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艳天下

作者:流氓鱼儿

    叶爸爸现在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伸手将妻子一把抱了过来,现在身体虽然刚刚才好一点,但杜峰说了,他要是觉得有精力就不要浪费,就全当是锻炼。

    于是杜峰跟叶梦两人没干出什么坏事,倒是隔壁的叶爸爸夫妻两人先干上了,慢慢的满屋的莺声燕语全部隔着一道墙传到了隔壁。

    自从叶爸爸的腿出了问题以后,这么多年以来,夫妻两人欢好的机会就一直不多,想说两人都不想那肯定是假的,那个时候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哪能不想呢?

    可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干却是另一回事,每次叶妈妈忍受不了的时候也会给丈夫一些暗示,后者也很理解叶妈妈的难处,偶尔也想要安慰安慰她,可试过几次都是草草收场以后,叶爸爸就开始对这种事情有点恐怖感了,而且有一种深深的自卑感,于是两人都开始回避这个话题,不到万不得己绝对不会提到这种事情,其实在互相理解的同时,两人都忍得相当的辛苦。

    现在叶爸爸腿脚刚好,叶妈妈被女儿一启发,第一件想的事情就是夫妻两人一直不太和谐的性生活,现在叶爸爸腿好了,心情也就好了,这心情一好,那股憋了这么多年的欲火自然也就想要发泄出来。

    夫妻两人现在真是干柴遇烈火,而杜峰与叶梦就成了这点火的人,现在叶妈妈突然想到几句广告词——“他好,我也好!”、“丈夫好,才是真的好!”这完全是她此刻心境的真实写照。

    “你,你轻点行不行,你腿脚刚好——哦!”叶妈妈骑坐在丈夫身上,有些担心的拍了拍不断起伏的叶爸爸胸脯,被他这么一顶不禁发出有些满足又有些担心的幸福哼声。

    “没事,小峰不是说了吗,腿脚刚好,就是要多运动,嘿嘿!”没想到叶爸爸此时此刻居然把杜峰的话搬了出来,他现在真是如脱缰的野马,一个翻身将叶妈妈压在身下,随着下面的耸动,嘴巴也紧紧的堵住老婆的小嘴,两人疯狂的吻了起来,好像真要将这十多年欠下来的**全部补发出来一样。

    俗话说,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五十坐地能吸土。

    现在两人都四十好几的人,特别是叶妈妈,虽然看起来只是三十多岁的人,那是因为保养得好,真实年龄也有四十好几了,而四十的女人猛如虎,两人久未干过这种事,现在**的闸门一旦打开,那就像是泄闸的洪水,想要关都关不住。

    到了后来两人都真正的疯狂了,也顾不得隔壁还有杜峰与叶梦,只管尽力宣泄自己的情感。叶爸爸更是卖力的运动,誓要将老婆彻底征服,而叶妈妈也是憋足了一口气,好像永远也满足不了似的。

    于是整个战场虽然炮声浓浓,却又陷入了拉锯战,夫妻二人是互不相让,其姿势也是不断在变化,一会儿在前一会儿在后,一会在上一会儿在下,而叶爸爸因为看的书多,所以凭借着那些古怪又刺激的姿势最后将老婆一次又一次送上快感的浪尖。

    不说叶爸爸这边的战况,现在杜峰跟叶梦已经闭住呼吸好久了,两人本来还在因为彼此的身体接触而嘀嘀咕咕个没完没了,但现在听到隔壁传来的呻吟,两人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说话。杜峰毕竟是经历过这些的人,虽然感到有点难为情,却也还承受得了,反观叶梦就不行了。

    叶梦虽然年龄比杜峰还大一点,但哪里经历过这样的场面,现在听到叶妈妈在隔壁呼天喊地的叫声,她自然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她也明白父母这些年在性生活方面本来就不怎么和谐,所以现在疯狂一下她也能够理解。

    可理解归理解,如此香艳的呻吟不断传过来却让她在欣慰的同时,却也感到身上浑身发烫,脸更是羞得通红,虽然脑袋早就缩进被子里面了,但耳朵却是紧贴在被子上捕捉着那些断断续续传过来的声音。

    两人刚才被叶妈妈来个突然袭击以后就都只穿着一套睡衣躺在一起,叶妈妈走后,叶梦想要起来却被杜峰拉住不让,原因很简单,如果叶梦起来那今天晚上他也就都甭想睡觉了,而且那样不但杜峰自己占不了一点便宜,还有可能导致叶梦感冒生病,所以尽管叶梦不断的骂杜峰是个流氓,杜峰也坚决不让她起来,其实叶梦自己也是不想起来的,只不过年轻人脸皮薄,该做的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但做过以后也就乖乖的躺在杜峰旁边了。

    对叶梦来说,听到隔壁父母传过来的声音,再闻到杜峰身上浓烈的男人味道,对她绝对是一种致命的诱惑,因为从小到大这种场面她就从来也没有经历过,甚至对这种香艳的场面她连想都没有想到过。

    “喂,你睡了没有?”感觉到身子发烫的叶梦不断的向自己怀里在靠,杜峰也就顺势将身子贴了上去,而且下面的挺起也正好抵在叶梦的屁股上,现在她自然不会像刚才那样乱去摸捏了,却不敢再动身子,因为刚才她之所以贴向杜峰也确实是一种本能的反应,听到**的声音传过来,女人大多都会有这种自然的反应。

    “睡了!”叶梦典型的掩耳盗铃,大白天,哦,不对,是大半夜说鬼话,明明竖着耳朵在那尽力捕捉隔壁的声响。

    “睡了你还能说话?”杜峰笑道,两人的声音都很低,实在不忍心惊吓了隔壁的叶爸爸夫妻,而且也不愿意去惊醒他们,虽然现在听到那些断断续续的呻吟传来会让两人有一种负罪感,但这类免费的A片虽然看不到场面,却也能依照声音想象出来,而想象的东西却最是刺激和神秘,所以今天晚上注定四人都会很爽。

    叶梦没有理杜峰,她不知道该说啥了,感觉到杜峰的身子又往自己这边靠了靠,叶梦浑身没来由的一颤,因为杜峰下面的东西已经从她屁股上滑到股沟里了,她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心里好害怕杜峰会受不了隔壁的刺激真的对自己做点什么,这绝对是处子之身的她不敢想象的事情,但同时在心底却似乎又有点期待。

    抱着这种矛盾的心情,叶梦一边指望着隔壁的战役能早点结束,一边又指望着战役能打得更久一些,这种矛盾的心情折磨得叶梦羞愤欲绝,不难想象,在这种香艳刺激的诱惑下,其实她内心还有着深深的难堪和负罪感,因为不管怎么说隔壁的声音都是自己父母搞出来的,而且现在还有杜峰这个外人在场。

    杜峰虽然占足了叶梦的便宜,但这个时候他却没有再继续挑逗下去了,有些事情他懂得要适可而至,就跟男女关系一样,暖昧多一些,暖昧久一些其实将来得到的时候才会更有成就感。当然他现在还没有真正正视到自己对叶梦的感情已经变了,所以暂时还没有想要将叶梦收回家里的心思。

    叶爸爸这一战终于以完胜告终,看到老婆一脸满足的靠在自己怀里,他此时特别想要感谢杜峰,因为他今天能抛开那种恐惧和自卑的感觉其实完全是拜杜峰所赐,想到昨天还坐在轮椅上睡觉老要老泡抱上床,今天却能生龙活虎的跟老婆做这些年一直想做却又一直没有办法做好的事情,他就有一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而自己这第二次生命很显然也是杜峰给的。

    “舒服吧?”叶爸爸拍拍老婆的脸,后者懒懒的睁开双眼,一脸幸福的盯着老伴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些年苦了你了!”从今天晚上的大战中,叶爸爸能看得出来这些年妻子跟自己一样过得不好,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这个红杏遍地开的年代里,叶妈妈这么多年了一样忠贞的守护着自己,这让他内心非常感动和内疚。

    “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一边伸出手在丈夫的腿上按摩,叶妈妈望着丈夫的脸,很平淡的说。

    就是这么一句平淡的话却将叶爸爸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其实幸福有时候真的就是这样,从平淡的语言中去感受爱,从平凡的生活中去体会幸福,叶爸爸自然能够明白这一句平淡的话语背后是十数年如一日的坚持和守望。

    “哦,我刚才是不是叫得很大声?”想起自己刚才的叫声好像真的分贝高了一点,叶妈妈突然有点忐忑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刚才太兴奋,我们都没有注意这些,你,你是不是担心他们听到了?”叶爸爸笑着道,他其实哪有没注意的道理,刚才他差点没有捂住老婆的嘴,只是他也知道这么多年忍下来,叶妈妈一样需要放泄,而发泄的最好方式当然是**的时候大声叫出来了,至于隔壁能不能听到,他倒真不是挺担心,这种事情杜峰也不是不懂,嘿嘿,再说真要听到了,想想就觉得刺激啊。

    “你又想什么了?”叶妈妈突然发现丈夫那个本来已经从自己身体内软软退出来的东西现在又硬了起来,还紧紧的抵住了自己的下面,不禁红着脸道。

    “没想什么啊,放心吧,就算他们听到了也不怕,我们是夫妻,这种事情法律都管不了,难道他们还要管啊!”叶爸爸的手又伸到老伴身上开始摸索。

    “嗯,啊,明天早上你早点起来锻练一下腿脚,我去菜市场买两只老母鸡回来炖!”感觉到丈夫的魔手又开始刺激得自己兴起,叶妈妈赶紧伸手拦住他,都大半夜了,现在已经清醒过来的她对隔壁的杜峰和叶梦多多少少有些顾忌,她害怕自己一旦投入进去又会禁不住大叫起来,虽然她也很想再战一场,但想想来日方长,只要丈夫腿脚方便了,以后还不是随时都可以啊,所以她忍。

    感觉到老伴的阻拦,叶爸爸也没有太坚持,一边将手捂在叶妈妈的胸脯不动,一边低声奇道:“你买老母鸡干嘛?”

    叶妈妈白了丈夫一眼,对着他放在胸脯上的手背打了一下,道:“你腿脚刚好,难道不要补一下吗?”

    “那也不用两只嘛!”叶爸爸低声道。

    “你以为都给你买的啊,还有小峰也要补一补,现在的年轻人不知道节制,要是不好好补一补我怕他将来到了你这个岁数身体会垮掉!”

    叶妈妈一边说一边又往丈夫的怀里挤了挤,十多年了今天晚上她觉得最安心、最幸福、最满足。

    可能是晚上确实睡得太晚了,杜峰跟叶梦这一觉就直接睡到了中午,早早醒过来的杜峰看到叶梦如八爪鱼一样趴在自己身上将自己缠得紧紧的,不禁心里乐开了花,呵呵,这可不是我愿意的,是你自己贴上来的啊!

    感觉到叶梦胸前的两颗樱桃紧紧的抵住自己,因为杜峰穿得太少,所以他能清楚的感觉到叶梦将自己抓得那个真叫紧啊,而且两个**那是相当的丰满啊,正是这种香艳的接触让杜峰本来已经睡着的小兄弟瞬间跟他一样清醒过来,而且马上开始立正敬礼。

    这点小小的反应已经将叶梦惊醒了,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杜峰的脸,不过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完全清楚,人也没有动,仅仅隔了几秒钟,叶梦才突然意识到现在的场面有多么的暖昧和羞人。

    “啊,你个流氓!”一下子从杜峰的胸前翻落下去,缩到床的另一头,将被子紧紧的将自己裹起来,却看到杜峰下面的小兄弟此刻正隔着那层几乎透明的睡衣向自己致敬,于是更加羞愤,所以张口就骂了出来,好在声音不大,没有被外面的父母听到。

    “我说梦姐,哦不不不,我说老婆,你要先搞清楚状况再骂人好不好?明明是你一晚上死死的搂着我,我被你压了一整夜,我还没抱怨你还抱怨起来了,你先检查一下你自己,看看我是不是耍流氓了再骂也不迟啊,我真是太冤枉了!”感觉到身上的被子被对方全部卷走了,杜峰索性起来准备穿衣服了。

    叶梦先检查了一下自己,嗯,还好,确实没有什么,除了睡衣上面的钮扣睡觉时自己脱落了一颗其它没有什么异样,反正里面还穿着睡衣,叶梦也不在意这一点变化。不过狠狠的盯了杜峰一眼,嗔道:“我不管,你就是流氓,哼,还说不是流氓?你自己低头看看你自己再说!”

    看到叶梦羞红着脸自己倒是先低下头了,杜峰这才注意到,原来自己的下面已经早就起了反应,讪讪的道:“自然反应,自然反应,嘿嘿!那个,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可要穿衣服出去了!肚子饿了呢!”

    叶梦道:“要穿赶快啊!”

    看到叶梦真的转过头去了,杜峰拉过自己的衣服迅速的穿好,一边开门走出去,一边道:“都到中午了,你也快点出来吧,再不出去估计一会儿你妈妈就得来叫了!”

    看到杜峰打着呵欠从屋里出来,正在客厅练习走路的叶爸爸意味深长的盯了杜峰几眼,笑道:“起来啦?快点去洗脸刷衣吧,一会儿就要开午饭了,嘿嘿,你们年轻人啊,哎,以后做事不要太卖力了,要注意休息!”

    杜峰的脸一下子红到耳根,唔唔两声一溜烟的钻进厕所。

    ***,这都啥话啊,说得好像今天起这么晚都是因为昨天晚上是我在干啥坏事似的,明明是因为你们两人干得太凶吵着我睡觉了嘛,咋现在倒成了我的不是了?啊,老天爷,我咋这么冤枉啊!

    杜峰洗漱完了出来又换叶梦进去,两人一对视都不觉红着脸将视线移到一边,叶爸爸在一边哈哈大笑起来,估计刚才叶梦也被他训了一通。

    杜峰厚着脸皮坐到沙发上对一边还在苦苦练习的叶爸爸道:“伯父,你现在已经恢复得不错了,不需要这么卖力的练,这个事情急不来的,你现在不是可以正常走路了吗,以后啊主要就是任它自己慢慢愈合,只要你多走动,气血自然会加速运行,估计不会超过三个月你的肌肉就会恢复原来的弹性的。”

    听了杜峰的话,叶爸爸这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叶妈妈从厨房端了一大锅鸡汤出来放在桌子上,看到杜峰笑了笑,才道:“你们起来啦?呵呵,叶梦呢?”

    看到叶妈妈那副笑容跟她丈夫一样有点其它的意味在里面,杜峰讪笑道:“她也起来了,在厕所呢。”

    “好,那你们准备一下,开饭了,早上我进来想叫你们的,可看你们睡得太香我就没叫,这不,刚到菜市场买了两只正宗的老母鸡炖好了,给你们补补!呵呵!”