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用完食.众人散之.郑月安兀自一人斜靠在几塌旁.思索着这段时间所发生的事.不知为何.她总有种感觉.自她独自奔行郑国开始.之后所发生的种种.都好似一条引线.这条引线在渐渐扩散.不知不觉中.与楚国相邻的几个诸侯国.凡是国力较强.能牵制楚国的.国力都好似在慢慢衰弱.

  皎月高挂.更漏声响起.郑月安回过神來.目光穿过重门.定格在那片被她亲手栽种的花圃之上.清风拂來.夹杂着淡淡花香.甚是醉人.起身离塌.独自行至园间.一袭白色亵衣.木簪绾发.长长的衣摆拂过青石板.月色之下.清瘦的身形竟显得有些孤寂.一时间.那些候在屋外以及隐身在暗处的剑客们.竟是都看愣了神儿.

  随后.一连几日.都有不少权贵及王孙女的眷差人送了请柬.邀郑月安过府赴宴.然.都被她以车马劳顿的借口给推掉了.

  一连数家请柬被拒之事.再度于宋都内掀起了一阵风波.然.任凭众人如何议论纷纷.楚公子旅府的大门.仍然紧闭.里面的人仿似也并沒有闻到风声.

  对于此事.公子旅门下的一干食客们却是不满了.以陈公为首.在数次面见郑月安碰壁后.便呈书上谏宋宫内养伤的公子旅.请他责罚夫人郑氏.甚至还有人请她罢除她的夫人之位.

  只是.当那一卷卷的谏书呈至公子旅眼前时.公子旅只是随意拾起一卷.淡淡一扫.尔后便扔至一旁.淡淡道:“郑氏身为我公子旅后苑的妇人.夫不在.妇不便随意见客.如此安守本分.甚好.当赏之.”

  就这样.公子旅轻飘飘的一句话.便成功地堵住了众人议论纷纷嘴.旁人倒还罢.哪些个上书给公子旅的家臣食客们却是有苦无处诉.在他们眼里.公子旅如此宠信郑氏.将來必成祸啊.

  这一日.再度有人送來请柬.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送來请柬的.竟然是公子兹甫府上.这张请柬.是一块雕着花的玉牌.样式颇为精致.

  依稀记得.最早的名帖便是产于这个时代.只是由于沒有纸张的缘故.都是用木片和竹片來代替的.将玉牌拿在手里观摩了一会.倒是块好玉.郑月安淡淡一笑.这公子兹甫还真是心切.都还不是太子呢.竟然都用玉牌來做请柬了.如此奢侈.也不怕被人弹劾.

  “是何人送來的请柬.”

  “禀夫人.是夫人车氏亲自送來的.”

  车莲蓉.

  郑月安微微蹙了蹙眉.她早就料到这妇人会送请柬给她.但却不曾想她会亲自送过來.“她可曾说过什么.”

  侍从垂首.恭声道:“车夫人言.上次相见.她还未曾与夫人好好叙旧.明日她在府中摆好酒宴.请妇人务必过府一叙.”

  郑月安抿了抿唇.忽的挑眉一笑:“你且退下吧.”

  “喏.”

  待侍从退之.柳明便一脸不解道:“夫人.您明日可是要赴此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