握住她的手.一边道:“玉.我知道你就是玉.对否.”

  郑月安一惊.遂即挣扎开來.退后几步道:“然然.妾乃公子旅的夫人郑氏.公子您认错人了.”说罢便欲行礼退开.

  闻言.公子兹甫却是嗤地一笑.不仅沒有放过她.反而向前逼近.紧紧盯着她道:“无论你在如何遮掩.这张脸.这双眼睛是偏不了人的.玉.你怎成了楚旅的妇人.你可愿......”

  “宋公子.您认错人了.”不待他说完.郑月安便猛然出声将他打断.冷声道:“您口中的玉妾虽不知是何人.但妾却是楚公子旅的妇人.宋公子若是再如此相逼.就莫要怪妾不客气了.哼.”说罢.衣袖一拂.转身离去.

  俩人的说话声自是惊动了候在树荫外的几名剑客.此时.几人已寻了过來.见郑月安一脸不悦的出了林.越谦快步迎了上去.担忧道:“夫人.方才因何事惊呼.可有事否.”

  郑月安如今身份不同.他们自是也改了称呼.

  “无事.”郑月安摇了摇头.斜了眼身后的林子.道:“不过是一只长毛耗鼠.如今已经钻入水沟之中.”说到这里.她抬眼望了望了大殿的方向道:“酒宴何时可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