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果然.那贵女闻之.便斜眼扫了下主位的车莲蓉.略不屑地撇了撇嘴.嘟囔道:“你说的是那车氏吗.我也很讨厌她呢.扭捏作态.哼....你若不喜.那便不奏便是.”说着又对她咧嘴一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的.”

  郑月安不由莞尔.笑道:“善.”

  “阿七.你在和郑夫人说论什么呢.可是在讨论弹奏何曲.”见两人兀自低声笑语.一贵妇便好奇道.

  不待阿七答话.郑月安便笑道:“这大殿中乐声靡靡.醉人心扉.已是仙音.月安不才.对音律亦是只会些皮毛罢了.至于那曲《十面》.去年晋公子重耳相询时.月安便言过.那并不是月安之作.夫人当时也在.这些.您都是知道的.”

  见车莲蓉脸色一僵.郑月安这才又正色道:“今日夫人邀月安前來.是赴宴叙旧乎.还是让乐安娱乐众人乎.若是前者.那如今.这酒也饮了.旧也叙了.月安也该向夫人请辞了;若是后者.如今在座的各位.均是贵人.然.月安亦也不是一名供人娱乐的乐女.告辞.”说罢.不待众人反应过來.便起身离榻.在众剑客的簇拥下离开了大殿.

  这一突兀至极的举动.使得众妇惊诧不已.好半响才回过神來.看着一行人远去的背影.一贵妇摇头道:“这郑氏.也太狂傲了.如此妇人.怎能独得楚公子旅的宠爱.真是怪哉.”

  另一贵妇也道:“这郑氏.是何來历乎.”

  这一问.众人不由哑然.皆扭头看向主位上的车莲蓉.期盼能从她的口中得到答案.

  垂眼看向几上的酒器.再看向众人时.车莲蓉的眼中已沒了方才的愤恨之色.笑道:“这我亦也不知.只是好似曾听人言过.她是楚公子旅在狩猎之时.于山野之中拾捡回府的.”

  “呵.我说呢.难怪如此不识礼数.原來是一野人啊.”

  “可不是么.许是楚公子旅一时图个新鲜罢了.待过些时日.指不定便将她的夫人之位罢黜.转送于人了呢.”

  此言一出.殿内便是一片哄然的笑声.

  正在此时.贵女阿七突然‘嚯’地一下站了起來.看着车莲蓉一脸不屑道:“难道诸位不知.如此乱世.许多高人都是隐居山野的么.听闻这郑氏有丈夫之才.今日一见.我瞧着是挺不错的.举止从容.谈吐大方.浑然不似某些人.呵.扭捏作态.惺惺作假.人家郑氏.不过一妇人罢了.随楚公子旅远途行郑.途中不仅为楚公子旅出谋划擦.还救了他一命.怎就不能独得他的厚宠啦.”

  这一说.车莲蓉面上的笑容是再也挂不住了.众妇脸色亦是频变.想起有关那郑氏的传闻.以及方才她的谈吐举止.从容间流露的那种气魄.无一人不觉羞愧.

  待扫了众人一圈.阿七又道:“再者.归宋途中.日夜兼程.一个妇人.自是身子受不住的.前几日.这宋都中的王孙权贵.是沒有几家沒下请柬给她的.然.却都叫她给拒绝了.还是车夫人的面子大.只是.如今人家郑氏倒是來赴了宴.可是却遭到如此待遇.呵.真是好笑.别说是一个堂堂的公子夫人了.纵然是换了寻常的姬妾.怕也是消受不了的.....时辰不早了.车夫人.阿七告辞了.”说罢兀自行了一礼.便带着剑客家奴离开了大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