媚色春秋

作者:白窈

“夫人看起来甚是难过。”宽儿摇了摇头,蹙眉看着众人疑惑道:“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会惹得夫人如此郁郁不欢,伤心至此?”

  众剑客面面相窥,随即不约而同看向文山。

  文山一怔,接着讪讪道:“你、你们看着我作甚?我只是如实传达了公子的指令而已啊!”

  一剑客点了点头:“今日之事,着实不怪他....”

  “此事当速速禀明公子!”越谦沉吟道。

  “当如此!”在众人点头附和声中,文山与一名剑客快步离去。

  “今晚需着侍婢多加留意夫人的动向!”这一句是柳明对着宽儿道的。

  “喏!”

  待宽儿与姝子进了柳园,柳明又道:“我等今夜当侯于此!”

  “然然!”......

  .....一个时辰后,一袭宋宫武士装扮的文山便出现在公子旅的寝殿里。

  细细听完文山的陈述后,一袭白色亵衣,披散着湿发的公子旅薄唇微抿,盯着几上的酒器蹙眉不语。

  良久,他抬头看向文山沉吟道:“你方才言,那妇人是在闻了你传达的指令后便就直接去了后苑?”

  “然。”

  .....“此之前可有何举动否?”

  文山蹙眉想了想,点头道:“夫人先是重重的放下了手中的酒器,笑着领令,然后、然后看着臣下又是一笑,接着才去了后苑.....”

  “.....她笑时表情如何?”

  文山一愣,这笑着当然表情也是笑的呀,怎还会有其他表情....这般想着,他脸色又是一变,有点呐呐道:“夫人她她虽是笑着,可臣下却是觉得有些渗....”

  公子旅嗤地一笑:“如此这般,才是她应有的行事之风啊!”

  文山:“......”

  叔:“.......”

  那妇人,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一副扭捏作态之举,一旦离了他的眼,便又是一副狡诈洒脱的嘴脸,依她的性子,接下这样的指令后,若真是倾然安份的话,那才是反常之举。

  在俩人呆若木鸡的表情下,公子旅又是嗤地一笑,叹息道:“这妇人呐......”如此之举摆明了在表示她的不满罢了,这般眼眸含笑地叹息道,兀的,公子旅又想到了她那句借着文山之口传达给他的讯息“我呆在他的后苑,有一日会不会也变得像那些妇人一样?”时,眸中笑意凝了凝,这句,她是在向他提示着那个他的那个应诺啊!

  这般思绪了片刻,公子旅朝着满脸疑惑的文山点了点头,温和道:“便依她之令将将后苑禁封戒严起来吧,那两名妇人既如此不懂礼仪尊卑,便就令人将其送归家族吧!”

  这个时代,姬妾是可以随意送人及退还的,有时在一定的情况下,某些姬妾甚至还可以向主家自行求出的,只是,那些被退还的姬妾若是以行为不检或者如向公子旅这般给定下的不懂礼仪尊卑之由给退还的,大多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在俩人习以为常的表情下,公子旅顿了顿,然后又道:“依她的性子,此事一定会令她惊诧的,此时,你便将此事我已尽数知晓透露给她,关于我的神情举动等等一概不要多言.....嗯就这样吧。”

  在公子旅徐徐交代完这席话后,片刻不见他再有其它的指令,文山这才领命退之。

  第二日,在郑月安依旧‘郁郁不乐’的表情下,文山泰然自若的传达了公子了的指令,命人将那邓姬与另一名美姬以不知礼仪尊卑为由给大张旗鼓的退回其各自家族。

  再然后,在郑月安惊诧的神情中,文山解释道:“昨日之事公子已尽数知晓。”说罢便不再有其他的言语,去带人忙活着禁封后苑之事了。

  看着文山碌碌而去背影,郑月安懊恼的一脚将地上的一枚石子踢得老远,然后愤愤地冲着柳明道:“去,将秦绥唤来,本夫人要知晓这段时间他都在给我吃什么汤药,越来越难下咽了!”

  ......“喏!”

  府中恢复了平静......

  这几日中,郑月安特安份,宋宫中没有在传来公子旅的指令以及任何有关他的信息,郑月安也没有询问,关于宋都中的任何动静她也没有派人出去打探,就连远在晋国或是那些被她差遣在外的剑客们游侠们的事她仿似也给抛到了脑后.....

  秋日徐徐,每日的清晨她便会在府中各处的花园竹林树荫处散散步,中午暖阳熏熏,她便靠在新制的摇椅上晒着太阳,到了下午,便就令人准备了一大几的零嘴,唤着宽儿与姝子在夕阳洒照的亭榭里为她们讲述着现代的灵异故事来,饶是亭榭周围还死耐着一些‘蹭’听的剑客,两个丫头在她那生动的讲述下还是给吓得死死抱成一团,瑟瑟抖动着,也偶尔会在她兀地提高音量下闭眼尖叫.....

  然后,府中发生一切的一切在每日的夜晚便会有人如实的陈述到公子旅的耳中,在然后,在油灯晃动的飘渺下,一同在殿中听闻着文山或是暗卫那复制般的灵异故事之时,饶是见多识广剑客们暗卫们总是会时不时向殿中的各处略昏暗的角落张望,在公子旅嘴角不断抽蓄的情况下,竟还有人提议道:“公、公子,不若再加几盏灯吧!”

  然,通常这时,表情隐忍的公子旅便会冷冷的说道:方才已然加过几盏!”

  “.......”

  ........

  就这样在每日府中‘熊猫眼’的幽怨眼神下,郑月安终于决定换了个题材.....于是乎,故事完结后,众剑客无不愤愤地叹息道:“果真是妇人之心最阴毒呀!”

  宽儿与姝子则是红着双眼泣声道:“那文车妖妃实在太可怜了......”

  然后,就在郑月安准备再次煽情煽情的时候,一道匆匆地步伐声向这边行了过来。

  是文山。

  郑月安起身离塌迎了过去。

  “夫人,方才臣听闻府外有喧杂之声,好奇之下便就去出了府,这一探听之下,才知原来是那批被郑太子亲自送来为宋王贺寿的五百美姬,为了逼迫宋王处死公子兹甫,竟是齐齐在宋王寝殿前咬舌自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