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徒留大殿众人.面面相窥.随之频频看向主位的车莲蓉.她们跟阿七不一样.阿七的兄长华元是宋国的大夫.六卿之一.深得宋王宠信.再加上她又即将成为公子子明的正妻.宋王宠爱公子子明.是谁人都知晓的事.是以.面对车莲蓉.她大可以有恃无恐.然.她们却不一样了.如今公子兹甫即将成为宋国太子.她们之中.大多数都公子兹甫的附臣.面对公子兹甫的宠妇.自是得看其脸色行事.

  钟乐之声仍在.然气氛却不甚美.众人一片僵持之态.等待着车莲蓉的指示.好半响.车莲蓉才无力的挥了挥手道:“散了吧......今日之事.不可外传.”

  “喏.”众妇齐齐应之.一人突然道:“夫人.可那阿七.....”

  “夫主即将贵为太子.想來她也不会太失分寸.”

  “喏.”

  待众人退之.车莲蓉便哗地一下将几案上的酒食推扫在地.可恶的郑氏.楚公子旅不过是一流亡质子罢了.她一小小妇人.居然敢如此嚣张.那阿七.她今日本就不应该将她请來.不仅误了事.还反而给她难堪....用手衬着几面.车莲蓉恨恨盯着地上的酒器.胸口因愤怒而微微的起伏着.

  今日之宴.夫主千叮万嘱.让她好好探探郑氏的口风.可如今.她却因一时冲动.不仅沒能探到那郑氏的口风.反而还落了自己的脸面.

  她早就该想到.这郑氏.不惜得罪其他的王孙权贵拒了请柬.却唯独接下了她的请柬.分明就是早有准备.想到那郑氏今日的仗势.车莲蓉不由更加暗恨自己的大意了.一个小小的质子夫人.出行之随.哪里用的上数十名剑客.这摆明了是做给她看的.

  这样仔细想了想.车莲蓉突然一阵后怕.夫主不久便是宋国太子.可如今.却是叫这样的一个妇人给含沙射影的暗讽了一番.这要是传出去.夫主岂不是面上无光.

  想到这里.她脸色越发难看了起來.那届时.别说是太子妃之位.只怕就连夫人之位她也保不住了.当即便‘嚯’地一声站了起來.高呵道:“來人.速速备车.我要去面见父亲.”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等着公子兹甫将她废黜.

  再言郑月安一干等人.自出公子府.她便下令命人急行回府.是以.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在宋都的大街上急行而过.再度为宋人引來了一起新的话題.

  半个时辰后.楚公子旅夫人郑氏在宋公子兹甫府中赴宴时遭受到的‘羞辱’便传遍了整个宋都.随之.一脸铁青的宋公子兹甫便从郑国太子下榻的驿馆内匆匆赶往楚公子府.登门致歉.

  郑月安拿着一个竹筒.带着宽儿和姝子俩人花圃里拾弄着花籽.此刻.听了柳明的通禀.头也不抬.只是淡淡道:“不见.”

  此刻.那些剑客们虽沒同她一道下足丛间.但却都三五成群的散落在花圃周围.听了她的话.不仅都诧异的看向她.然.郑月安却仍是一脸淡然的附身丛间.拾弄花籽.柳明只得依令将她的话传给了宋公子兹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