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是以,这便让他们不由想起了早上在公子兹甫府上赴宴时的那场风波来,当下,便皆不由齐齐地看向主位。

  察觉到众人的目光,郑月安轻轻地挑了下眉,抬眼看向文山,淡淡道:“君且将事发经过与我等细叙一遍吧,也好叫我等心里有个底儿不是?”

  几人一愣,他们没想到,车氏死了,郑月安竟能如此坦然若之,以她的聪慧,又怎会不知这车氏正是因为得罪了她,才会有此惨祸?

  直到郑月安用手扣了下几面,众人才回过神来,当下,文山便将事发的经过细细的告知了众人。

  听完事情的经过,郑月安心底不由替车莲蓉感到惋惜了起来,四年的相伴,这车氏虽无子嗣,但却是一向颇得宋兹甫的心,正如她自己所言,她虽有些好名利,但却也是因为她想长久的伴随宋兹甫,这一切,也正是因为她爱他呀!

  对于这身体的原主姬月安来说,这车氏虽说是狠毒了些,但那些权贵之族的妇人,在面对丈夫的其他姬妾时,又有哪个能仁慈的了?

  更何况,这个丈夫,还是她深爱的。是以,郑月安虽说是要替姬月安讨公道,但却也从未想过要她的性命,纵使车氏曾三番两次的给自己使绊子。

  她想要给予狠狠一击的,从来都是只宋公子兹甫,若不是因为他,又怎会有那场悲剧的上演。他想要拿姬月安来为自己换取利益,那么,她便也是要在他的利益上给予狠狠地一击。

  不过现在看来,貌似这一切都轮不到她出手了,因为已经有人出手了。这般想着,她便有了几分沮丧,她不该这般听公子旅话的,这般老实的呆着的。

  毕竟这具身体是姬月安的,不能亲自替她报仇,她的心里是有几分亏欠的。

  好半响,她才抿了抿唇,道:“宫内情况如何?”

  知她要问的是公子旅,当下文山便道:“公子有令,一切他自由安排,让夫人好生呆在府里调养身子。”

  公子旅他,竟是直接下的命令!

  郑月安愣了愣,好一会儿才道:“喏。”

  这时,文山又道:“近日听闻,晋国似是发生了内乱。”

  一句话落音,众人再次交头喧嚷了起来,这重耳才回国,晋国怎地又发生内乱了?按照他在晋国百姓心中的地位,怎地也不会发生这事儿啊?

  “公子重耳乃大世之才,他流亡这些年中,晋国百姓无一不盼其归国,怎地这才一归国,便有内乱发生,这莫不是谣言?”

  “此言甚是,况且,他才与郑国联姻,怎地也不会发生此事啊!定是.......”

  “........”

  在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声中,郑月安拾起几上的一尊果浆,一饮而尽。之后,她淡淡地斜了眼文山,冷笑了一声,道:“你也不必试探了,夫主还有何吩咐,你且直言便是。”

  这话使得众人一愣,当下便齐齐地止了声,不解的看向俩人。

  见郑月安冷了脸,文山先是嘿嘿一笑,叹道:“公子果然料事入神呐!”说道这里,看向郑月安的目光不由变得比平常更加敬畏了起来,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只见他又迅速的收起笑脸,一脸肃然的看向郑月安,沉声道:“公子有令,夫人之才,必有小人窥之,是以,夫人身侧,暗卫曾百,晋若客访,当拒之!”

  一句话才罢,就在众人了悟之时,只闻‘啪’地一声,郑月安重重地一下将酒樽放在几上,看着文山勾唇道:“夫主之令,妾定当遵之!”

  这一笑,竟是让文山生生地打了个寒颤,但思及叔对他转告公子的命令之时,那些警告的话语,心下不由暗恼了起来,自己怎的会这般老实,居然答应替叔来向夫人传达公子的指令,如今看来,那厮,分明是早就料到夫人在听闻公子的指令会生怒的嘛!

  对上他山那张‘悔恨’交加的面孔,郑月安不由‘嗤’地一笑,一扫心中的恼郁,生出了个用来解闷的法子来。

  她的嗤笑声令得文山的脸色更久难看了,“夫、夫人这是.....”

  “呵....”郑月安挑眉一笑,起身离塌,在众人不解的注视下拂袖向屋外行去。

  衣袖蹁决的身形淡淡的落下一句既让人摸不着头脑亦让人辨不出喜怒的话语来:“....听闻这公子府中的美姬个个都是难得的美人儿,可惜呀,我平常似乎太忙了些呢.....”

  ......身后众人面面相窥,好半响,柳明道:“夫人这是.....”

  众人,摇头。

  越谦:“....莫不是要去后苑?”

  “啊!”文山惊呼,不可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她、她不是不喜么?”

  一剑客脸色古怪:“不如,我等随行一观?”

  众人一愣,随即点头附和:“当如此!”

  说话间,众人已涌出了屋子,往郑月安所行的曲廊而来。

  闻见身后的躁动,尾随在郑月安身后的秦绥不由好奇的停下了步伐,回头看了过去.....

  这一看,再回过头来时,郑月安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曲折的回廊里。

  “唉.....”无奈的叹了口气,瞅了瞅手中已经快凉透的汤药,秦绥不由苦笑的摇了摇头,看来他是得再去重新熬一次了。

  郑月安心情大好的进了后苑,一入苑,虽是秋季,却仍有姹紫嫣红之景赏。

  红叶倒影水相映的榭亭旁,簇拥着一堆服色各异的裳服美姬,伴随着榭亭里的渺渺轻纱,此刻正在笑语盈盈地谈论着什么。

  郑月安放轻了步伐,从游廊中慢慢地行了过去,约估了一下人数,足足有二十多人。

  渐行近,众女的容貌也大多落入了她的眼中,有眉目如画者,品貌端庄者,脱俗如菊者,亦有妩媚可勾人魄者......

  众女临水而立的姿影与身后亭榭旁的红叶倒影相连接,形成了一副自然的红叶美人图来。

  郑月安微微挑了挑眉,公子旅这厮,真是艳福不浅呐......这般想着,心里也不由发起了堵来,自己的容貌她很清楚,顶多是中等罢了,若与眼前的这些妇人相比,她的心里还真是一点底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