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自从答应了叶妈妈的要求以后,杜峰对叶梦的感情似乎就起了一丝微小的变化,但然这一丝变化并没有影起杜峰的足够重视,不过对于有叶梦这种类型的极品美女送上门来,杜峰还是不会太客气的。

    杜峰盯着叶梦的眼睛,贼笑道:“你不会真的想跟我一起睡吧?”

    其实叶梦虽然心里暗暗喜欢上了杜峰,但跟杜峰一样,她也一直没有发觉,或者说心里发觉了却从来没敢正视过这段感情。所以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一心想着演好这场戏,圆好心中的梦,可现在看到杜峰就那么睁着眼睛笑嘻嘻的盯着自己,她突然感觉有点心慌,小脸更是红通通的,羞嗔道:“你做梦!”

    似乎早就预料到了叶梦会这么回答,杜峰一点也不显得失望,摇了摇头,调笑道:“我说老婆,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刚才你妈妈都说了,现在的年轻人这样没结婚先住在一起的多了去了,难道你还害羞不成?”

    叶梦气道:“谁是你老婆了?看我回头告诉珍姐们去,说你故意占我便宜,看她们怎么收拾你!”

    杜峰眼睛一瞪,笑道:“什么?我占你便宜?你可不能冤枉好人,从始至终我可都是在帮你演戏,而且是你硬要让我叫你老婆的,你现在怎么可以反过来倒打一耙啊!?我可告诉你啊,有什么气可以撒在我身上,千万别拿回家去说,你那叫破坏我的家庭幸福呢!”

    还别说,如今杜峰对家里几个女人还真有点害怕,其实这倒不是说他是真的怕她们,而是心里很疼爱她们,而这些女人个个极品,又各具特色,杜峰担心的是她们生气,一生气他就心里就不由得心疼,所以现在听到叶梦要去告发自己,哪还能不急啊。

    叶梦刚才其实一点也没有生气,甚至还心里有点窃喜,但现在听到杜峰如此说,可是真的生气了,狠狠的盯了杜峰一眼,恨恨的道:“什么破坏你家庭,你也不害羞,你们现在是一家人吗?再说,我就冤枉你了,你又能怎么样?”

    杜峰明白叶梦现在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她也说得对,虽然珍姐已经是自己女人了,但这事不说现在,可能将来很长一段时间也不一定会拿到人前说破,所以叶梦现在说的话暂时还真有点道理,杜峰没有办法了,对于女人的娇蛮他是有思想准备的,而且以前也经历过不少了,不过现在对于叶梦所表现出来的蛮横他依然还是没办法。

    “得,算我怕了你了,我投降,不跟你争论了!”杜峰没有办法,只好投降罢战,他明白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处理好晚上睡觉的事情。

    “哼,看在你投降的份上,而且又治好了我爸爸多年以来的腿伤,我这次就饶了你,假如再有下次,你就自求多福吧!”叶梦突然变得有点大方起来,也不再跟杜峰一般见识,自己跑到一边的书桌前坐下来。

    杜峰这才注意打量起这个十多个平方的房间,屋子四壁贴满谢雨婷的海报,看来叶梦也是谢雨婷的歌迷,而整个房间更是以粉红色为主色调,包括枕头,被子,毯子全是粉红,甚至一边桌子上放的布娃娃都是粉红色。

    看到叶梦坐在书桌前将桌子上的一个日记本打开,刚看了几页就紧张的盯了自己一眼,然后快速的放进抽屉里面,杜峰知道那日记本里面大半也记载着自己的事情,这让他不禁暗暗心喜好奇,能被美女记住,并被写进私人日记,不但是好事,而且很难得。

    “我说,那个,我们今天晚上倒底怎么睡啊?”可能是上午逛街真的太累了,平时几天都不用睡觉的杜峰现在却老是感觉眼皮挺重,这是犯困的前兆,所以杜峰现在有点担心起来,难道两人真要来个秉烛夜谈不成!

    叶梦道:“我怎么知道?要不我们先聊聊天,一会儿困了自然就知道该怎么办了!”

    看到叶梦现在似乎也有点想睡觉了,杜峰打了个呵欠道:“算了,我现在可没这个雅兴,我只想睡觉!”

    想起上午带杜峰逛了半天,杜峰现在可能是真的挺累了,叶梦只好道:“那你自己洗澡睡觉吧!”

    杜峰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心想,我一会儿睡了你冻得受不了总还是得上来睡罢,反正只要我坚定一下,忍忍,一晚上很快就过去了,两人在一起睡觉也不见得就会出啥事,古代还有梁山泊和祝英台的的故事,别人能同床共枕几年而不出事,难道自己一夜都受不了?

    杜峰先将门打开一条缝,先左右看了看,确信没人后才一溜烟跑进浴室,可才隔了半分钟又悄悄的走回叶梦的房间。

    看到杜峰只穿着一套保暖内衣就跑了回来,叶梦奇怪的道:“你怎么回来了?”现在看到杜峰如此打扮,虽然身上还穿了一套内衣,但他仍然羞得小脸发红。

    杜峰倒不是有意如此,只是刚刚扒了一半的衣服才想起一会儿洗澡后好像没有衣服穿,因为他在家的时候都是习惯睡觉穿着睡衣的,所以现在在叶梦这里也想问叶梦要一套睡衣,否则他还真不一定睡得着。

    杜峰两手一摊,为难的道:“我在家都习惯穿着睡衣睡觉,你能不能帮我找一套?”

    叶梦卟哧一笑,道:“你等等,我去帮你找一套!”

    一会儿功夫,叶梦从外面进来,手上拿了一套白色的男士睡衣递了过来,杜峰接过来看了一眼,嗯,洗得挺干净,估计是叶爸爸穿的,赶紧再往外面的浴室跑去,在这里面没有一点空调,实在有点冷,而且一个大男人穿着一套保暖内衣站在一个美女面前,总有点别扭。

    等浴室传来了水声,叶梦才偷偷摸摸的打开抽屉,拿出刚才那本日记本,再回头去关上房门,这才坐了下来,翻开第一页。

    XX月XX日,天气:晴

    今天我遇到一个病人,他长得很帅,而且浑身上下好像有一种特殊的气质,深深的吸引了我,然后我们又认了姐弟,真高兴!

    XX月XX日,天气:晴

    今天,来了好几个女孩子照顾杜峰,我能够看得出来,这些女孩子好像都对他有着很深的感情,而且那不是一般的感情,那是爱,虽然我没有问,但我知道,我心里有点伤感,因为到现在我仍然还是个没人爱的小姑娘。

    XX月XX日,天气阴

    今天杜峰迎来了好多SH市的大人物啊,包括何爱国、还有SH市的市委班子几乎都为了,看来杜峰的来头很大,很烦恼,他会不会嫌弃自己条件不好?

    XX月XX日,天气晴

    今天是杜峰离开第N天了,我很想他,但是他又没有什么消息,虽然燕子一再告诉我他很快就会回来,但我好担心,因为妈妈最近老是给我找对象相亲,我很烦恼,不知道怎么摆脱,如果杜峰在就好了,也许他会有办法。

    叶梦本来还想看下去,不过听到浴室没有再传来水声已经好几分钟了,估计杜峰也要回来了,赶紧将日记本收起来,再将桌面上恢复原状,才刚刚坐好,杜峰果然回来了。

    杜峰抱了一大堆自己脱下来的衣服,放在一边叶梦旁边的椅子上,最上面赫然是一条内裤,珍姐自然能看清楚,回头往杜峰身上快速的扫描了一眼才发现,杜峰现在穿着的白色睡衣几乎等于透明的,特别是因为刚才杜峰洗澡以后没有擦干身上的水渍,现在穿上睡衣自然等于没穿了,特别是下面的短裤,赫然能看到毛绒绒的一堆东西。

    看到叶梦的眼睛往自己下面在扫射,杜峰下意识的低下头,这才发现自己居然**了,慌忙钻进被子里不再敢起来。其实不仅仅是杜峰感到尴尬的,叶梦这会儿更加难受,她是护士,对男人身体自然是有一些了解的,对生理卫生极端了解的她本来应该不会这么害羞的,说白了人身上长的啥东西她没见过啊?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一样羞红了脸,而且迅速将脑袋转到了另外一边。

    “那个,那个你要不要去洗个澡?”杜峰没话找话的说。

    叶梦赶紧答应下来,立即跑了出去,她现在巴不得有个借口可以出去一趟,因为杜峰现在的春光确实太刺激她的神经了。

    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杜峰的脑海中很自然的浮现出叶梦光着身子洗澡的图象,而且那图象是那么的清楚和真实,让他本来就勃起的某个部位变得挺拔。

    叶梦回来的时候,穿了一件绵质的睡衣,看起来特别清爽,但因为杜峰没有运起异能,自然不能穿透她的内衣看到里面的春光,实际上就象现在这个样子杜峰已经就感觉受不了了,如果叶梦也跟他学,不穿内衣就那么真空状态出来,那估计杜峰都要爆炸了。

    手上一样是抱了一堆衣服,叶梦全部放在椅子上,跑回去关了门,对着眼睛瞪得大大的盯着自己的杜峰道:“你看什么?”

    “好漂亮!”杜峰喃喃的道。

    “赶快睡觉!”叶梦追到杜峰面前,看到他依然那样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禁又喜又气的赏了杜峰一个板栗。

    杜峰这才清醒过来,一边揉着脑袋瓜子,一边委屈的道:“你又打我脑袋!!”

    叶梦笑道:“打了你又怎么样?”

    不敢再说话,杜峰将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一双色眼却始终在叶梦的胸口处徘徊而不肯移走。

    叶梦正想说话,没想到“啊切”一声,一个喷嚏接一个喷嚏的连打了四、五次才慢慢罢休,赶紧过去将外面的衣裤穿好,直到叶梦整个诱人的身体都卷进衣服里,杜峰才失望的收回眼神。

    “你不会真的就想这么坐一夜吧?”杜峰想睡觉了,又怕自己要是不主动一点,叶梦可能真会在椅子上坐个通宵。

    叶梦道:“不用你管!”其实她又何尝不想在床上去睡啊,这么晚了她一样是困到了极点,呵欠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出来了,她却不敢睡觉,一怕感冒,二怕色狼。

    “你过来睡吧,有被子总好一些,别感冒了就得不偿失了。”杜峰终于主动开口了,不过那腔调却怎么听都像是在引诱叶梦。

    “我不来。”

    “来吧,我不会打你主意的,我对天发誓,要是我打你主意,就让我生个儿子没屁眼!”杜峰随口就是毒誓,这种誓言他重来就不当一回事,因为他压根儿就生不出儿子。

    这次叶梦没有再拒绝,当然也没有马上同意,正在她思想斗争最激烈的时候,门却被人敲响了,叶妈妈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小梦啊,我可以进来吗?妈妈给你送被子来了,听你喷嚏接一个喷嚏的,好让人揪心!”

    “妈妈,别进来啊!等一下!”

    “妈妈不急,妈妈不急,呵呵!”其实叶妈妈刚才听到女儿打喷嚏,还以为小两口又在干啥羞人的事,心想这么晚了,那屋子空调也坏了,女儿现在都开始打喷嚏,所以赶紧将前几天买好的一床被子送过来。

    叶梦吓坏了,赶紧把外面的衣服全脱光,扔在自己的衣服上面,再爬到杜峰身边睡下,只露出一个脑袋道:“妈妈,你进来吧!”

    叶妈妈这才推门进来,进了门先四周看了一圈,杜峰的内裤也自然被她收到眼底,心道:果然如此。

    将被子给两人盖在身上,叶妈妈头也不回的往外走,杜峰与叶梦互相疑惑的望了一眼,不知道叶妈妈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哦,你们,你们晚上注意一下,不要玩得太晚了,小心身体,也要小心感冒!”叶妈妈走到门口又转过头来,说完这句话也不理杜峰与叶梦的难堪,自己先红着脸急步离开。

    听到叶妈妈已经关上自己房间的门,杜峰心里突然觉得委屈得要死,自己压根儿就啥也没干,可现在却明明被叶妈妈误会了,而这种误会他还不能解释,这总让他觉得有点冤枉。

    叶梦也羞得不行了,她实在没有想到晚上妈妈真的会来查房,现在好了,本来只是做做戏,现在却假戏真做的睡到一起了。

    哦,这是什么?可能是床太小了,叶梦感觉到自己屁股上出现了一个棒形的东西,想也没想就好奇的伸出手过去,用力一捏,终于知道那是什么了,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没来得及难堪,杜峰已经惨叫出声了。

    “啊,啊!”

    “怎么样?痛不痛?”叶梦关心的问。

    “不痛?不痛你试试!”杜峰气得回头数落道,妈的,这一次痛又白挨了。

    “那我帮你摸摸,摸一下就好点了?”叶梦说的是大实话,但大实话有时候也是具有震撼力的,果然杜峰还没顾到身上的痛,已经色色的道:“好啊好啊,先帮我摸摸吧!”

    “哦!——”杜峰抑起脖子,天啦,是你这么摸的吗?!原来叶梦居然使劲捏着杜峰的命根子,这又怎么不让他大叫出声。

    “怎么啦怎么啦?太痛了吗?”叶梦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力气用得太大了,不禁急道。

    杜峰没有理她,犹自双手捂着下面痛得眼冒金花,妈的,神龙诀咋对这里没自动保护功能啊?

    叶梦在一边干着急,终于忍不住,低声道:“要不,我帮你吹吹吧,吹吹就没有这么痛了!”

    杜峰几乎要大叫出声,不会吧,又来个吹的!他可不管叶梦所谓的吹倒底是什么意思,反正又有人要帮他吹了,嘎嘎!

    隔壁的叶妈妈将耳朵从墙上收了下来,丈夫赶紧站直身子急道:“怎么样怎么样?”

    叶妈妈白了他一眼道:“你们男人就没有一个人是好东西!”

    叶爸爸自然能听得懂他说话了,于是嘿嘿笑道:“这事情多常见啊,倒是我们,好久没那个过了吧?要不我们也学学他们?”

    叶妈妈脸一下子羞得通红,却没有拒绝丈夫,只是笑骂道:“看你现在倒是开放得很嘛!”

    叶爸爸笑道:“我当然开放了,彻底开放了。要不咋们试试!”

    叶妈妈笑骂道:“就怕你不行啊!”

    “什么?我不行?我要不行哪来的小梦?!”说起女儿,叶妈妈似乎更加兴奋了,是啊,在女儿隔壁跟女儿一样做着同样羞人的事情,这无形之中深深刺激了叶妈妈复杂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