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看到叶妈妈去而复返,一家人都奇怪的盯着她。

    “看什么看,不认识啊?”叶妈妈将手中的礼盒往桌子上一扔,对着老伴凶道,叶爸爸嘿嘿笑道:“你怎么又拎回来了?”

    “你以为我想啊?那小子跑得比兔子还快,我哪里追得上!”叶妈妈坐到女儿身边,一双手捧起女儿的脸东瞧西看,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其实叶梦也才仅仅两个月没回家而己。

    “那这些礼品你准备怎么处理?”叶爸爸笑着道。

    叶妈妈白了他一眼,笑道:“还能怎么办?当然是用掉了,难道还要再还回去啊?就算我想还,我也找不到地方啊!就算我找得到地方,他还好意思收回去啊?”

    对于叶妈妈的疼爱,其实叶梦也能感觉到的,不过现在当着杜峰的面被她像是逗弄小孩子一样在身上东摸摸西捏捏,她实在受不了,好不容易逃出叶妈妈的“毒手”,赶紧站起来跑到杜峰旁边坐下,一边嗔道:

    “妈,我都这么大了,你怎么还老是把我当小孩子啊!”

    看来叶爸爸跟女儿的关系确实挺好,盯了老婆一眼,应和着笑道:“就是就是,别老把我们家小梦当小孩子,你要知道现在咱们小梦已经有自己的生活了,你就别再指手划脚的管东管西了!”

    其实叶爸爸的意思表达得很清楚,现在叶梦已经跟杜峰同居了,那就等于是杜峰的人了,而俩人现在所差的也仅仅是一张结婚证书而己,这种事情在年轻人中也是比比皆是,他自然能够理解。言下之意就是说叶妈妈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对叶梦的私生活热心过度的强加干涉,那不但无聊,更是对杜峰这个未来女婿不尊重。

    夫妻二人共同生活了几十年,对于老伴的话,叶妈妈自然是听得懂的,不过听得懂是一回事,接不接受又是另一回事。可能私下里叶妈妈能够接受这种建议,但现在当着杜峰的面这么说她,她就算心里接受了,面子上也一样挂不住。

    瞪了丈夫一眼,叶妈妈笑骂道:“要你多嘴!哦,我自己的女儿,我还不能为她操心了?说破了天,小梦她也是我的女儿不是?你不操心也就罢了,居然还敢管起我来了,看来这段时间是对你太好了,你现在的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嘛!”

    杜峰心里暗暗好笑,原来叶爸爸还是个妻管严啊,嘿嘿,不过也难怪,SH本地男人中就没有几个不是妻管严的。

    叶妈妈又转过头盯着一边亲蜜靠在一起的杜峰跟叶梦,不好意思的一笑,道:“呵呵,小峰啊,你别见笑,你叶伯父跟小梦老是在家欺负我,这都成家常便饭了!你放心,虽然我平时是爱为小梦的事操心,那也是因为我关心她嘛,如今有你帮我照顾她,我就放心多了!你们也不要觉得不好意思,现在未婚先同居的事情多的是了,我跟你伯父也不是老古董,我们看得开的,更不会管你们的,呵呵!”

    杜峰顿时脸红耳赤的坐在那里,却不敢开口反驳,因为叶梦早就将这些情况分析过了,对于现在出现的这种场面,他要做的就是坚决贯彻执行叶梦事先设定的好的指示:我忍!

    叶梦现在也粉脸通红的缩在杜峰的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虽然羞得恨不得现在挖个地洞钻进去,不过内心深处却又隐隐有点高兴。其实她自己还不明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杜峰已经深深的在她心底扎下了根,而杜峰当初开玩笑承诺过将来娶她的一句戏言也常常让她想起时傻笑不己。

    虽然明知道杜峰对自己仅仅是姐弟之情,但叶梦却还是忍不住常常做梦,现在这个梦就被自己导演成了一场戏,而自己也如愿以偿的跟杜峰分别成了戏中的男女主角,可以说,这戏已经跟自己的梦非常相近了,而这梦又无限接近与现实,所以她难免心底高兴。

    看到老婆的话已经让两个年轻人羞得无地自容,叶爸爸好笑的感叹:看来他们还是脸皮不够厚啊!实在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又搭话道:“好了好了,你就别说了,看你把孩子们都说成啥样了?!”

    叶妈妈这才注意到杜峰跟叶梦的状况,不过仍然没有给老公的面子,强调道:“我这可是为了小梦好,我说小峰啊,你现在跟小梦都好到这个程度了,我也不说什么,反正现在我就把小梦交给你了,以后你可不能欺负她,要一辈子对她好,知道了吗?”

    “啊?!”完全没有想到这戏已经完全偏离了当初的彩排和预计,杜峰的惊叫声才刚刚出口已经被叶梦在腰上狠狠的拧了一圈,感到腰间一阵痛楚传来,杜峰赶紧乖乖闭嘴不敢再叫,不过却是一脸委屈的盯着叶梦。

    两人的小动作都被叶梦的父母看在眼中,不过在他们看来,这只是年轻人之间有点亲昵的动作,所以他们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权当没看见了。

    对于杜峰的委屈,叶梦完全无视了,不仅如此,右手依然悄悄放在杜峰的腰上,一点也没有放过杜峰的意思,而且叶妈妈也一直盯着杜峰,又道:“小峰,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啊?”

    杜峰还没说话,叶梦已经睁眼瞪了过来,那眼神已经很明确的传达了她现在的命令:一切都要答应下来!

    “啊,听到了听到了!”杜峰赶紧答应下来,开玩笑,现在戏演到一半了,想反悔?对不起,世上没有后悔药!反悔的下场只会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那你到底答不答应?”叶妈妈一点也没有松口,对于她来讲,在女儿幸福的问题上那是肯定来不得半点马虎的,所以无论如何她现在要杜峰当着大家的面答应下来,虽然口头上的承诺并不能代表什么,但那样总比什么承诺也没有强吧?!

    杜峰本来不想答应,可看到叶梦威胁中又带着乞求的眼光,再看到叶妈妈夫妻两人期盼的目光,竟然鬼使神差的答应下来:“好的,我知道了!”

    叶梦突然觉得小脸有点发烫,而芳心却是一颤,她现在才真正的有点羞喜的感觉,而且羞喜的同时,还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看到叶梦一家三口都笑逐颜开,杜峰突然感觉自己现在对叶梦的感情有点变味了,虽然自己刚才的承诺有点模糊,甚至是被几人强迫答应下来的,但一旦这个承诺出了口,他一样感觉到自己身上突然多了一种责任,当然现在他还不太明白这种感觉产生的具体原因,只是看到叶梦感觉心里有点异样。

    “妈妈,肚子饿死了,什么时候开饭啊?”叶梦现在的心情相当的好,盯了杜峰一眼,转头向叶妈妈撒娇。

    叶妈妈盯了杜峰一眼道:“倒底是你肚子饿还是小峰肚子饿啊?哈哈!”

    “妈——”叶梦红着脸瞟了杜峰一眼,还好,杜峰现在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自己,叶梦尽可能的将声调拖长,因为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说,说什么话。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走吧,帮妈妈一起去准备开饭去!”叶妈妈笑着拖着女儿一起往厨房走去,杜峰现在才仔细观察起叶梦的家来,这是一个面积大约80平米的二室一厅套间,住下叶梦一家正好合适,要是真来的客人,晚上睡觉估摸着也只能在沙发上将就了。

    叶梦家的条件也不是很好,听叶梦讲过,她爸爸十年以前就下肢瘫痪了,家庭的重担都落在她妈妈的身上,而叶妈妈除了在小镇的一家国营单位上班外,也就只能趁早晚的时间在小镇卖点吃的赚取外块,却正是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叶妈妈硬是将整个家撑到现在,不但让叶梦读完大学参加工作,更难能可贵的是让整个家庭都洋溢着一种生机和希望,这是最让杜峰感到佩服的。因为在困难面前,太多的人都会选择退缩或是倒下,而真正能坚持下来的人又有几个?

    看来叶妈妈的手艺的确不错,而且今天为了叶梦她也的确是费了一番心思,不但买的菜相当丰富,更是样样色香味俱全,杜峰尝了几口,暗暗点头称赞。

    其实一开初吃饭的时候,叶妈妈跟丈夫就一直在注意杜峰的表情,现在看到他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这些都被叶梦一一看在眼中,看到杜峰如此受父母喜欢,她心里无疑是很高兴的,不过尽管高兴,女孩子的天性她还是没有丢下,小嘴一瘪道:“我说爸、妈,你们不是说这是为我准备的吗?怎么老是给杜峰夹菜,却不管我啊!?”

    夫妻二人对望一眼,互相笑了笑,这才发觉自己居然一直将叶梦忘在一边,两人同时为女儿夹了些菜放在碗里,叶梦这才笑着道:“谢谢爸爸!”

    没想到这又让叶妈妈不高兴了,嗔道:“你还说我不管你,你看你啊,从小到大从来都只知道谢你爸,老是把你妈忘到九宵云外!”

    叶梦赶紧补了声:“谢谢妈妈!”

    一家人哈哈的笑了起来,感觉到叶梦一家的幸福,杜峰也挺高兴,却又不由得想起已经过世的父亲,不禁又有些悲伤。

    吃过午饭,叶梦跟妈妈一起到厨房一边聊天一边涮碗,杜峰则陪着叶爸爸一起坐在沙发上聊天。

    不谈不知道,一谈吓一跳,杜峰完全没有想到,叶爸爸居然差点是天文地理无所不知,当然杜峰现在脑袋里也是装满了各个行业的知识和典故,两人在一起聊起天来那是越来越投缘,如果不是因为叶梦,两人指不定还得拜把子称兄弟了。

    现在叶爸爸对杜峰不仅仅是喜欢了,心里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他这十年来因为没法再站起来,所以大半时间都是在读书,他本身就是大学生,现在又精读了十年书,知识自然是很广博,又因为他特别想要站起来,所以自然会对医学方面的书籍更加感兴趣,时间长了虽然没能成为一名专业的医生,但在一些专业的问题上,一般专业的医生却不一定有他的见解深刻。不过不论如何,现在面在面对杜峰,他却是彻彻底底的服了!不服也没办法,杜峰可是《神龙医典》的传人,《神龙医典》是什么?那可是中华医学几千年积淀下来的精髓,自然不是时下流行的一些医学著作可以比的。

    “叶伯父,要不我现在就帮你看看你的腿?”杜峰笑着道。

    “小峰啊?你真的觉得伯父的腿还能有救?毕竟这已经过了十年了,从最开初的满怀希望后的失望到现在绝望后的平静,我都经历过太多的痛苦和辛酸,你可别又让伯父我空欢喜一场啊!”其实叶爸爸对杜峰现在的医术是一点也不怀疑,心里甚至都相信杜峰真有可能会治好自己的病,但真正面对着这个曾经让自己伤心无比的事情时,他还是忍不住忐忑和激动,所以他现在说话都有点打颤。

    杜峰笑道:“叶伯父,这人一旦生了病啊,心态一定要好,我现在给你说什么你都不一定相信,但你不治那是肯定好不了,何不放手让小峰看看呢?说不定我真能医好你的腿呢?”

    其实对于叶爸爸来说,这腿真的是他永远的痛,三十多岁就瘫痪,而且那正是他人生风华正茂的时候,这对于每一个人来讲都必定是个非常沉重的打击,而这种痛苦再延续10年,那确实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痛。

    叶爸爸最终还是没有抵得过杜峰的诱惑,稍稍想了一下,终于勇敢的卷起裤管道:“好吧,你就看看吧,反正我这么多年都过来了,经历过太多的希望和失望,都基本麻木了,所以你不要有什么负担,对此我也不抱什么希望。”

    尽管叶爸爸如此安慰杜峰,但杜峰还是看得出来叶爸爸现在眼中的那股期盼和狂热。暗暗一笑,现在却不是说话的时候,只是捧着叶爸爸的脚仔细看了起来。

    其实刚刚叶爸爸一伸脚杜峰就已经确信这种瘫痪对自己来说根本就是小儿科了,不过他却不得不做出一份慎重的样子,否则自己说什么可能叶爸爸都不会相信吧,肯定会认为自己是吹牛或是安慰他的。

    杜峰蹲在那里装模作样的看了半天,终于坐到叶爸爸对面,还没开口,叶爸爸已经开始叹气了:“哎,小峰啊,你别为难了,你不说我也知道,我这腿这么多年来我也问过几十位当代的名医,他们都没有办法治好,你又怎么可能治得好呢,哎,虽然你医术可能真的很好,不过伯父这腿啊,就是废腿了!“

    说到“废腿”的时候,叶爸爸明显的有点悲伤,那是一种对生活的无奈和痛恨,杜峰笑着道:“叶伯父,我什么时候说过你的腿不能治好了?”

    叶爸爸一愣,疑惑道:“难,难道,真的还能治不成?”

    杜峰道:“当然能治了,要不我刚才就不会盯着看那么久了,我只是在想用什么办法治起来最快!”

    “小峰,你,你说的是真的?”叶爸爸的情绪有点激动,虽然现在杜峰还没有开始给他治疗,但对杜峰的医术他还是放心的,一旦杜峰亲口说了能治,那他就相信一定能治。

    杜峰点点头,又摸了摸叶爸爸已经明显比常人细得多的双腿,抬起头笑道:“我想到一个好办法了,不过为了让你以后不会受到影响,我只能说,你的腿要想完全跟正常人一样,还需要三个月时间,但仅仅是想要走路,那最多两天,我现在给你治,你最迟明天早上就可以勉强行走了。”

    “那你快治啊!”叶爸爸迫不及待的对杜峰道。

    杜峰点点头,他能够理解叶爸爸的这一份急迫的心情,手按在叶爸爸的腿上,运起神龙诀,一股柔合而温暖的气流从他手掌心涌入对方已经干涸的经脉中,再带动着经脉中的血液来回的快速循环奔流,很快的,叶爸爸就明显感觉到十年没有感觉的双腿现在居然隐隐有些发烫又有些发痒。

    “啊”的一声,杜爸爸将头仰在轮椅上,眼睛也闭了起来不再看杜峰,因为他现在就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一种特别舒服的环境中,有点像是在桑拿房中,感觉到身体内所有的汗水都顺着汗毛蒸发了出去,留下的只有清爽,舒服,而且浑身暖洋洋的那种感觉让他忍不住想要睡去。

    等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杜峰早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坐在自己对面了,叶伯伯疑惑道:“你刚才是不是在给我治腿?”

    杜峰道:“对啊!”

    “我不是做梦?”叶爸爸奇道。

    “叶伯父,是不是做梦你现在掐一下你的腿就知道了!”杜峰笑着道。

    “啊,好痛!”叶爸爸一声惊叫,愣在当场,大慨过了十多秒,才突然醒悟过来,赶紧大叫道:“小梦,老婆,快点出来啊,快啊!我有腿有感觉啦!我的腿有感觉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