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闻之.公子兹甫的脸色不仅愈发难看了起來.紧盯着柳明身后的那扇大门.好半响才抿唇.道:“今日之事.兹甫定会给公子旅和郑夫人一个交代.”说罢.便转身翻山上马.策马而去.

  扫了四周围观的人群.柳明不由担忧的皱了皱眉.夫人这样做.但愿不要给公子惹來麻烦才是.

  此时.距公子兹甫被册封太子之日还有两天.然.就在这两天中.发生了一件大事.一件足以令郑宋两国反目成仇.兵戎相见的大事.

  公子兹甫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那倒在一旁血泊中不断抽蓄的郑太子.无疑是在他的胸口狠狠地撞了一击.一个踉舱往后跌去.及时被身后的剑客给扶住.公子兹甫定了定心神.薄唇紧抿.扭头看向在一旁抽泣的车莲蓉.‘哗’地一声便将一剑客佩在腰间的长剑抽出.一步一步.慢慢地向车莲蓉走了过去.

  见状.车莲蓉的脸色愈发惨白了起來.朱唇微颤.晶莹的泪珠儿随之滑落.道:“夫主.您这是做甚.”

  公子兹甫不语.仍是紧盯着她.一步一步.慢慢地行了过去.

  车莲蓉亦是紧盯着他.他的不语.他的表情.让她好似明白了什么.她扫了眼倒在血泊中的郑太子.突然‘咯咯’笑了起來.这一笑.配着脸上的泪珠及一副姣好的面容.竟是胜似带雨的梨花.

  这一笑.倒是让公子兹甫止住了步伐.不解地看着她.

  推开搀拥的侍婢.她笑道:“妾这一生.心悦夫主至斯.虽有些贪图名利.但却也是为了能长久地跟在夫主身边.世人都只道妾貌美.深得夫主宠爱.然却不知.这也是妾最害怕的事.自古以來.红颜未老恩先断.妾无才.不能辅助夫主.这是妾这一生最大的憾事.”

  见公子兹甫皱了皱眉.她抬手理了理略凌乱的鬓发.一边笑道:“妾即为宋公子兹甫的妇人.如今又怎能叫旁人羞辱了去呢.如今妾失手杀了郑太子.也定会给夫主惹來麻烦吧.”

  她淡淡一笑.在公子兹甫愣神之际.便猛地扑了过去.众剑客一阵惊诧.长剑还未抽出.便闻见‘扑哧’一声.是公子兹甫手中的长剑贯穿了车莲蓉的身体.

  众剑客握着剑柄的手齐齐一僵.一脸震惊的看向她.

  嚅了嚅唇.鲜血自唇角溢出.在公子兹甫满是不可置信的神情中.车莲蓉努力地扯了扯唇角.露出一个笑容.道:“夫主.你方才.也是要杀妾的.对不对.”

  此刻的她面容惨白.额头因疼痛而渗出了汗珠.强撑着身子立在公子兹甫的对面.见他不语.她又是一笑.鲜血再次从唇角溢了出來.“无事.妾不怨夫主.夫主对妾无情.杀了妾后.自也是记不住妾的.....如今....妾自我了断.这样.....这样....也能叫...夫主记得...妾了....”

  身子再无力支撑.带着公子兹甫手中的长剑一起滑落在地.公子兹甫惊过神來.跪倒在她身边.将她带入自己的怀中.盯着她那柄还贯穿在她身体上的长剑.思绪却是飞到了数年前.俩人相见时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